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選擇紀念品都要很講究


──只有講究工作品質的人才能獲勝

「你對工作要多要求一點!不要給我馬馬虎虎!」

在我還是新手的時候,我很尊敬的主管所說的一番話,至今都還深深烙印在腦海中。

主管說,對於每一份工作都當要成自己的作品,要全力投入。他自己實際上也是在細節處有很多考究。

資料也好,訊息也罷,從內容、排列順序,到年月日的日期格式,如果都要符合要求那一輩子都做不完。

這位主管對於細節的考究,最讓我佩服、至今仍忘不了的是「紀念品事件」。

我在新加坡工作的時候,曾經主辦論壇邀請來自世界各地的客戶參加。對於邀請的對象、該準備什麼資料、餐點、會場布置等的講究我能夠理解,但是讓我最訝異的是對於「當天送的紀念品」也很考究。

我也參加過世界各地舉辦的各種會議,從來沒有收到值得紀念的東西。因為會議的紀念品大多是沒有用的物品。

印著主辦單位的Logo、你絕對不可能拿來使用的土氣包包,或是現在根本派不上用場的鉛筆組,還有衛浴公司送的馬桶造型手機吊飾等等,都是一些不需要又讓人頭痛的東西。

我認為紀念品這種東西根本不會有人會在意,還花那麼多時間討論,完全是滿足個人喜好。

但是主管卻在論壇的準備會議,跟超過20位以上的準備會委員花了好幾天,夸夸而論:「要準備什麼紀念品?」「紀念品要用哪種包裝紙?」「包裝紙要配哪種蝴蝶結?」

● 嚴選紀念品展現終極講究之道

一開始我心裡吶喊著:「你也做些對得起你高薪的重要工作吧!」但是最後看到紀念品的成品,對照之前的一切流程,我對自己錯誤判斷感到羞愧,也改變了想法。

最後的成品是燒製成唯美淺橘色的茶杯組,顏色恰好跟公司的Logo一致,很有美感。

茶杯的製作是委託當時公司旗下的瓷器公司,還附上公司投資的餐飲公司的茶包。

而且為了讓客戶日後能夠直接下單購買茶杯組,還很細心地附上業務的連絡方式。

並不是抱持著「只是紀念品而已」的想法而草草了事,其中隱含的心意,以及超越紀念品層次的目的與意義,經過徹底的討論,全部濃縮於這套茶杯組中。

最後交到客戶手中的茶杯組,每一個說明都宛如講解名畫的構圖與主題一般,隱含深遠的訊息。

「為什麼準備這樣的紀念品」,解說的部分更是看到一流工作與講究的精髓。

只是紀念品,但不只是紀念品。

不管工作有多微小都講究細節的作風,會讓人期待大工作也會非常講究。

你對每一個工作的品質有多在意,以什麼為理想的「眼界高度」,都會展現你對工作整體的態度。

▎自己思考什麼事情該做


──主動成為「工作的起點」

「要做什麼對公司比較好,去思考並提案不也是武貴你的工作嗎?」

在還是新手的時候,我詢問公司每一位主管對我的工作有何期待,他們如此回答:

「希望武貴將個人網絡擴張到生意上。」

「把以往投資企業的典範實務導入公司。」

也有主管會具體且詳細的指出希望我做的事,但讓我印象最深刻的還是文章開頭社長的那一段話:「要做什麼對公司比較好,去思考並提案不也是武貴你的工作嗎?」

原來如此,如果工作的目標是由上司訂立,就稱不上是自己握有工作的主導權。這種被動的心態,自己無法找到有趣的工作,當然也做不出好工作。

「不是自己主動去做的工作不會做得好」是工作的大原則。如果不是自己覺得有趣而主動全力投入,也不會有好的成果。

● 被動的心態會限縮自己的強項和工作的範疇

如果所有工作都是由上司指定,那麼自己的差異化要素將變得極少。在老是被交辦不擅長的工作搞到意志消沉之前,要找到自己的強項,創造出有趣並且能夠從中學習的工作。

如果不能自主性的工作,那麼即使把工作做好,功勞大部分也是交辦你工作的上司拿走。不管你有多勤奮,工作做得有多出色,只要主管說「那件事是我交待他做的」,功勞就是算在主管頭上。

在公司你該做什麼才最有貢獻?要做什麼工作才能發揮自己的長才,在享受工作的同時做出最大的貢獻?

你自己有幾次主動成為業務和專案的起點?

不去思考這些問題,只是照著指示做事,那永遠都是二流的人。

不擅長、沒興趣的工作,即使努力做到好,成果也不會讓人驚艷。主動找出自己感興趣、能發揮長才,並且對公司和客戶都有好處的工作非常重要。

「自己主動開始的工作才會產生責任感」,這也是工作能堅持到最後的原動力。

當然別忘了,先盡到自己的義務,把眼前該做的事情完成,才有資格談自主行動。

【書籍介紹】

世界一流菁英的77個最強工作法:IQ、學歷不代表工作能力,是習慣和態度讓人脫穎而出!
最強の働き方: 世界中の上司に怒られ、凄すぎる部下・同僚に学んだ77の教訓

作者: 金武貴
原文作者: ムーギー.キム
譯者: 張佳雯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8/10/30
語言:繁體中文

作者簡介

金武貴

1977年出生,慶應義塾大學綜合政策學系畢業,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企管碩士。

大學畢業後進入外商金融機構瑞銀集團(UBS)的投資銀行部門,負責日本企業上市和資金調度工作。之後進入世界歷史最悠久的跨國顧問集團理特諮詢公司(Arthur D. Little),負責企業的策略規畫,參與歐洲、美洲、亞洲等國際諮詢專案;在世界最大的外商資產管理公司富達投資(Fidelity Investments)擔任分析師,負責上市公司的調查與評估。之後移居香港,改從事私募基金投資,經手亞洲、太平洋地區的投資業務。目前以新加坡為據點。

由於多年近身與世界頂尖菁英共事的獨特工作經驗,受邀為「東洋經濟ON LINE」主持「世界菁英直擊!」專欄,披露頂尖菁英們的軼事,不僅獲得廣大上班族的迴響,瀏覽人數更超過8,000萬人次,成為日本人氣第一的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