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們跟自己的人生作對,去聽從外界的嘈雜聲,只能每天忍受著身邊無數隻蚊子嗡嗡,啪的一聲,白牆拍死的全是自己身上的血,又癢又疼的人生,有什麼意義?

明明是你自己的人生,為何要聽信別人的胡言亂語?

「有2種事應儘量少幹:用自己的嘴干擾別人的人生,靠別人的腦子思考自己的人生。」我認為說得一針見血,總之,人生是自己的,何必在乎別人的指指點點?

【1】不快樂,那就去找尋快樂!

表妹結婚了,嫁給那個男人什麼都好,簡直是別人嘴裡的「十全十美先生」。家境好,長得好,心眼好,事業好,最重要的是對表妹也好。表妹長得中等模樣,身材一般,家人都說是我們高攀了,必須全心全意對人家,不得有一點怠慢。

親友懷著這種「高攀」的心理,給表妹施加各種輿論壓力,把她從職場裡綁回家,匆匆忙忙嫁了。

看似光鮮亮麗的婚姻,一時讓人稱羨。然而好日子不長,表妹來找我哭訴。

「姊,我都快變成籠子裡的麻雀了,看著活蹦亂跳,其實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我明白她的心情,當時我極力反對她從喜歡的職場退下陣來。可是當時她弱弱地說:「好多人都說,我是身處蜜罐不知道外面世界的艱辛,不知好歹。我實在擋不住了。」

可是艱辛也有好多種,心如死灰的艱辛絕對大得過所有的痛。

「你想要什麼樣的生活?」我反問她。

她眼眶紅了,嗚咽地說:「我只想受到人家起碼一點點的尊重,『吃閒飯的』,多難聽!3歲的兒子都會指著我的鼻子說,媽媽,吃閒飯的!」

表妹停了停,咬著下嘴唇繼續說:「別人嘴裡千般好的男人,竟給我回句,難道你不是嗎?」

「是什麼是!『吃閒飯的』這不是故意傷人,罵人不帶髒字嗎?我也當過上班族,也是能賺大錢把你砸死的主子,憑什麼我的付出要用金錢的多少來衡量?你憑什麼可以站在金錢的糞土上,把對別人的不尊重如此毫無愧疚地表現出來?別把開玩笑說成無心之過,全是狗屁!看不起就是看不起,別狡辯了。時間長了,什麼都可以取而代之,人家自然是高不可攀、盛氣淩人的主人,我就是隨叫隨到、顏面掃地的老媽子,誰賦予他這個權利,憑什麼?」

我進廚房洗了條毛巾扔給她。她蓋到臉上,立刻大叫:「太涼了!」

我死盯著她的眼睛說,「涼,就對了,總比你心涼透了好!人生有兩種境界:一種是痛而不言,另一種是笑而不語。全是智慧大師畢生心血的結晶。痛而不言要參透多少磨難,才能無所謂;笑而不語要看穿多少人心,才能無動於衷。你做得來嗎?」

表妹懵懂地看著我,搖搖頭,有點兒納悶。

我想了想,是時候該戳破她的膿包了。「我們20幾歲的大好年華,非要順著別人的路去看風景,把自己活成別人嘴裡的樣子,套用別人的總結為自己的人生提前設置一個結語,豈不可笑?我們活著是為了追求自己活著的意義,而不是為了實現別人活過的事實。管它什麼痛而不言,笑而不語,我們還年輕,別裝老成、老到、老練,擺出一副聽話乖乖女、別人嘴裡好榜樣的樣子,請跟著自己的心走,重新抓準自己的定位。不快樂,那就去找尋屬於自己真正的快樂,這才是你該做的事!

沒過多久,表妹把孩子送進托兒所,不顧勸阻再次殺進職場。

同期進新公司的還有幾位年輕的小姐,表妹更加不敢鬆懈,放低姿態,虛心學習,要求自己什麼事情都做到極致。

品質不行,就用數量取勝。領導要她提一個方案,她非得多準備兩個,因為她知道,不論何時都要有一條備選的路。「置之死地而後生」有時不是勇敢,是無奈。

她的能力漸漸得到了主管的認可,每天累並快樂著,笑容也多了,和先生的關係也漸漸初雪消融。家本來就是承載笑容的天堂,笑了,矛盾自己就解開了。

【2】人生是我的,關你們什麼事?

