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買高賣」,是每個人都知道的基本基礎知識。但是,我們在投資時,很常卻會「高買低賣」!我們都很清楚投資的道理,但是為什麼我們無法根據我們知道的道理來行動?2017 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賽勒證明,這是因為人類大腦的特質影響了我們的決策。而這些特質,同時也是我們離開不了舒適圈的原因。

我們都認為自己是理性的,但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賽勒 (Richard Thaler) 並不認同。他覺得人類並不理性,而我們心裡的各種缺陷,很常會導致我們誤判市場的訊息。這個為他贏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理論,也可以用來解釋為什麼我們離開不了舒適圈。

創新點:就算知道只需要付出微薄代價去改變,就能夠帶來極大的好處,我們也會選擇安於現狀。

本文 3 大重點:
1. 誇大失去的痛苦,低估改變的快樂。
2. 決策時,容易被回憶的事件,會被賦予更大的權重。
3. 排斥改變,讓我們都被選擇保持現狀。

1. 誇大失去的痛苦,低估改變的快樂

賽勒發現,當我們擁有一樣東西時,我們就會高估它的價值。所以,當我們決定要賣出這些東西時,往往就會要求比它本身更高的價格。因此,當我們用某個價錢買下了某檔股票後,我們一點要等價錢高過我們購買的價錢才願意出售。所以,當股票的價錢往下掉的時候,我們很容易就會錯過「打平」的機會。而賽勒稱這種狀況為「禀赋效應」(Endowment Effect)。

賽勒解釋說,這也和人類特質中對「損失的厭惡」(Loss Aversion) 有關聯。我們對「損失」會比「得益」有更強烈的感覺。所以,我們都會盡量避免損失,而不是爭取得益。

另外,「錨定效應」(Anchoring) 也讓我們過度依賴第一次得到的訊息來下判斷。在上面的例子裡,我們第一次購買股票的價格,就會成為我們的「錨點」,而之後不管這檔股票的表現如何,我們都會用「錨點」來評估它。所以,當股票的價格比一開始買進的時候低,我們就不願將它賣出。

上述這些「特質」,不但影響了我們的經濟行為,也導致我們不願意離開舒適圈。

每當我們想要「改變」的時候,「禀赋效應」會導致我們認為目前擁有的一切,都比未來可能得到的珍貴。我們也會因為對「損失的厭惡」而過度跨大失去目前一切的痛苦,而低估找到改變帶來的快樂。最後,目前的一切就會成為我們的「錨點」讓我們就算要改變,也難以跳出既有的框架,導致我們認為「一動不如一靜」。

例如,當我們決定轉換工作的時候,這些特質會讓我們覺得目前的工作比外面其他的機會都來得好,也會讓我們因為害怕失去既有工作,而沒有看到新工作帶來的機會。

2. 決策時,容易被回憶的事件,會被賦予更大的權重

另外,「可得性捷思法」(Availability Heuristic) 也導致我們持續停留在舒適圈。

根據賽勒,我們在做決策時,會傾向於採用容易取得的資訊做判斷。如果我們可以很容易或快速的回憶起某些事情,這些事情就會成為我們決策的基準。因此,最新或記憶最深的信息,會對我們的決策造成最大的影響。

例如,當被問到「坐飛機危不危險」時,我們會想起上一次從新聞中看到空難的驚險畫面。由於我們對這些畫面的印象深刻,所以我們就會直覺的判斷「坐飛機是危險的」。但是,只要我們仔細思考空難的機率,我們其實就會發現,坐飛機其實並不危險。

很多店家都知道如何利用我們的這個特性,因此他們會在店的門口張貼一堆特價商品的海報。當我們進入店中消費時,我們就會因為記得它提供很多的特價品,而相信這家店裡面所賣的東西都比較便宜。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 (UCLA) 心理學教授就曾經做過一個實驗。他將班上的同學分成兩組,然後請他們為他教學的表現評分。第一組的同學,他請他們列出兩項教授需要改進的地方,而第二組同學,則是請他們列出十項。結果,他發現第二組同學的給的分數都比較高,因為,他們無法會想起十項教授需要改進的地方,因此,覺得既然想不起,那教授一定是教得非常好。

當我們想要跨出舒適圈的時候,也會被「可得性捷思法」所影響。因為我們對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有非常充分的資訊,所以,我們會賦予現況較大的權重。相反的,由於我們對於舒適圈外的事物所知甚少,所以會排斥它,並且不將它列入成為考量的基準。最後,我們就會選擇保持現狀。

3. 排斥改變,讓我們都被選擇保持現狀

我們都是慣性的動物,都不喜歡「改變」。因此,如果能夠選擇,我們都會希望保持現狀。 賽勒認為,「現狀偏見」(Status Quo Bias) 令我們選擇不做任何事情,就算知道只需要付出微薄代價去改變,就能夠帶來極大的好處。

我們都知道儲蓄很重要,也知道另外開設一個「只進不出」的專門儲蓄戶口,能夠讓我們更快速的存錢。但是,我們卻懶得去多開一個戶口,於是,我們在領到薪資後,都會把大部份的錢花掉,每個月都達不到儲蓄的目標。

因此,賽勒建議政府機構使用「輕推」(Nudge) 的機制,鼓勵人民執行正確的行為。例如,美國政府在 2006 年通過了一則法令,鼓勵企業自動將員工加入退休儲蓄計劃。雖然員工們隨時可以退出這個計劃,但是,由於「現狀偏見」,大部份的員工在被自動加入後,都會選擇繼續。

2011 年,賽勒估計到了 2013 年時,將有 410 萬名員工加入這個計劃,而美國的國民儲蓄總額也將增加 76 億美元。

在人生中,我們也同樣的不喜歡「改變」。很多時候我們明知「改變」是必須的,但是最後卻選擇了留在舒適圈內。或許,我們也需要設立「輕推」機制(例如:設定每隔 3 年就自動將離職信寄給目前的老闆?)以鼓勵我們踏出舒適圈,積極的面對新的挑戰。

*本文獲「創新拿鐵」授權轉載,原文:為什麼我們走不出舒適圈?原來大腦有這三個抵抗機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