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Celia 約好在巴黎左岸的可麗餅咖啡店訪談當天,天氣相當宜人,我坐在靠近落地窗邊的位子,面向街道,沒多久,看著Celia穿著鮮明幾何印花的連身褲裙,一頭俏麗的短鮑伯,笑臉迎人的走進咖啡店。Celia在IT產業累積了16年相當扎實的實務經驗,台商外商都有,目前所專職的是法國醫療產業為主的工業電腦領域(IPC)。

Celia解釋說,以使用者的立場來簡單區別,相對於PC指的是個人電腦,所謂的IPC就是多人共用的電腦,從如此截然不同的出發點,發展出完全不同的設計考量。而她專職的醫療產業,交涉是曠日耗時的:別開生面的新客人,從初次接觸到成交,至少都是3年起跳。除了交涉時間長,法規、標準認證極為繁雜,其實是大多數的業務不太願意著手的領域,但卻也能建立門檻相對高的專業度。

我好奇的是,怎樣的因緣際會讓她開始了巴黎的IT工作?

「深藏不露」是謙虛的美德,在外商卻被認為是「不夠誠實」...42歲台灣女在巴黎的職場生存術

為了體驗生活,隻身遠赴法國

Celia來到巴黎已經5年多了,37歲那年放下台灣的事業成就,到巴黎從零開始,為的不是進修深造,而是單純想好好體驗生活,或許也給自己「戀愛的機會」。除了語言課,也曾在麥當勞廚房打過工、在百貨公司當過櫃姐,最後則藉由過去同事的連結,開始在法國的台灣IT產業龍頭工作。

台法職場文化有何異同?

其實法國人和台灣人一樣,很講究人情的,在職場上,他們很看重「融入組織」(integration);任何交誼的場合,例如午餐、抽菸時間、喝咖啡小憩時,都是展現融合交流很重要的時機。另外,法國人下班時一定和所有人打招呼、行親臉頰禮,即使你是遲到早退,都還是要打招呼! 這對我們台灣人覺得遲到早退時,最好要「默默行事」的潛規則來說,簡直是不可思議。

「深藏不露」是謙虛的美德,在外商卻被認為是「不夠誠實」...42歲台灣女在巴黎的職場生存術

在Celia的觀察中,法國人的做事思考方式和台灣大相逕庭,而她常常需要擔起台法差異中的重要橋樑。

法國人蠻能夠做概念性的發想和獨立思考,但如果沒有明確的指令,台灣這端會完全摸不著頭緒,不知如何著手;可能也是因為怕犯錯,或是太關切老闆怎麼想,而不是先倚重自己的獨立思考;因此相顯之下,就會太過一板一眼。但從另一面來看,法國人對於太繁雜的事情就比較容易抗拒,反而,吃苦耐勞的台灣人,就比較容易勝任複雜問題的解決方案。

Celia在擔任台法思考差異的夾心餅時,常需要和台灣端的工程師們大量溝通和信心喊話,提醒他們盡量用創意來發想,不要怕犯錯。要做出與眾不同的產品,才能建立品牌的最佳利器,成為商場上的致勝關鍵。身為台灣IPC大廠,就是幫客人設計產品的人,一定要幫助客人思考,把自己當作是一個延伸的研發部門。創意設計思考是公司拿出真正價值的地方,如果只用大家都有的規格和套路,就只剩競價而已。 

生意上的左右逢源: 把焦點放在聯絡窗口周圍,而非單一對象

Celia和一間公司合作時,絕不會讓自己只交手直接的聯絡窗口,她總是花心思和聯絡窗口周圍一圈、不同部門的同事有所互動,Celia說:「尤其不要忽略客人公司的總機小姐!跟她們打好關係後,不只隨時有好停的車位,還能從她口中,探出其他競爭公司是否有來訪」。

良好的互動關係,都是靠慢慢滲透的──開朗親切的主動關心和閒聊、恰如其分地試探詢問,還有,隨時高度的察言觀色,投其所好。

曾經有過和一間合作公司的聯絡窗口「處得並不融洽」,Celia便「創造」了一個理想的機會,「趁聯絡窗口不在公司時,臨時拜訪此公司,以此提議和其他相關同事開會,意外的,和聯絡窗口的老闆開了會」,就此扭轉了一個原本棘手的局: 對方老闆的青睞,大大牽制了聯絡窗口的不友善。

