多年前,有一回我和太太開車載著三名年幼女兒同行去某處,途中一名女兒突然提問:「你們希望我們聰明還是快樂?」

不久前,當我讀著蔡美兒(Amy Chua)女士在《華爾街日報》所發表的文章〈中國母親為何比較優越〉(Why Chinese Mothers Are Superior)之後,不禁回想起那一幕。它為報社網站帶進四千多篇留言,在臉書上的評論則超過十萬筆。

這篇文章是蔡女士為新書《虎媽戰歌》(Battle Hymn of the Tiger Mother)所寫的宣傳,甫出版已迅速躍上暢銷書排行榜之列。

蔡女士的理論是,相較於美國兒童,中國孩子之所以成功是因為家中有個「虎媽」,而西方母親充其量只能算是「貓媽」,甚至連那個封號都稱不上。

蔡家女兒蘇菲亞(Sophia)與露薏絲(Louise),從未獲准看電視、打電動、到朋友家過夜,或參與學校演出活動,她們須將每天的閒暇時間,花在練習彈鋼琴或拉小提琴,並且滿足母親要求在所有學科(除了體育與戲劇)名列前茅的期待。

根據蔡女士的說法,中國媽媽相信,孩子一旦度過學步期,就該被教導;倘若達不到父母的高標期待,更應接受嚴詞管束。(她還強調認識韓國、印度、牙買加、愛爾蘭和迦納籍母親,她們都用「中國式」管教,雖然也有些華裔媽媽不以為然)孩子的自我意識應該夠強壯,足以應付這一切。

只不過,蔡女士與丈夫同為耶魯大學的法律學教授,他們是處於一個社會文化認定孩子的自尊極為脆弱,以至於在運動競賽之後會把「最有價值球員」(MVP)頒發給每名隊員的大環境,因此,她的教養方式惹得美國人深惡痛絕,也就不足為奇了。

要孩子聰明而非快樂!
讓亞裔美國人家庭壓力過大

在評估虎媽教養方法時,會遇到的一個問題就是,子女的基因遺傳自父母親,對兒女的影響,我們無法撇開不看。如果夫婦倆希望孩子成績在班上數一數二,有個能夠當頂尖大學教授的腦袋,會是不小的幫助。不然,無論虎媽如何嚴管勤教,並不是每個學生都能當第一名(除非也把「全班第一」〔top of the class〕頒發給每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