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真早上匆忙地打完卡,才剛坐定就接到部門同事恩雅的電話,説是兒子得了腸病毒要請假一天。「我們都是同一個Team,麻煩支援一下。」拜託小真一定要幫忙跑一趟客戶,確認商品的打樣,不然就有可能開天窗了。

為了恩雅跑了一趟客戶,來回花了小真將近3小時的時間,原來排定下午要打的報告根本打不完,小真只好取消晚上的夜烤聯誼。當其他朋友一邉大口吃肉,一邊大囗喝酒,一邉認識新的異性朋友時,小真在下班後空蕩的辦公室𥚃,獨自一個人啃著麵包打報告。

自從恩雅的兒子上了幼稚園之後,一下子感冒,一下子腸病毒,但是服務客戶性質的業務工作哪經得起這樣三天二頭請假。「我們是同一個Team」這句話,讓小真三不五時就得支援前線,搞得暈頭轉向,忙碌到彷彿是她自己也生了個孩子這般。

毎每接到恩雅的請託,小真總是陷入天人交戰,一方面覺得身為職業婦女的恩雅很辛苦,大家都是同一個團隊,無需太計較。另一方面心裡暗咒:「又來了!孩子又不是我生的,為什麼我要因為別人生的孩子加班。為什麼同一個Team,我就得一直支援她。」常久下來,小真不滿的情緒日益高漲,但她又為自己這樣的情緒感到羞愧,不知如何是好。

職業婦女很辛勞,單身的人職場討口飯吃也沒有很輕鬆,沒有誰理所當然就該支援誰。

職場上每個人都是平等的個體,不會因為結婚生子少領一分薪水,也不會因為單身而多得一分紅利,所以沒有誰天經地義就該無條件支援誰的。

不管你是什麼身分,每一個人都有為了生計必需煩惱的事情。職場上,偶爾互相幫忙是美德,但是慣性請求協助過了頭就是惡習了。誰都沒有必要縱容劣質的職場文化。

「支援」也該要求有借有還,不讓同儕養成隨意請求支援的習慣。

時間跟金錢一樣寶貴,金錢既然要有借有還了,時間自然也是。同事的請託,勢必耗費掉你的時間,如果不是偶一為之,就應找機會請對方償還,才不致於養成同事輕易麻煩他人無度的習慣。

若是工作生活權重失衝,該請求主管重新考量安排,而非私相授受,私下請求同事支援。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考績要顧,也想在職場上力求表現,別人的過度請託,勢必會影響屬於你份內工作的表現,或影響到你的生活品質。當同事沒有能力或人力處理手上工作時,應該請他直接向上反應,請主管指派,而非私下麻煩同事。即使事情到頭來還是落到你身上,至少功勞也會記在你頭上,而不是默默的把事情做掉。

「我們都是一個團隊,要互相支援,沒有必要分彼此。」這種話都都是說給做事的人聽的。所謂的團隊精神,是彼此互相扶持協助,而不是一直請求他人幫忙。一個不時需要別人補位的人,並沒有談論團隊合作的立場。職場既然是團隊打團體戰,更需要每個角色各就各位、各司其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