除了對外,對公司內部也是一樣的,蠻多時候像個導演,妳理想目標如果是一齣劇的話,你如何讓參與的各部門同事們,各司其職且有適得起所的感覺, 「花在經營周圍一圈的人際心力,對內對外各占一半」 。

「深藏不露」是謙虛的美德,在外商卻被認為是「不夠誠實」...42歲台灣女在巴黎的職場生存術

細膩解讀「拒絕或是否定」的訊息

對Celia來說,客人的回絕都只是「一面之詞」,拒絕的訊息中有幾分真、出自於什麼立場考量,都需要細加考究。舉最基本的安排開會為例,客人第一時間如果是以時間配合不上而回絕,她一定會多方試探性提議其他可能性,若對方回絕中有些許的猶疑,有時其實只是需要我們直接設定好選項,客人就會在我們提議的選項中擇一。

Celia還提了一個令我瞠目結舌的例子。她曾經有過一個客人,對於她公司和產品都非常不滿意,只要Celia打電話給他,他一定會用上半小時的時間,數落和抱怨她公司的不是。我問她,「妳維持這樣打過去,聽半小時的責備,有多少次?」 她說,「至少5次吧! 」,不同於一般人可能嘗試一次就放棄,或是企圖想和對方爭得面紅耳赤,Celia 卻認為對方在氣頭上時,不要去吸收這些情緒,客人的情緒是針對整間公司,而不是自己,再說,客人今天願意花半小時對對方說這些東西,也就表示他在意,「他在意就表示還有機會」。

果不其然,在這些充滿否定的電話轟炸後,客人在某次主動給了標案規格,讓Celia有機會爭取標案。

「深藏不露」是謙虛的美德,在外商卻被認為是「不夠誠實」...42歲台灣女在巴黎的職場生存術

向上管理: 讓主管放上最後一顆櫻桃

英文有這樣一個形容: the cherry on the cake,意指「最後一個讓事情臻至完美的細節」。在向上管理上,Celia說到「妳要把事情做到95%後,而最後的5%,要巧妙地『做成』是老闆或主管的『督導有方』」。

最深刻的學習,是來自美商的震撼教育

Celia曾在美商待過2、3年: 在美商,幾乎像是直接把不會游泳的人,丟到大海裡頭,只被告知前頭目標,其他的就是自己拚命爭取而來的。另外,默默做事,如果是只有苦勞沒有功勞,只會讓人覺得「不夠聰明」,而即使結果是拿出好成績的,也只會讓人覺得不夠開誠布公。深藏不露在東方文化可能是謙虛的美德,但在美商,卻被認為是「不夠誠實」

外頭人看,在巴黎工作或許會有美好想像,但身為外國人居於其中卻是另一番滋味,儘管進的是一間母公司是台灣的法國分公司 ,Celia也曾在前東家中受過職場霸凌,但在職場人際圓融有方的Celia,很快就能換位思考: 「回頭想,當時霸凌我的人,應該是出自於自卑和防衛的心態,覺得我的職位和工作內容好過她,但她沒有其他的可以拉低我,只好拿她母語優勢來對我冷嘲熱諷。」

在台灣沒有戀愛的空窗期間,即使積極認識且創造機會也未果下,她曾聽從旁人的建議,讓自己成為「比較主流討喜類型」的女生: 甜美、嬌柔、不要太有主見想法。勉強自己成為主流類型,的確也讓她小有斬獲,但當時閃電交往的過程中,她說「我很不快樂,因為那完全不是真正的我。」

但在巴黎生活的這些年,「法國人灑脫作自己,沒有盲從主流,只有適不適合自己」,安久移質,現在的她,除了找到幸福的歸宿,也很能夠接受真正的自己: 「缺點也好、瑕疵也好、這些都是我的一部分。現在的我,活得很自在。」

最後,Celia想對大家說,在異鄉工作,一定要比當地人更努力才能夠在職場上立足,雖然是老生常談,但身處異鄉中,時時刻刻都有這樣深刻的體認。她想鼓勵大家:只要有百分之兩百的決心跟努力,相信自己的意念,便能心想事成!

也推薦你看看:

海外工作百百種,哪個國家適合我?

熟人無用時代來臨!專家表示:「掌握弱關係反而掌握成功機會」

辦公室內要最小心對待的5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