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長參選人韓國瑜近來的「韓流」風潮,從經濟學來看,有兩個問題待解。一是韓國瑜這個「產品」為什麼會紅?二是他的網路高聲量是虛是實?

一個產品若能滿足越多種不同需求,就越好賣。就如一個雜誌的封面故事題材,既能滿足求知慾、賺錢誘因、社會責任,故事又精彩,使不同需求的人都能得到滿足,它就越可能大賣。

韓國瑜為何會紅?

韓國瑜就是這種產品。幾種不同需求的人在他身上都可得到滿足:

1. 拚經濟者:從鼓吹「貨賣得出,人進得來」,到每次上台向群眾說「賺大錢啦!」、「大發財啦!」不管韓國瑜的政見能否實現,至少他給了那些想賺錢的攤商、中小企業主、計程車司機、菜農希望,這些人因此願意買單。

2. 想變天者:高雄市已被民進黨執政20年,高雄縣則是33年。據TVBS在10月18日民調,一半受訪高雄民眾想換黨做看看。他們的需求在韓國瑜身上可得到滿足。

3. 中間立場者:韓國瑜雖是國民黨,其經歷卻頗像是國民黨的邊緣人。他曾自承「馬英九當總統8年,我失業6年。」有人形容他是「拿國民黨證的無黨籍者」。

這個淡藍色彩使政黨屬性較弱者也能支持他,甚至還能吸收對手陣營選票。10月18日TVBS民調顯示,在綠營為主的前鎮苓雅區,韓的民調比對手陳其邁還高;過去綠營鐵桿支持者如潘金英、張銘誌等也支持韓,亦是為此原因。

4. 追爽快者:韓的口才出色。面對對手攻擊,他自嘲「你看我這秃頭上戴了多少頂帽子。」10月19日他抽號次籤時,台下有人喝倒彩喊他落選,他事後稱「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各人有各人的想法,沒關係!」過去他與王世堅在議會舌戰影片,點閱數破700萬次,想看爽的民眾可在韓身上獲得滿足。

5. 賭爛票者:近年來當局施政有不少爭議,民怨使不少人想懲罰民進黨。雖然他們未必支持韓國瑜,但投給他正可滿足給執政黨教訓的目的。

因此,「韓流」是一股由下而上的風潮,它是不同需求在韓國瑜身上共同發酵的結果。就如一個產品能滿足各種不同需求,吸引不同的人們一起追捧,這是他走紅的主要原因。

韓國瑜網路聲量是虛是實?

第二個問題是:韓國瑜的網路高聲量是虛是實?這首先要回答,他的網路高聲量是怎麼來的?

有些人認為這是「中國網軍」或「媒體炒作」。若真是如此,網軍或媒體為什麼不炒作其他候選人呢?

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若一個候選人言語無味、面目可憎,人們看到他就想轉台,即使網軍或媒體能把他的聲量灌爆,觀眾豈願意在他身上浪費時間?

韓國瑜能在網路崛起,是因為他在現實裡憑著其口條、論述,吸引到一些人。這些人覺得有趣,陸續在網路上分享,更多人看到後覺得有梗而不斷散發出去。媒體亦發現,有韓國瑜的新聞,觀眾喜歡看,收視率硬是比較高,自然搶著報導,韓的聲量才不斷上漲。

因此網路聲量必源自現實競爭力。沒有競爭力的東西,即使一時網路聲量高,遲早原形畢露。莎士比亞說:「金子到哪兒都會發光。」不是金子再怎麼炒作也遲早被唾棄。

那麼,韓的網路聲量能轉化為現實選票嗎?這要問的是:能在網路上感動人的產品,在現實裡也能感動人嗎?

網路是現實的延伸,人心並不會因為上網就面目全非。若一個產品在網路上能吸引人,現實裡卻劣評如潮,這是極難想像的事。

一個產品若在網路上受歡迎,用戶「呷好道相報」,自然也會介紹給親朋好友。同樣地,韓國瑜在網路上受歡迎,那些欣賞他的網民,現實裡當然也有可能自己投票給他,或影響親友投票給他。

韓因此網路高聲量,當然會反映在選票上。這不代表韓國瑜一定能勝選,但卻顯示他確實滿足了一部份市場需求。這正是「韓流」的最大意義。

配件:韓國瑜的網路聲量—Google Trends,韓國瑜是柯文哲5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