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並不是所有的有錢人,都是投資理財高手,也不是所有的小資散戶,都是白痴弱智。

就像我在賭場工作十幾年的一位朋友說,他看過千百個賭客來來去去的,真正嚴格算起來,有錢人輸錢的機率比較高,差別在於他們可以動用的籌碼比較多,連輸十幾把繼續加倍壓大,只要讓他壓對一把就能起死回生,再對一把,就瞬間返老還童。

散戶小資則不一樣,扣掉那些純粹來輸錢的觀光客,許多技術高超的小資老鳥,就算連賺好幾把,但只要一把輸掉,就只好拍拍屁股走人。

這就是為什麼資本市場裡,有錢人不容易變成窮人,窮人卻很難翻身變成有錢人的道理。

尤其在股票市場裡,許多小資散戶就算看對方向,選對股票,不僅未來成長性很好,營收也不差,線型更是漂亮,但只要他們一進場,而且是用融資,沒幾天下來,就算主力沒有動用媒體製造利空消息,照樣無情地慣殺再慣殺,讓股價天天跌,跌到散戶融資快斷頭,逼不得己只好認賠出場,這時,主力會清點場上籌碼,確認散戶融資被洗得差不多了,再全力買進拉抬,讓股價飆上天。

這個時候,有紀律的散戶知道自己被洗出場,而且傷兵折將的,虧損不少,眼看大勢己去,也不敢追。

然而,沒有紀律的散戶,一看到股價大漲,就再去借錢追上去,結果,又被主力在高檔倒貨,套在又高又冷的101頂樓,硬要跳下來,就要斷一手一腳,否則就只好把戶籍遷到頂樓,在那裡住個幾個月半年,看有沒有消防隊上來救人。

另外一種情況是,散戶在低檔買進,等到股價漲上來,但才漲一點點,沒賺到多少錢,心想後面應該有更大行情,就也不賣。

不幸的是,你不賣主力就傾全力下殺,讓股價跌到起漲點,更狠的主力會再殺下去,甚至跌破新低,讓線型像打了過期肉毒桿菌的臉一樣,又醜又恐怖地,讓散戶嚇到又認賠殺出。

這時,散戶就會自責,當初就算賺不多,至少有賺,那時應該先出一趟才對,也不至於現在要被逼得殺在最低點,胸口搥到瘀青。

無奈,主力的賤實在比矯情的後宮女人還賤。

當散戶被洗出去,他又開始拉抬股價,散戶看見股價動了,悄悄上漲,又心癢進場跟上。

但是,這次股價又跟上次一樣,才漲一點點就停在原地狹幅震盪,散戶因為有上次的教訓,眼看有小賺或不賠,就急著出場,否則就怕跟上次一樣,睜眼看著獲利從正變負,辛苦好幾天卻一場空,還附贈虧損和胸口瘀青。

然而,正當散戶得意自己的停利很漂亮時,主力總是會趁散戶上廁所或離開位子去倒杯水的空檔,爆量急拉股價,沒多久就漲停板。

散戶看到股價這麼高,當然不敢追,更慘絕人寰的是,隔空還給他跳空又漲停。

於是,散戶只能眼巴巴流著口水看著股價像火箭一樣沖到外太空,不敢追也不敢空,只能等胸口瘀青好一點時,繼續搥胸口。

依我的經驗,往往這個時候,很多分析師就會跳到電視裡,破口大罵散戶就是短視近利,只賺一點零頭就跑掉,這支股票他上周就一直叫大家不要跑,一定會漲到月球去(事實是他們根本沒注意到這支股票,只會馬後砲見漲才說自己推薦過)。

老實說,我也當過散戶。

我知道,散戶並不是只想賺點零頭去買茶葉蛋,更不是短視近利膽小如鼠,只會撿吐司的屑屑。

事實是,那些主力有錢人和分析師,根本就不懂,散戶的一塊錢,永遠比主力的一塊錢,沉重100倍以上。

因為,散戶的錢多半是生活費或是借來的,他們進場就一定要賺,不管賺多賺少,這點錢他們除了進出股市,還要拿來吃飯付房租繳手機費保險費,甚至是要給父母的孝親費或醫藥費。

有錢人和主力不是不懂這個道理,就是因為太瞭解散戶的籌碼壓力,他們才會故意上沖下洗,肆無忌憚地坑殺散戶。

資本市場本來就是不公平的,而且是超級不公平的賭場和戰場。

嚴格來說,散戶根本是穿著內褲拿木湯匙,來和穿著高級防彈衣手拿機關槍的主力對戰。

你想想,每當散戶輸一塊錢,他們輸的不是一塊錢,而是明天的飯錢信用卡費或瓦斯費房租手機費管理費孝親費或是小孩的補習費,還有無止盡的自責懊悔和胸口瘀青,有的更慘,還要被強迫附贈另一半或父母兄弟姐妹朋友的嘲笑和指責,說他不會做股票硬要做,好手好腳不去工作,整天妄想靠股票賺錢。

當你承受這麼大的壓力,怎麼可能在輸了一屁股債後,還不殺低,砍手砍腳出場?

當你知道股市是無情的人吃人地獄,怎麼可能有小賺還不跑?傻傻站在原地讓主力對你用滿清十大酷刑?

我常聽股市老手笑散戶,永遠都是追高殺低的短線客,賺不到大波段的錢。

我很想回他的是,如果他也是散戶,每輸一塊錢就要被罵到五馬分屍,我就不信他可以不追高殺低,可以好睡好吃抱長波段獲利。

話說回來,股市裡其實有不少資深散戶,是能打敗主力賺到錢的。

但他們都懂得降低籌碼的「心理壓力」,紮紮實實存下多出來的「錢母」,而且用現股進場,不用融資,耐心逢低佈局做中長線。

這麼一來,不管主力怎麼上沖下洗玩什麼心理戰,他們也都不會中計,也可以像主力一樣,賣在相對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