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裡很安靜,遠方我可以聽到蟬叫聲。我看看四周,享受我離開台北前最後幾天。我在這個城市念大學,這裡充滿著我珍惜的回憶,我不知道下次回來是什麼時候了。我們眼前是椰林大道,遠方閃爍著新生南路的路燈,時間已經是午夜,現在周圍僅剩下幾個人,一個安靜的週五夜晚。

台北,2007年夏天,離我飛去波士頓念商學院還有兩週。

我坐在台大圖書館臺階上,旁邊坐的人是David,一個30歲出頭的美國人。我們手握啤酒,看著眼前安靜的畫面,偶爾會看到一對年輕的情侶緊緊握著彼此雙手走過或是騎著腳踏車經過。

David是出版我第一本書的出版社編輯。他從大學畢業之後就來台灣,我們今天一起吃晚餐並喝了幾杯啤酒,以感謝他幫我檢查我的商學院申請論文。晚餐後,我們走過台大校園,最後坐在這個圖書館臺階上面對校園。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坐這些臺階上。他在我去念商學院幾週後就要結婚了。我問他有什麼感覺,人生從我這個年紀到他現在那個年紀的這10年間有什麼變化。

他笑了笑。

「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來到台灣。我完全不知道我想做什麼。我的父母在橘郡有間很棒的房子。他們是很棒的家長,兩個都是老師,但是那種25歲結婚、在鄰近買房子、有兩部車一條狗、在那成立一個家庭持續40年、每週日割自家草坪,那種傳統美式郊區生活方式真的嚇到我了。我太困惑,所以我在畢業後離開家,旅行亞洲,最後來到台北。我想我可以留在這,教個一年英文然後繼續前進。而現在台灣是我家,我下個月就要結婚。人生永遠充滿驚奇。」

我那時正要去念研究所,對於將要面對的競爭,我很快將要就業的職場,以及很快就要進入的成人世界感到緊張,我不再是個男孩,但也還沒真的是個大人。

那在我走之前有什麼建議嗎?

他頓了頓,在黑暗中微笑,看著遠方,好像試著要回憶起某些美好回憶。

「我要跟你說的就是我會跟那時23歲的自己說的:

你會沒事的(You will be ok.)

我記得你現在一樣的感覺:困惑、絕望、挫折、寂寞,持續的焦慮著我會不會永遠在這世界迷失,成為一個永遠找不到工作、會自己孤單死去、永遠不會擁有真正的家的人。

而現在我回頭看這過去十年,我最終找到一個我喜歡的工作,不同的人可能會花上不同的時間才找到自己人生的方向。我要跟一個很棒的女生結婚,而台灣現在是我的家。

年輕人,只是一個小建議;

別再擔心,享受這段旅程;

你會沒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