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刺激1995》和《監獄風雲》這類經典的監獄電影中,都有一個相同的細節,香煙是監獄裡唯一的「通用貨幣」,誰掌握了香煙的供應,誰就在監獄中擁有最大的權力。

這不只是電影裡的橋段,在二戰時期香煙就是戰俘營裡最值錢的通貨。不過近幾年泡麵卻逐漸取代了香煙,平時幾塊錢一包的泡麵在監獄能換取一切所需的物品和服務,甚至有囚犯為了爭奪泡麵在鬥毆中喪命。

從香煙到泡麵,在與社會隔絕的高牆內,這種自成一體的地下貨幣體系,既是對現實社會的價值扭曲,同時也折射外部世界的經濟制度和群體觀念,導演著一齣齣好戲。

香煙在監獄裡不好使了,泡麵最值錢

亞利桑那大學社會學院博士生Michael Gibson-Light花費了一年時間,在美國一所有5000多名囚犯的監獄內調研發現,泡麵已經取代香煙成為監獄中的通用貨幣。

Gibson在監獄對近60名囚犯和獄警進行了採訪,獲取了囚犯們在獄中使用泡麵交易的大量細節。

在監獄裡泡麵有多值錢?據Gibson的介紹,2包售價59美分的泡麵就可以換到一件價值約11美元的運動衫。原來的「監獄貨幣」香煙則大幅貶值,5根價值2美元的特製香煙才能換來一包泡麵。

據時報Free Press報導,週四周五對於這裡的550名囚犯就像聖誕節一般,因為這兩天囚犯可以通過監獄採購一些物品,其中最暢銷的就是泡麵,一年能給監獄帶來3.4萬美元收入。

除了能換取物品,囚犯還能用泡麵換取洗衣服,床鋪清潔等服務。以及將泡麵作為打牌和賭球時的籌碼,完全就是《刺激1995》裡面的劇情。

一位囚犯這樣描述泡麵在監獄裡的地位:

你可以從一個男人的儲物櫃裡有多少泡麵來判斷他的經濟狀況,如果有20包那意味著他已經挺富有了。如果囚犯想寄信要求家人送來更多泡麵會被收取更多手續費。
這裡和外面一樣,你需要用貨幣來購買一切,只不過這裡貨幣是泡麵。
不過隨著這則消息不斷傳播,一些不靠譜的傳說也開始流傳。

比如一篇題為「什麼泡麵成為了美國監獄的地下貨幣?」的文章提到,墨西哥毒者古斯塔沃·柯林(Gustavo Colin)在監獄內掌控著泡麵和可卡因的交易,將監獄內的匯率保持在了10包中國泡麵換1克可卡因的黃金天平。

實際上確實有一個叫古斯塔沃的囚犯在監獄裡因為泡麵而出名,但是不是墨西哥毒梟,這個古斯塔瓦因為販賣軍火在監獄待了10年,他將如何在監獄裡烹飪好吃的泡麵經驗編撰成書,書名就叫《監獄泡麵:鐵窗後的食譜和故事》。

雖然這種「故事會」風格的傳言不可信,但泡麵確實重構了監獄的經濟體系。一位曾入獄6年的Chandra Bozelko就自己的新書裡介紹了泡麵在監獄中的貨幣價值,錢德拉是一名常春藤大學畢業生,因為偽造信用卡盜刷而入獄。

Chandra表示自己曾在監獄裡用10包泡麵換來一本想讀的書,此外也有囚犯用泡麵放起了高利貸,如果你「借貸」兩包泡麵,一周內要歸還四包泡麵,100%的週息比社會上的高利貸還要瘋狂。

據BBC報導,曾經就有囚犯因為無法償還泡麵的債務而遭到毆打,此前Gibson採訪的囚犯中也表示看過有人因為泡麵債務大打出手,「人們會因為泡麵喪命」。

為什麼泡麵會取代香煙會成為監獄的通用貨幣?

