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比斯城的國王伊底帕斯,是希臘神話中著名的悲劇人物,因為乖舛的命運造就了「弒父娶母」的事實,最後挖出雙眼自我懲罰,把自己流放到世界的盡頭。佛洛伊德開創精神分析理論時,引用伊底帕斯王的故事,來論述孩子內心對於父母愛戀與競爭的矛盾,是為「伊底帕斯情結」。

關於伊底帕斯理論,我的想法是這樣的:首先,我確實相信也觀察到,許多未成年小孩對父母的心情是又愛又恨,既崇拜自己的父母、又想要贏過被自己崇拜的父母,透過這種方式,孩子能獲得自我價值感的肯定。換句話說,孩子們需要先有值得崇敬的父母,然後想辦法追隨父母以致勝過他們,在這過程中,孩子便證明自己也和父母一樣,是值得別人崇拜的。

其次,是一種比較隱微的情結:什麼樣的人最後能成為「弒父娶母」的統治者呢?我們撇開那些違反倫理的規範,將這個理論攤開來思考,如果將每個家族比喻成一個國家,所謂血脈的正統繼承人,確實就只能有一個人。所以「伊底帕斯」理論其實也一併隱述了手足之間的競爭關係,並且這種隱微的論述,在每個朝代的宮廷劇裡頭都在上演。

最後,伊底帕斯理論的隱喻概念,其實也涵蓋了古老的集體思想,如何看待男女性別?「弒父娶母」這四個字的意思是:父親是等著被殺掉的那個人,所以身為一個男性,如果你不能讓自己變得更強,就等於是坐以待斃;母親則是等著被迎娶的那個人,所以身為女人天生的職責,就是乖乖地等著那個來迎娶你的最強的男人。

對權威體制的不服氣

我在藝術大學開設精神分析課程時,曾經有學生問過我:這是否代表佛洛伊德真是個大男人主義者呢?這麼說對佛洛伊德並不公平,至今我仍然覺得,佛洛伊德只是代替我們,說出了存在於人性深處這股不容忽視的內在力量。重點是,「伊底帕斯」的力量比我們想像中更頻繁地,出現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

以前,我不太喜歡「女強人」這種稱呼,覺得這裡頭帶有對女性的貶抑意味,直到我發現這種思維本身,其實就呼應了伊底帕斯的力量,便也開始注意到,這股力量如何對我的生活造成影響?

我在治療師的陪伴下,經歷好幾年的自我探索後,突然發現,比起職場上的其他同僚,我的個人特質似乎更加執拗,對於自覺沒道理之事,更不容易輕易妥協。從事心理治療工作時,這種執拗堅定的態度,為我帶來許多接案上的進展,但在組織裡缺乏女性的溫柔,卻讓我吃了不少苦頭。

我曾經隸屬於一個工作團隊,這個團體除了我以外,大多是資深的行政人員。當時,一位新來主管想要和大家建立關係,邀約我們每週固定一個中午,一同到餐廳用餐。我參加了幾次,感覺一群人湊在一起其實也沒做什麼,就是努力地八卦隔壁哪些單位的奇聞軼事,那種嘻笑的態度,在我聽來頗有唯恐天下不亂的意味,於是之後的每週聚餐,我就找些理由把它推掉了。

幾個月之後,我被那個團隊踢出門外,想當然爾,自己也變成他們努力八卦的核心角色,有趣的是,從來沒有人是用「不合群」這個事實來給我定罪,反而羅織了許多情節豐富的故事。當年我也挺不識相,只要聽到什麼傳言,就會跑到那位主管的辦公室,問他為什麼這麼做?其中一位主管長我幾歲,是個男性,我聽他解釋了一些偏離核心的瑣事後,便反問他:「你為什麼不直接說,都是因為我『不聽話』,所以事情才會變成這樣?」他停頓了一下,想辦法要再向我解釋,我卻看著他的眼睛對他說:「我真的不想再聽你編這些東西了,我先告辭。」

接著我起身向外走,他原本平緩的音量逐漸提高,疾言厲色地對我說:「妳給我坐下!」我往外走時,他氣得起身要阻止我。我們兩個一前一後走出門外,其他同事面帶疑惑地看著我們。

過了好長一段時日後,我才逐漸明白當初發生了什麼:對他而言,是伊底帕斯情結,對我而言,是反伊底帕斯情結。

每一種生存的樣貌,都有不被批評的權利

伊底帕斯的延伸效應,讓許多男人不自覺地要去壓抑女人的氣焰,在這過程中,許多女人也成為男人的幫兇。大家看到出頭的女性,就忍不住想要「剉剉她的銳氣」,許多女人為了要生存下去,只好將個性中溫順圓融的那面給展現出來,像我這種吃軟不吃硬的「男人婆」,如果是在職場上,會逐漸成為異類,要學習扛得住異樣眼光。

這些年來,或許是時代變得不一樣了,或許是女人們開始敢表現出這種「不服氣」的個性了,我身邊慢慢群聚一些性格相仿的女性朋友,大家也認真討論:其實好像說話多點輕聲細語,退一步、道個歉,很多事情就逢凶化吉了,那我們究竟在堅持些什麼呢?

我的答案是:這還是伊底帕斯效應。成長的過程中,我們累積太多對權威體制的不服氣,長大以後,便想要靠自己的力量來平反。

證明這世界,可以讓每個人保有自己生存的樣子;證明每一種生存的樣貌,都有不被批評的權利。證明伊底帕斯確實有他的不得已,反伊底帕斯的人也有他們的無可奈何。證明我們有能力在壓抑、批評和反對中,找到自己想要成為的樣貌。

是的,不論你是伊底帕斯,或是反伊底帕斯?在找到最像自己的樣貌之前,請不批判地繼續堅持著。

書籍簡介_情緒寄生:與自我和解的34則情感教育

作者:許皓宜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18/09/27

作者簡介_許皓宜

擅長「用關係說故事」的諮商心理師。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博士,現任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

在大學教學多年,也走入醫院和社區,聆聽發生在不同場域的故事。受過精神分析心理治療、婚姻與家庭治療的專業訓練,是國內長期耕耘於婚姻與家庭治療訓練的師資之一。曾主持News98電台、環宇廣播電台,並在《蘋果日報》、《OKAPI閱讀生活誌》、《商業周刊》數位、《皇冠雜誌》、《親子天下》等擔任專欄作家,同時是媒體節目長期邀請的心理學專家。

從2005年開始接觸精神分析理論,卻每年都對精神分析有不同的領悟。《情緒寄生》讓她回到一個心理學家「我」的視角,透過他人與自身的故事,更多的自我揭露,引導讀者更進一步地理解和接納自己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