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萬富翁並非總是被財務型的思維影響,他們反而不斷被這種受數位衝擊,導致獲利下跌和前景黯淡的企業吸引。

很多報社老闆其實都來自不同背景。19世紀,在淘金熱中撈到數百萬美元的威廉·倫道夫·赫斯特(William Randolph Hearst),從父親那裡繼承《舊金山觀察家報》;而以農致富的麥考密克家族(McCormicks)手中也曾握有《芝加哥論壇報》

時至今日,有越來越多的科技巨頭跨足搶灘媒體業。過去幾年的新進者包括亞馬遜創辦人兼執行長貝佐斯(Jeff Bezos),以2.5億美元收購《華盛頓郵報》;生技富豪黃馨祥(Patrick Soon-Shiong)砸5億美元收購《洛杉磯時報》《聖地亞哥聯合論壇報》;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花2.66億美元收購《南華早報》;去年7月,身兼慈善家的蘋果創辦人賈伯斯(Steve Jobs)遺孀勞倫·鮑威爾·賈伯斯(Laurene Powell Jobs)也買下《大西洋雜誌》的多數股權。

9月中旬,雲端運算公司Salesforce共同創辦人班紐夫(Marc Benioff)以1.9億美元(約新台幣 57 億元)的現金,從梅雷迪思公司(Meredith Corp.)手中買走《時代雜誌》,成為這批媒體大亨中的最新成員。

《金融時報》Lex專欄對此評論:「這筆買賣會讓時代雜誌變成線上雜誌嗎?還是班紐夫把頭跟數據一樣放到自家公司的雲端了?」他也提到,近年來科技大亨前仆後繼的湧入傳統媒體,卻似乎沒有人真的對數位化轉型感興趣。

當媒體業前景如此不明朗,這些買賣還有什麼吸引力呢?

臉書和Google幾乎壟斷數位市場之際,普華永道預測,到2022年,美國報紙的平面廣告收入將降至69億美元,不到2013年176億美元的一半。據估計,英國平面廣告收入將下降60%至8.64億美元,同期發行量則下降40%。

對這些科技巨頭而言,擁有平面刊物作為獨立業務的好處並不能立竿見影,因為幾乎沒有什麼規模經濟可以節省成本、進而盈利。臉書共同創辦人克里斯·休斯(Chris Hughes)於2012年買下老牌政治新聞雜誌《新共和》,苦撐四年後還是因轉型數位失敗而選擇脫手。

消息經濟媒體分析師Ken Doctor從這個現象歸結出3個因素:「他們認為自己是非常成功的商業人士,可以扭轉其他人無法做到的生意,能強化自我,以及對身為公民促成進步的信念將更加強大。」

但他警告:「每個企業家的動機和收購選擇都有所不同。對於讀者和員工來說,這是一個億萬富翁賓果遊戲——你覺得你會碰上哪位億萬富豪?」

【註】:

《舊金山觀察家報》:San Francisco Examiner

《芝加哥論壇報》:Chicago Tribune

《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

《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

《聖地亞哥聯合論壇報》:San Diego Union-Tribune

《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大西洋雜誌》:The Atlantic magazine

《時代雜誌》:Time Magazine

《新共和》:The New Republ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