為什麼泡麵能成為美國監獄新的「流通貨幣」,那就是監獄提供的太難吃了,囚犯們吃不飽啊。

Gibson的調查顯示,隨著美國聯邦和各州經費縮減,一些監獄服務交給了私營企業負責,監獄餐飲的支出被大幅削減。有監獄將囚犯一天三餐熱飯降級為兩頓熱飯和一頓冷餐,週末更是只有兩餐。

這些監獄餐到底有多難吃,Gibson在監獄進行調研的時候,就有工作人員警告他別吃監獄裡的飯菜,以免拉肚子。他還發現一個裝食物的包裝上寫著「不適合人類使用」 (不適合人類消費)的字樣。

這容使囚犯通過其他渠道獲取食物,然而監獄的管制相對嚴格,於是泡麵成了「完美」的選擇。「容易儲存,不易變質,可以保存很長時間。」在監獄待了6年的Chandra Bozelko。說出了泡麵得以成為監獄黑市中的「通用貨幣」的重要原因。

其實這些特點香煙也都具備,而且香煙和泡麵都是消耗品,在供應量有限的前提下會一直被食用,數量不會大量增加,以它們作為通用貨幣也不易出現通貨膨脹。

只不過當泡麵成為監獄裡更大的剛需時,也自然取代香煙成為囚犯們公認的貨幣,重點不在於這個這個貨幣是泡麵,香煙或是其他什麼物品,而是囚犯們共同認可什麼,這也我們現在的貨幣體系得以成立的基礎。

當年香煙成為監獄中的貨幣也一樣的道理,二戰期間美國煙草公司為了宣傳向上戰場的士兵免費提供香煙,不少大兵都有了煙癮,於是在戰俘營裡香煙就成了最有交易價值的物品。

英國經濟學家R.A.Radford曾在1943年被納粹俘虜關入集中營,在獲釋後他撰寫了一篇著名的文章〈戰俘營裡的經濟組織〉(P.O.W.經濟組織營),描述了香煙在戰俘營經濟活動中的諸多細節。

幾乎在集中營的每間牢房內,都會有一塊用於展示物品交易價格的公告板,物資的價值都是用香煙來計算,比如一聽沙丁魚的價格20支煙。

不同國家戰俘所在的獄所價格和交易規則也有不同,一些有商業頭腦的戰俘從中嗅到商機,比如法國人發現咖啡精在愛喝茶的英國戰俘營價格較低,一買一賣能賺不少香煙,整個集中營就像一個微縮版的國際貿易市場。

當時集中營裡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一位隨軍牧師手裡拿著一罐奶酪和5根香煙,在戰俘營裡轉了一圈。回來以後,他手裡憑空多了一袋食物,而他原來手裡拿的東西一點沒少。雖然故事的真實性不可考,但也反映了當時戰俘營裡的商品交易情況。

有了交易市場,物價也自然會發生波動,通膨通縮也開始出現。當紅十字派發香煙和食物的消息傳來,意味著香煙貨幣的流通將增加,物價開始上漲,相反如果補給中斷或減少,物價又開始下跌了。

而因為香煙能充當貨幣,於是還有人開始製作「假幣」。一些囚犯將紅十字會派發的機制香煙拆成菸絲重卷來冒充好煙,這個難度比電影《無雙》裡複製美金要低得多了,但隨著「假幣」越來越多,後來用於交易的香煙都要經過檢驗。

由此可見,只要有人就有需求,人們的不同需求就會催生交易,有交易就衍生出貨幣,人們就會開始尋找可以充當貨幣的一般等價物,監獄和戰俘營其實可以看作是研究市場經濟的理想模型。

監獄經濟的本質

在前段時間熱映的電影《一齣好戲》裡,當眾人流落荒島,並認為外面的世界不復存在時,這座荒島也就變成了和監獄一樣的社會實驗場,上文提到的各種監獄經濟也由此誕生。

在荒島上人民幣成了廢紙,不過當張總發現了滿載各種物資的廢船之後,重新用撲克牌作為貨幣,建立了新的貨幣體系,用號稱只有兩副的撲克牌操控了貨幣的發行。

而男主角馬進在意外獲得大量海魚後,這一島上最受歡迎和稀缺的物品開始成為新的貨幣,馬進用這些魚置換了島上一切不可再生的資源,逐漸掌握了荒島的經濟,進而推翻了張總的「統治」。

這和監獄裡用香煙和泡麵充當貨幣沒有區別,都是實物貨幣的一種,無論這個實物是什麼,本質上都是某個群體的共識,共同認可某個東西可以作為交換其他商品的價格衡量尺度,而我們日常使用的貨幣則被認為是有史以來最普遍也最有效的共識系統。

所以,如果你不幸在美國犯事被抓進去,即便你在外面是什麼大人物,也最好想辦法多囤幾包泡麵。

*本文由「愛範兒」授權轉載,原文:要想在美國監獄混下去,沒有方便麵是萬萬不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