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擊手很擅長把自己受到的訓練應用在日常生活中。心理學把這種情況稱為「遷移」,也就是把具體限定的表現領域(例如實景模擬影片或戰場)當中培養出的技能和獲取的知識,應用在另一個表現領域(例如日常生活)。

「2009年的英國不是個幸福的地方。」跟我對談的前任英國狙擊手——姑且稱他為史考特.葛林(Scott Green),他曾經派駐到阿富汗兩次,剛從皇家海軍陸戰隊退役。「工作漸漸消失,經濟逐漸萎縮。我在軍隊裡拿到電腦工程學位,但在民間已經過時了。」

史考特表示:「我離開軍隊的時候有存款,但那金額顯然撐不久,我需要一份工作,要趕快找到才行。」他回家住,打算要跟女友蘇珊結婚,回想當時情況,他說:「好丟臉,好像回到學生時期,跟女友約會的時候。我跟蘇珊的關係變差了,我們不確定那時能不能拿到貸款,更何況婚禮費用。」

史考特離開軍隊後的頭9個月,做著一般人會做的事。「我去了地方上的求職中心,寄出履歷表和自薦信,去公司面談。」這種故事到處都一樣。大家都認為軍事人員的技能不高,經濟陷入泥沼,沒人想冒險雇用軍事人員。

「我知道自己有技能。狙擊手受到的訓練就是長時間獨自行動,一絲不苟處理各種情況,懂得評估、思考、計畫、推論、投射、分析,然後重新評估。企業在經濟衰退期間最需要這些技能,可是沒人願意給我一個機會,我覺得這樣有違常理。」

史考特決定親自處理問題。「米德蘭那裡有一家中型的工程公司,在我爸媽老家附近。工程這行很苦,有一堆生產過程和品質掌控要達到高度標準化,可是情況又很多變,必須要能快速做出關鍵決策。我確定自己能改善他們的品質控制和系統生產監督流程,增加他們的價值,可是我必須先吸引他們的注意才行。」

一般找工作是把自薦信和履歷表用電子郵件寄送到人資部門,史考特卻決定親自去工廠看看。他記錄了貨車進出工廠的時間和午餐時間的模式,摸清了那些從外頭訂午餐的人何時把午餐送到廠房。他查證了可公開查詢的生產時間表和產量目標資訊。然後,他更進一步地探查貨車卸貨點,還有當地的交通和火車狀況。

「運輸成本很重要。」史考特表示。在交通上多耗幾個小時,貨車的燃料費和磨損支出也隨之增加。「那家公司是使用自家的送貨車輛運輸機器零件。有些比較重的物品要長途運輸,就會送到火車站倉庫,交由火車運送,再由他地第三方取貨運送。我身為狙擊手,很清楚時間的掌握最重要。」

他說的沒錯,他發現那些出去送貨的貨車司機向來會算好時間,回到倉庫剛好可以吃午餐,吃完再取下一批貨,然後卸貨。這會造成一個隱形的瓶頸。因為貨車是在司機用餐時裝貨,所以沒人注意到這個模式。

「我用網路查看米德蘭到各大城市的高速公路交通負荷。下雨、交通壅塞、交通意外等因素造成晚到貨的情況,我以小時為單位詳細列出。M6在午餐時間的交通流量向來是最小的,可是這時間貨車司機都在吃午餐。午餐後,交通壅塞變嚴重了,在這個時間,天氣狀況或交通意外造成晚到貨的情況最嚴重。」

對史考特而言,要採取的行動就很明顯了。然而,他必須先確定才行。他說:「我查了他們使用的車種每小時耗在車陣裡的磨損支出,燃料也計算在內。然後,我觀察他們下高速公路後,在他地會遇到的駕駛狀況。」

他在火車送貨時間表找到了類似的瓶頸。之所以會錯過送貨日期,是因為送到火車倉庫的貨物錯過了他地的送貨取貨時段。

「這個是同步化的問題。我很清楚,晚到貨會影響客戶對公司的看法,覺得公司不可靠,但是公司的產品名聲又可以信賴。」他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有條不紊算出這些事情要耗費的金額。「我用自己學來的方法,做了個任務檔案。按照運作流程與目標,規劃每件事情。我覺得那家公司從來沒有人做過這樣的事。」

史考特對自己的調查結果和數據有了把握,於是送出了一封電子郵件,主旨寫著「雇用我,一年省下4萬英磅」。他在自薦信裡稍微說明自己的背景,說他正在找工作。他提到自己很有信心,至少在錯過的最後期限、車隊修理費、提高生產力方面,一定能幫公司省下費用,他只希望有個機會能說明一下。