其實,誰臉上沒長過大膿包,因為受埋怨,因為所謂的不聽話,因為瘋了野了不服管教了。人家總在你想平靜思考人生意義的時候,告訴你他們的人生苦難,眼淚唰唰地掉,講得自己都被感動。最後再來句,我告訴你的路才是最好的。

愛情是,生活是,事業是,連生男生女都是。人生是我的,關你們什麼事?

「毀譽從來不可聽,是非終究自知明。」不自知,就自己解開答案,別守著一個他人塞給的結果把它當成定海神針,好像這樣海底王宮就能安穩。我們不應依賴男人,如菟絲花纏繞,如白蛇掛在樹枝上冰涼的蛻皮,被人指著說,瞧那個孽障,不知道哪來的,被我打死了。

楊絳一百歲時曾感言道:「我們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認可,到最後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與他人毫無關係。」

不要困在世俗的指點聲中,迷失了自己。我們寧肯當個可愛的小妖精,也不要當個受氣的黃臉婆。小妖精還可以幻化人形,尋一個幾百輩子結善緣的美男子,而黃臉婆只能守著一畝3分地,不敢怒不敢哭不敢笑,連睡覺做夢都得咬緊牙關,累不累?

【3】就算跌個大跟斗,也要大喊一聲:我高興!

我曾帶過一個大學剛畢業的女孩阿雅,外表文靜,說話甜甜的,叫姊時總喜歡拉著你的手。

阿雅讀普通專科,在校從專科升本科。本科畢業前夕,父母早就幫她找好工作,叫她回去。電話裡總埋怨她:「在我們這裡,25歲的大女孩生的孩子都好大了,再不結婚,好男人哪還有?」

她不聽,想考研究所。她說,走得高,才能看見更好的風景,遇到更好的人,我想去試試。

父母當然不允許,親朋更是在一旁幫腔,連從小看她長大的鄰家奶奶都說看不過去了。想想看,女孩子年紀大了,哪還有男人要?讀研究所,畢業後你都幾歲了?28、29歲,大齡剩女,只能找再婚的……。

阿雅說,我還是要試試,試著掌握可以在社會上立足的能力。

「能力,找個好男人嫁了,才是你最大的能力。找個好人家,過好小日子,就是對父母盡最大的孝道。我們家可不想被別人指著脊樑骨罵,養個老小姐,沒人要。況且你畢業後還得去找工作,何必呢……」

面對各種指責,她不想解釋,偷跑出來,邊養活自己邊努力念書。她說:「去解釋就成了別人眼裡的『笑話』,我不是笑話,我要當一個神話。」

她真的努力在證明自己,第1年考研究所差3分,第2年順利考上。研究所2年級就跟喜歡的學長結婚了,當時兩人的婚禮很簡單,國慶放假期間參加綠色婚禮,種棵愛情樹,放飛愛情鴿,同唱一首愛情歌,面對面說句,我愛你,一輩子。很簡單但很浪漫,意義深遠。

研究所畢業後,兩人一起出國繼續深造。

年初,阿雅寄給我一張西雅圖的明信片,打電話說,正跟先生在那裡自由行,在《北京愛上西雅圖》電影中偶像吳秀波和湯唯的別墅前照相呢!說實話,我真替她高興。

生活本有千般姿容,我們為什麼非要拿著一個老套的模子,遵循老套的路線,聽著別人指點迷津的嘮叨,這麼早就給自己的人生簽字畫押?人活著就是要折騰,不折騰,生活就沒有火花,不折騰,怎麼去驗證自己的追求是否有意義,結果是否有價值?

哪怕折騰到最後,還是跌個大跟斗,那麼即使如此,躺在地上時也要臉朝上,對無數雙眼睛無數張嘴,大喊一聲,我高興!

婚後伸手拿錢,連孩子都說自己吃軟飯...從每天以淚洗面到「殺回職場」:不滿現狀一定要懂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