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給台灣人印象這十年來不斷改變。從80年代的「亞洲四小龍」,90年代因金融風暴成為亞洲「瀕臨破產的國家」,到2000年「冬季戀歌」裴帥、「野蠻女友」襲台,再到2010年臺灣棒球場上的「好想贏韓國啊!」...迄今,韓國也吸引許多臺灣人前往發展,諸如受大家喜愛的Twice周子瑜、Produce 101的賴冠霖等人,至此,韓國的形象可謂多變。

此外,近年前去韓國留學、遊學的臺灣學生也與日俱增,於今年度已經突破五千多位;在臺灣學習韓語人數也大為成長,這十年多來的「韓流」,不僅僅是風靡臺灣,甚至席捲全球各國。

雞,到韓流服裝、裝扮,再到化妝品、化妝法等等,只要有新商品推出,臺灣幾乎與韓國「同一連線」,這除了有臺灣與韓國距離相近的原因(台北到首爾只要2.5小時)之外,也有賴於臺灣人易於接受外來文化的習慣。

藝人Psy《江南style》曾創下高達近29億的全球點閱率
韓國團體BTS的MV《IDOL》,打敗Taylor Swift,在YouTube創下最高一日觀看數(4500萬)
「哈韓」興起到普遍的「韓風、韓流」

今天,在臺灣當地一講到時尚最前線,很多人第一想到的,即是「韓風」。

所謂韓風,包含這些年受歡迎的韓國料理、炸韓風特別反映在現今大眾文化上,近十多年來,不論是韓國K-Pop,抑或諸如膾炙人口的《屍速列車》、《與神同行》K-Movie等,消費「韓國文化商品」比起過去更加普遍。

相比十幾年前,在筆者求學的那個年代,韓國基本上給人的印象,原本大多是「愛吃泡菜」、「1992年與臺灣斷交」,或「整型風盛行」等,可以說曾經是一個「地理考卷上,連單選題題目都出不來的國家」。對比今天韓國轉變為亞洲新勢力,讓人不容小覷的國家,著實令人欽佩。

只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樣快速的轉變,無可避免地出現許多「反韓」聲音。

由於臺灣與韓國產業相近,如半導體、高科技產業,坊間曾流傳「三星滅台計畫」等消息;在生活層面上,當兩國做為體育強國於競技場上競爭時,也有人喊著「誰都能輸,就是不能輸韓國」、「贏韓國就是爽!」等情緒言論。

不管哈韓、反韓,臺灣人都需要懂韓、知韓

不管是哈韓還是反韓,都有其角度,人本身就有其喜好,就如同有些人喜歡吃飯,有些人喜歡吃麵,倒不用刻意強求他人一定得硬吃什麼東西,不可否認的是,韓國的確吸引到現今臺灣人的許多目光關注。

我們是否能在這樣的喜好厭惡之下,講出「我為何喜歡韓國?」、「我為何討厭韓國?」等說服他人「懂韓、知韓」的理由呢?還是僅僅只能流於情感上「不需要理由,我就是喜歡、我就是討厭」的口舌之爭呢?

今日留學韓國的旅韓人士漸多,筆者樂觀其成,甚至在科技發達的網絡地球村,人們輕而易舉地可以在同一時間,得知遠在十萬八千里彼端消息,考驗著我們的是,是否能夠辨別眾多雜匯資訊底下的「意義」。讓我們平心靜氣地來想一下,彼端為何發生如是事件呢?

好比許多臺灣人總愛笑韓國人「什麼都說是他們的,連孔子、王建民都是韓國人」。當筆者親自來到韓國有著六百多年歷史的儒學大鎮—成均館大學,採訪到的韓國人皆是連忙搖頭否認,他們說:「孔子怎麼可能是韓國人啊?」令人不禁回頭一問,臺灣人怎麼會產生如是偏見?我們是否確認過消息來源,為「第一手」的韓文當地資料,還是「簡體版」、「繁體字版」的人云亦云,二手流傳資訊呢?

再舉一個例子。

臺灣人總愛笑韓國人愛整形,不像我們天生愛自然,面對這樣的問題,韓國人會說「外貌也是實力的一種」、「你連自己的外表都照顧不好,在這個社會內還有什麼競爭力可言呢?」

就韓國(2013年)針對大學畢業新鮮人所做的調查「新進員工聘用統計」提到,韓國就業市場平均競爭率是1:28.6,即一位新鮮人應職者,要跟將近29位競爭者來競爭一個工作機會;再者,100名投履歷應職者中,只有11.5人能通過公司初步書面資料審查與筆試,合格率約為一成,最終能順利通過第二關面試,進入公司的人,100人約只剩3.5名。

韓國新鮮人求職歷程:

1. 投履歷:面對將近29位競爭者(就業市場平均競爭率是1:28.6)
2. 初步書面審查、筆試:合格率約一成(100名投履歷應職者中,只有11.5人能通過)
3. 第二關面試:通過率3.5%(進入公司的人,100人約只剩3.5名。)

職場就業競爭火熱,在短短五六分鐘的面試,應徵者皆出身名校,成績都是優等,唯一能讓面試官印象深刻,恐怕是未開口回答考官問題前的「外貌」了,在如此競爭的社會內,能怪韓國人不在外表上「多做功夫」、「投資一下」嗎?

因此當我們在批判韓國「整形風」之盛、不崇尚自然,是否也要設身處地想一下韓國社會風氣呢?是怎麼樣的條件造成此社會現象產生呢?

本文獲「辦公室不在台灣」授權轉載,原文懂韓:韓國的多變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