「三天後,他們打電話給我,」史考特說:「請我隔天去一趟,給我30分鐘的時間。」

他跟公司的客服經理見了面,對方負責生產時間表與送貨事宜。「我身上帶著檔案,開始把狀況勾勒出來。10分鐘後,他大吃一驚,不曉得該說什麼。從來沒有人想過要用這種角度看問題。外頭的送貨時間表,貨物何時準備好出貨,他們覺得自己對這類問題無計可施。」

「我給的數據,他看了一遍,」史考特繼續說:「我說明自己是怎麼做的,採用的是什麼角度,做了哪些假設。我一邊說明自己的方法,他一邊做筆記。面談要結束的時候,他問我,他可不可以保留檔案,說他會打電話給我。我想大家都會覺得他有可能拿走檔案,說那是他的。不過那個時候,預定面談30分鐘卻超出將近一小時的時間。我覺得那個人還不錯。」

史考特留下檔案,就這樣離開了。將近一星期沒消沒息,他開始以為自己的判斷力失準,以為自己不該信任那個客服經理。就在此時,他接到一通電話。

「我現在還跟他們一起工作。」他說:「他們沒有職位可以給我,竟然就設了個職位給我,我是漫遊專案經理,我的工作就是找出公司目前面臨哪些難題,然後看我能不能找出方法解決難題,或者讓難題變得比較容易處理。」

「假如我當時沒有決定善用我的知識,假如我當時倚賴傳統的求職方法,那麼今天的我還在外頭指望找份工作,而且失業的時間越長,就越難找到工作。我的狙擊手思維為我創造了這個機會。」

看待此事的另一種角度,就是認為機會一直都在那裡,史考特受過狙擊訓練的思維,只是利用了良機。我們可以做三件非常基本的事情,讓自己像史考特那樣思考:

•集中注意力:意識到自己在哪裡,正在做什麼,感知到什麼,誰跟我們一起共用同一個空間,這些都可以教大腦學會處理資訊,而不會資訊過載。集中注意力還可以用其他務實的方式表現出來,例如傾聽別人,而且不只是把對方說的話聽進去,他們是怎麼說的,也要聽進去。

每件事都是資訊,只要我們懂得怎麼找就行了。然而,大腦要正確處理資訊,必須事先掌握背景脈絡。資訊要是沒了背景脈絡,就等於是未經篩選的雜訊,會讓我們不知所措、無法專心、混淆不清、疲累不堪。有了背景脈絡,信號便會從看似隨機的雜訊當中冒出來。

•留意細節:掌握背景脈絡後,要留意每個細節。不要理所當然以為每件事都很完美,不要以為細節不重要就掩蓋過去。每件事都很重要。對方說話的語氣,對方開的車款。在餐廳裡,服務生走動的狀況、進出的客人、桌椅的位置擺設、光線的強度,全都扮演著關鍵的角色。

你所處之地、你所做之事,你都要學著留意當中的細節。看法會被內心的期望所左右,從而忽略周遭環境的變化。觀察你所在的世界,依此打造你的心理圖像,這要養成習慣才行。

•自動自發:在先前引述的例子中,史考特就是這麼做的。他不依循某種成規,不等待事情順其自然發展。他領悟到自己不能倚賴體制來幫他快速找到工作,於是他採用很直接的做法,親自付諸行動。自動自發不光是掌控而已,也是在確定你收到的資訊正確無誤,驗證資料來源,確定你在腦海裡拼湊的心理圖像盡可能正確無誤。

書籍簡介

一擊必中的狙擊手法則:商場如戰場,學習狙擊手思維,用最少資源達成不可能的任務

The Sniper Mind: Eliminate Fear, Deal with Uncertainty, and Make Better Decisions

作者:大衛.艾莫蘭

原文作者:David Amerland

譯者:姚怡平

出版社:核果文化

出版日期:2018/07/26

作者簡介

大衛.艾莫蘭(David Amerland)

商業記者、作者,以及國際講者,時常在部落格發表社群媒體和搜索引擎最佳化的文章,為數家主流網站(包含《富比士》)撰寫文章,並替企業的社群媒體危機提供建議。

目前以協助跨國公司、新創公司,在籌畫搜尋引擎的最佳化和社群媒體策略提供服務。他以搜索引擎最佳化、社群媒體、網路趨勢為主題撰寫數本書籍,揭開這類複雜主題的面紗,讓世界各地的讀者得以一窺究竟。

譯者簡介

姚怡平

台灣苗栗縣人,蒙特瑞國際研究學院筆譯碩士,現為自由譯者。

主要從事書籍翻譯與軟體在地化,譯有《為何時間不等人》、《好人總是自以為是》、《陰屍路的黑暗療癒》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