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聽到各家媒體紛紛提到年輕世代「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 沒有特別想做的事」。而且,若問中、小學生將來有什麼夢想, 甚至有人會說「想要變得輕鬆一點」、「只要能輕鬆過活就好」。事實上,來找我諮商的患者中,提到類似煩惱的人也越來越多。

他們不約而同表示:「我從來沒想過自己喜歡什麼、討厭什麼。」從童年開始,就一味接受父母安排的課程、拚了命的準備考試,無法表達自己究竟是喜歡或厭惡,只能被動地學習。到了必須決定之後要求學還是就業時,當周圍的人突然問到:「你想做什麼?」、「 你將來的志願是什麼?」,他們當然會腦筋一片空白、心中充滿疑惑。

人類是從表達喜惡開始展現自我。但是,最初並不會表達「喜歡」,而通常是從「討厭」,也就是從表達「No」開始。

因此,在2、3歲的幼兒身上常見的「 恐怖的2歲」(Terrible Two)這種現象,便是人類自我最初的表達。在這個時期,當大人說「吃下去」,小孩通常會回答:「不要!」,就算說「那就不要吃好囉」,他們也會回答「不要。」對父母而言,這年紀的小孩簡直就像惡魔一般。

但是,這個行為其實有很清楚的主張,那就是:「不要指揮我!」

自我的正常表現首先一定要像這樣,從確保自己的獨立性開始。就算對方是養育自己的大人,但只要自己處於「殖民地狀態」,就無法表達自由意志。

因此,幼兒會透過「No」這個反抗行為,來進行保護自己領域的獨立運動,這便是人類自我的基礎。如此,將來也才可能有「 想做什麼」、「 喜歡什麼」、「長大想變成什麼樣子」等意志表達,基本上是按照這樣的順序。

但是,這些受到父母以「我是為你好」之名,必須受到其價值觀的箝制、在無法開口說「不」的狀況下尋求生存的孩子,除了放棄主體性外,別無他法。也就是說,「 喜歡/ 厭惡」這個理應非常重要的自我意識的表達遭到禁止。

就像這樣,對於在自我受到壓抑的狀況下被培育、成長的他們而言,「不想再受到任何限制」這個微小的願望,也理所當然會轉變成「至少將麻煩事減到最少,讓人生可以輕鬆一點。」

「中年危機」的年輕化

提倡分析心理學的榮格主張,青年危機、中年危機和老年危機是人類最容易發生精神性危機的3個時期。

青年危機是人類剛剛成為社會的一份子,所懷有的各種苦惱。換言之,就是選擇立業或成家等的「社會性自我實現」煩惱。

而中年危機是已經完成某個階段的社會性義務,在步入人生下半場的時候出現的沉默而深層的疑問,亦即面對「我是否真的活出自己?」、「這一生就要這樣度過了嗎?」、「我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使命究竟為何?」等個人性的「實際存在的提問」所產生的苦惱。

在青年期就會認知到,自己過去認為很重要的「 社會性」和「 自我」,只是一種執著,未必能讓自己幸福,所以,會開始追尋身為一個人的「生活目標」。

一如字面,通常這種「中年危機」會發生在45到65歲之間,然而近年來,這一類苦惱似乎有提前到20歲左右發生的年輕化趨勢。其中,也有極少數在15歲之後就出現的早熟個案。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中年危機」的年輕化?我認為,其中一個原因應該是「社會性自我實現」的空洞化。

因為資訊發達,現代的年輕人很早就可以知道大人表面上所展現關於「社會性自我」(即「任務性的自我」)背後的空洞。因此,他們無法像過去的世代一般,樂觀且充滿希望地想像未來,天真無邪地朝著夢想前進。也因此,不管是否陷入物質上的貧困,以飢餓動機為原動力,拚命地以「社會性自我實現」為目標的生活方式,似乎已經不符合時代潮流。

因此,現在的年輕世代跳過「 青年危機」,直接面對類似「 中年危機」的苦惱。也就是說,對年輕世代來說,與其煩惱將來要做什麼工作這種「社會性自我實現」,更深一層的「 追尋生活的目標」這種「 實際存在」的飢渴,才是更確切的問題。

