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未來智慧時代,許多人抱持著戒慎恐懼的態度,害怕人工智慧將會取代許多人的工作。但同時,各國也加緊腳步從教育扎根,除了中國已經出版高中的人工智能教科書外,台灣也不遑多讓,準備從小學開始導入AI相關課程。

我們綜觀歷史的發展,每一次的技術革命雖然帶來就業上的衝擊,但是同時也創造出了許多新的職業,也將技術門檻更加大眾化,賦能了大眾許多技能。在40年前,「打字」還是一門專業活,需要交給專人處理,需要經過專門的培訓,但隨著資訊化時代,今天不論是國小學童還是70歲老阿嬤,都能靈活地在各種平台上輸入文字。

AI時代下,我們到底需要怎樣的能力?

AI將會帶來的新職位,目前大多數認為會聚焦在大數據分析師、機器學習專家等等,因此許多人認為這時代更加需要注重STEM的技能(編按:STEM技能:融合Science(科學), Technology(科技), Engineering(工程), Mathematics(數學)4種領域所整合而成的跨界知識。)甚至有人倡議,應該將程式語言列為必修課程,從小學開始,將未來先進理工的思維加入教育中。

但我們應該反過來思考,到底在未來世界,會真正注重怎樣的技能跟能力?AI將會取代的工作都會是重複性高、能夠簡化為SOP的職位。這個過程中,同時會讓技術門檻降低,許多事情不用勞煩人類親力親為。

這就如同有了網際網路以後,人類不需要再依靠著重記憶的傳統教學,因為記東西這種事情,維基百科跟Google等網路資源能幫你,反而需要的是在龐大資訊中辨別真假的能力。

我不認為我們應該全部注重在STEM的技能,在未來那會像過去的「打字」一樣,每個小朋友或許都能透過模組化的平台寫出自己的程式,那或許會成為大眾都擁有的技能。技術會普及化,就如同今天要修圖,不需要進入複雜的繪圖編修軟體,手機上的APP簡化的模組讓人人都能成為修圖大師。

相反的,我們的教育應該思考的是,如何教育孩子在未來世界生存,技術能力不會是在未來智慧時代生存的最重要必備技能,那些反而是AI能為我們代勞的。我認為,我們應該在教育中深刻加入屬於未來世界的「3種思維能力」,分別是:「設計思維」、「人文思維」以及「跨界思維」。

以人為本的設計思維

設計思維是一種以人為本的解決問題方法論,透過從人的需求出發,為各種議題尋求創新解決方案,並創造更多的可能性。設計思維被IDEO設計公司總裁提姆‧布朗在《哈佛商業評論》定義為「以人為本的設計精神與方法,考慮人的需求、行為,也考量科技或商業的可行性。」

設計思維可以分為5步驟──同理、定義、構思、原型以及測試。這5個要點都必須以客戶為中心。同時,這些流程還有一個重要的核心精神,就是「協作」,這個協作不只是與客戶,更是內部跨單位的合作。同時,在未來時代,除了「人與人」的協作外,「人與機」的協作也同等重要。

在設計思維中,不論是最終的目標「設計出服務客戶的產品」或者過程中的協作,「人」這件事情都必須放在首位。協作需要的是同理心跟領導力,這2者都是指向「人」。所以在未來的智慧時代,我們應該注重的反而是「人」,許多人放錯重心,認為應更加關注「科技」,這是一種本末倒置的情況。

比如,汽車大廠日產在研發自動車駕駛技術時,就邀請了人類學家梅莉莎‧賽夫金(Melissa Cefkin)參與,就是為了體現設計思維中以人為本的核心價值。由於人類動作十分地細緻,單純理工出身的人所設計的演算法,可能會誤判人的行為,造成遺憾意外,所以日產才在團隊中加入科技背景之外的人類學家,這樣的決策就是「以人為本」的設計思維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