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世紀美國最傑出的CEO是奇異(GE)的威爾許(Jack Welch),曾獲選為「CEO of the Century」,GE也是百年老店,成立於1879年,橫跨三個世紀。

上周GE宣布撤換接任執行長僅一年多的John Flannery,震驚市場,不過股價隨即大漲。GE過去幾年市值從近6,000億美元跌到現在1,100億美元,而且6月剛被踢出道瓊成分指數,搖搖欲墜,令人不勝唏噓。

假如我們要選一家美國「傳統經濟」表現最令人失望的公司,GE當之無愧。這值得我們反省與深思,證明沒有永遠不墜的明星,即使第一名也可能從雲端跌落谷底。我不知道是否有一天台積電會淪落到GE的局面?

美國電商龍頭亞馬遜執行長貝佐斯創立的火箭公司Blue Origin,上周贏得美國政府承包商聯合發射聯盟(ULA)最新火箭的引擎大單。

貝佐斯在2000年創立Blue Origin,也是貝佐斯繼亞馬遜之後,另一個全力發展的事業,ULA為美國第2大國防承包商波音以及洛克希德馬丁合資的公司,主要承包美國政府發射衛星。ULA打敗競爭對手,也是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的火箭公司SpaceX。

亞馬遜近期股價繼蘋果之後,突破1兆美元,貝佐斯成為全世界最有錢的人。亞馬遜最近不斷跨入新的領域,如果要選美國最佳的「新經濟」公司,亞馬遜當之無愧。

我很佩服貝佐斯,他工作極有效率,每天睡足8小時,曾提出「2個披薩」理論,意即一群人開會,必須能用2片披薩餵飽,藉以控制人數。

最近美國證管會計劃起訴特斯拉CEO馬斯克,因為先前他槓上媒體,表示要把公司下市,並宣稱已找到金主,後來又放棄計劃,結果只是隨便放風聲,卻把股價搞得上下震盪,投資人損失慘重。眼見苗頭不對,馬斯克只好辭掉董事長職位,趕快達成和解。

假如要選表現最差的美國「新經濟」股票,我會投給特斯拉。

除了特斯拉以外,矽谷最近還發生一個醫療超完美騙局。一個我母校Stanford的女生登上版面,她19歲從Stanford輟學,創立血液檢測公司Theranos,被譽為女版賈伯斯,募集了7億美元的資金,市值一度高達90億美元,但最後被檢舉是騙局。

有一本根據她故事的新書「惡血」(Bad Blood),非常精彩,即將拍成電影,由影后珍妮佛 · 勞倫斯主演。這個新創公司成功騙了許多名人投資,就像馬多夫吸金事件一樣,我想Theranos可當選美國新經濟第二差的公司。

如果我們用同樣方法,來檢視中國的企業,會發現有趣的對比。

中國電商龍頭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不久前宣布退休,將於明年9月交棒,達成完美的交班。這件事情意義非凡,因為阿里是中國新經濟典範,也是中國明日企業標竿,但馬雲不僅辭掉主席,而且放棄核心控制權,將交給一個5人小組。

消息公布後,阿里巴巴股價非但沒有動搖,反而得到全球投資人一致肯定。馬雲做了公司治理的最佳示範,這不是一個衝動的決定,而是歷經2年審慎思考的結果。馬雲創業初期即有18人核心團隊,上市時團隊持股綁在一起,多年來馬雲一直照顧團隊而非其個人利益。

馬雲引領了許多前瞻概念,比如說他提出「新零售」,現已被公認為零售業未來趨勢。他打造的螞蟻金服改變了傳統金融的面貌。最近他又提出製造業將會被AI改成服務業,大部分人工可被取代。

如果要選一家最佳的中國新經濟概念股,我想全世界投資人會毫不猶疑投給阿里巴巴,而且馬雲也一定是公認最佳領導人。

很不幸,中國新經濟最差公司代表,是在電商領域僅次於阿里的京東。京東創辦人劉強東近期和老婆赴美,卻傳出性侵女大學生的羅生門事件,被美國警方逮捕。雖然最後得以釋放,但是劉搞得灰頭土臉,官司仍未了結。京東股價從年初最高744億美元,掉到現在360億美元,跌了51.5%。

馬雲證明阿里有一個完整團隊,沒有他公司依然強大,但京東卻突顯劉強東一人領導的窘境。京東的策略股東騰訊,最近亦股價大跌,其創辦人馬化騰個人對公司影響也非常深。

許多中國公司雖大,只是時勢造英雄,假若沒有制度,一出事很容易就垮。

另外一家出問題的中國新創企業是滴滴出行,這家企業為中國叫車行業的龍頭,成長飛速,乃分別由阿里和騰訊投資的公司合併而成,並有蘋果及日本軟銀策略性入股。

原先該公司估值高達6-700億美元,即將申請上市,但是最近卻接連發生兩件強姦殺人案件,徹底瓦解形象,主觀機關介入調查,導致信用破產,IPO也只好喊停。滴滴有資格被選為中國新經濟第二差的代表性企業。

所有以上事件,都發生在過去兩個月內,給我們上了寶貴的一課。我們有什麼啟發?

首先,新經濟並非無所不能。泡沫已經破滅了,就像2000年時的互聯網泡沫,興奮過後需要冷靜的反省,找出方向和解決之道。

其次,科技脫離不了管理。管理不是個人秀,而是要讓團隊發揮。張忠謀最偉大的成就不在於其個人,而是他打造的台積電團隊。

最後,人工智慧(AI)還是要受到人類智慧(HI)的制約。未來是人機互動的時代,自駕車撞死人是誰的錯?共享車司機殺人是誰的責任?法律應如何鼓勵卻不放任創新?

台灣的新經濟沒有贏家,政府和民眾都是輸家,只能當個旁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