當然,和過去一樣,現在的年輕人到了某個年紀之後,就會為未來的升學或就業煩惱,但是,這個時候,他們煩惱的東西在性質上已經和過去大不相同。

過去大多是「是否可以成為自己想要的樣子」、「是否可以找到自己想做的工作」這一類內容,但近年,他們思考的問題多半是「 不知道自己想幹嘛」、「可能的話,不想做麻煩的工作,如果一定要做的話,又該做什麼呢」、「 為什麼一定要工作?」。

就像這樣,當被問到「為什麼一定要工作?」,過去一直被飢餓動機的價值觀所驅動的大人,雖然可以勉強搪塞過關,但實際上,多數人都啞口無言。因為,他們完全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在這種狀況下,以填飽肚皮為動機生存下來的大人,掛在嘴上的多半是「如果沒錢吃飯,想什麼都沒用」、「 為賦新辭強說愁」、「 不工作就沒飯吃」、「 身為人就必須工作」等等語帶恐嚇的說法。但是, 這些回答不但無法回答「 為什麼必須工作」這個問題,也顯現出靠著飢餓動機生存下來的世代已陷入「停止思考」的狀態,完全缺乏說服力。

這種價值觀的巨大差異,在親子之間、學校和職場四處可見,我在臨床上經常聽到患者發出「完全無法溝通」之類的感嘆,這也幾乎是種種價值觀的差異所造成的。

自我追尋的心靈飢渴

就像這樣,在現代這個時代,從過去以來,長期都有的飢餓動機的殘渣,以及「被滿足的空虛」同時存在,可說是非常混亂的狀態。在這樣的時代,每個人所感受到的「飢渴」,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呢?

過去,在大學或專科等學校講授精神醫學或心理學課程時,我一定都會選擇「關於愛與欲望」這個主題。因為,它是思考「何謂人類」這個問題時,不可或缺的重要課題。關於這一點,我的同事為我感到擔心:「這是哲學性的應用題,學生應該很難聽懂吧。」但事實和預期相反,學生的反應非常熱烈。

因為是這樣的主題,所以講課時也會牽涉到哲學性的內容,那些看起來不怎麼認真、總是抱著無可奈何的心情在聽講的學生,也都很專心聆聽。因此,我感受到他們很渴望有大人可以像這樣正面處理「實際存在」的主題。

現在,許多學校都漸漸不再將重點放在「學問」上,而是在為了培養對社會有用的人、針對「對社會有用」這件事加以教導,完全沒有餘暇處理「實際存在」的主題。然而,學生的心中還是潛藏著想「 知道」、「 思考」這個問題的需求。

這個現象不僅發生在年輕學子身上,在面向一般大眾的演講或座談會上,也有越來越多人希望我講述這類主題,而且,經常出現熱烈的討論。

針對這些議題,不管是教育單位、出版社或是媒體,馬上就會提供「有用的東西」、「有趣的東西」、「容易親近上手的東西」,所以我極力主張多數現代人對於正面思考實際存在的問題有強烈需求。

最近,我曾有機會針對「 繭居」、「 自殺」這些議題進行演講,主辦單位希望我講述「人為何生存」、「工作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人生意義何在」之類的主題。而聽眾也像抓到救命的稻草一樣,針對他們各自抱持的「實際存在的提問」尋求解答的線索。透過他們熱切期待的眼神,我再次感受到他們的「飢渴」對他們自身的存在至關重要。

書籍簡介_拿掉工作後,你的人生還剩下什麼?

作者:泉谷閑示
譯者:吳怡文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8/09/18

作者簡介_泉谷閑示

1962年生於日本秋田縣,東北大學醫學系畢業。

精神科醫師,曾任職於東京醫科齒科大學醫學系附屬醫院、財團法人精神研究所附屬晴和醫院,現任專攻精神療法的泉谷診所院長。1999年赴法,於巴黎高等音樂師範學院留學,曾擔任巴黎日僑學校教育諮商師。著作包括:《「普通一點比較好」這種病》、《反教育論》、《『憂鬱症』不靠藥物也可以治好》、《能夠活出『自我』的話語》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