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經常會以為:

「還不是因為那份臭薪水,所以我才沒辦法離開這間公司。」
「還不是因為他現在身體不好還需要照顧,所以我沒有辦法和他分手。」
「還不是因為孩子,所以我無法現在就簽字。」
「還不是因為這個案子還沒做完,否則我也不想要繼續在這裡受氣。」

可是,這很有可能是藉口而已。

這些的確是問題,但會不會有一種可能是,你才是一切的答案?

當然,這並不是說其他人對你的影響是零,相反地,正因為你很在意某些人、某些物、某一些你不得不去做的事,你很關心別人會怎麼看待你,所以你逡巡不前、被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給綁住。

可是,你在意這麼多其他的人,努力付出了這麼多, 有沒有好好在意過自己的感受?

還是說,你藉由努力關心別人的感受、努力在乎別人所在乎的事情,你終於可以忘記自己在乎的事情、終於可以不需要去思考有關於自己的感覺?

在午夜夢回的時候,摸著自己的胸口問自己:這些日子,你真的過得快樂嗎?

橘子皮的故事

我有個朋友橘子皮,長年以來跟我抱怨他沒有辦法轉換工作、無法放手去做他想做的事情(他的興趣是古文明的研究,很喜歡到印度和埃及的古城去旅行),是因為現在的工作還算穩定,而且他必須照顧罹患癌症的伴侶。

他很想去環遊世界、很想要把這一切都丟下。他身心俱疲,可是又覺得自己如果放下一切去追夢會很自私。他從21歲就跟我靠腰說想要考導遊,結果到31歲,卻依然待在他不想做的公司、覺得索然無味的伴侶旁邊,過著無力又無奈的日子。

「你覺得你在這段關係裡面感到不快樂,他知道嗎?」我問橘子皮,他低著頭。

「我覺得他應該知道吧,不過他可能除了依靠我也不知道要依靠誰。所以我們就這樣一直下去。每次看到那些古文明的網站或者是雜誌,就會想著如果沒有跟他在一起多好、如果我沒有在這間公司工作該有多好⋯⋯但我知道這不是他的責任,也不是公司的責任,不過他們的確佔了我的人生很重要的部分。」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其實我很想要把他巴蕊(台語:打他的頭),他難道沒有想過,他這樣的選擇,某種程度上面也阻礙了對方的人生?但我覺得這樣子有點太刺激了,於是用比較委婉的方式問他。

「你覺得,是什麼阻礙了你?」

他想了很久,玩一玩自己的手指,然後終於嘆了一口氣說:「可能是我自己吧。我還不想要為我的人生負責,然後一直把責任晾著,沒想到一晃眼,就10年了。」說完,眼淚成詩。

你以為的「替他著想」

當然,那天以後他並沒有因為和我聊天之後突然間就頓悟了、轉身去做他真正想做的事情、拋下一切到埃及旅遊,他還是依然如故,在那間不怎麼好也不怎麼壞的公司裡面,領著一般般的薪水,和那個他也不怎麼愛的伴侶,繼續照顧著他、陪他一起去醫院接受化療。我在他的眼睛裡,看到的並不是呵護和關心的陪伴,而是一種「不得不」的疲乏感。

但前陣子我跟他說我工作得去一趟馬來西亞,然後分享我這陣子的事情的時候,他突然跟我說他定了去埃及的機票,然後請了看護來照顧他的伴侶。

「我本來覺得如果我把他丟給看護,他會覺得我很無情,但沒想到那天我在上網查看護的資訊,他看到了,竟然默默地哭了。我本來急著要解釋,可是他就跟我說,他早就看出來其實我覺得負擔很大,他也覺得很有罪惡感。

對他來說,他其實真的比較希望,我能夠也做一點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情。那時候我才知道,一直以來我以為的『替他著想』,其實只是徒增他的罪惡感而已。」據說那一天他們抱在一起哭了,2個男人眼淚混雜在一起,當然後來也做了一下。

我聽了也落淚盈眶,一開始還不清楚那個眼淚是什麼,後來終於比較明白,一部分是受到他們的故事感動,在那裡除了一般的「關係滿意度」之外,還藏著一些恩情。另外一部分是,他終於願意為自己做一點決定了。

拿回自己的繩子


才有機會攀爬到更高的地方

從佛洛伊德的角度來看,阻抗(resistance)是人的心理防衛機轉,我們之所以抗拒改變,是因為原本的生活是讓我們感到熟悉的;

從現實治療和存在主義的角度來看,人經常逃避負責某件事情,是因為我們只要不去面對和負責,某種程度上面,就可以假象的減輕壓力,但那並不是長久之計,你最終還是要對自己負責。

從自我決定(self-determination theory)的角度來看,當你能夠真正為自己做決定、負起責任的時候,你的快樂才是真實的。但做決定和做改變,往往是一段非常不容易的旅程,經常需要累積許多勇氣,才能夠有一小部分的前進。

但我覺得,在邁開步伐之前,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是:你終於能夠開始把責任拿回自己手上,停止責怪別人、停止把一切的不順遂歸咎於其他人的束縛。

當你能夠拿回屬於自己的繩子,才有機會攀爬到更高的地方。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你是一切的答案,只是你不想承認而已。

作者簡介

海苔熊

台大心理所畢,曾於各大院校開課,現為實習諮商師,以及女人迷「心理學為你點歌」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