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躍舞台超過40年,堪稱歌壇「長青樹」的「小哥」費玉清,公開宣布將在明年中封麥,乍聽之下我們這些「聽費玉清長大」的歌迷都會覺得惋惜,但看了他文字真摯的親筆信後,卻也都能理解並祝福他的決定。

費玉清在信中坦言:「這麼多年來,為了達到更高的境界,我一直快步向前,卻也忽略了欣賞沿途的風景;當父母親都去世後,我頓失了人生的歸屬,沒有了他們的關注與分享,絢麗的舞台讓我感到更孤獨,掌聲也填補不了我的失落,去到任何演出的地點都讓我觸景傷情,我知道是我該停下的時候了,停下來我才能學習從容的品味人生。」

「我知道是我該停下的時候了」費玉清宣布明年封麥...從縱橫歌壇40年的常青樹身上,我們學到的3個人生體悟
(來源.寬宏提供)

「我知道是我該停下的時候了」費玉清宣布明年封麥...從縱橫歌壇40年的常青樹身上,我們學到的3個人生體悟
(來源.寬宏提供)

這段言簡意賅的文字讓我覺得感慨,當中有三點很值得我們共勉:

一、 工作應該要有多重目標,要明確知道「為誰而戰」。

費玉清沒有結婚、沒有孩子,看得出來他是以父母親為自己的奮鬥目標,是為了讓父母親為傲而努力;也因此,這幾年父母的相繼離開,對他來說,真的瞬間失去努力的動力,更何況在舞台上,他也已經打拚了四十幾年。

你呢?你有想過自己是「為誰而戰」,以及「為何而戰」嗎?

在職場裡闖蕩,目標很重要。不管是為了孩子的笑與成長,父母的欣慰或驕傲,妻子的肯定或安心⋯⋯這些理由,都是讓人繼續拼下去的動力。

最害怕的是「為工作而工作」、「為賺錢而賺錢」,陷入工作泥淖中,卻愈做愈空洞,失去靈魂,完全不知道工作的意義是什麼。

我認為工作只是「手段」,工作本身不該是個「目的」;我們應該想清楚,自己工作的目的是什麼?而且最好有「多重目的」,不要只有「單一目的」;例如為家人,也為自己﹔為生存,也為享樂……;只有目的明確,且不只一項,才不會因為某一部分失去支撐(例如費玉清雙親過世),導致整個意志崩解(不想繼續留在舞台上)。

二、 人生不是只有工作,努力工作的同時,別忘了周邊的人與風景。

很多人會把「享受人生」掛在嘴邊,但實際的作為,卻是整天耗在辦公室的小隔間,喝杯星巴克就叫「小確幸」,常常晚上加班,假日把電腦帶回家繼續做,連出國度個假都還要手機不離身,一刻都不能沒有wifi……;長期下來,我們忽略了多少身邊真實的人事物,恐怕連我們自己都不知道;直到有一天,你突然看到爸媽,覺得他們怎麼一夕之間老這麼多?突然看到孩子,驚覺他們怎麼一下子長這麼大了?這時你才知道,在工作的忙盲茫當中,不知不覺間,失去了多少東西……

費玉清的哥哥張菲說得好:「人生不能只有事業。」的確,人生不是只有工作,也不能只有工作;年輕時當然應該要努力工作,但在努力工作的同時,也必須有適當的喘息,培養休閒的興趣。人生是一路向前走、無法回頭的線性結構,如果我們永遠只專注工作,像很多傳統產業的高階主管,一路忙到七、八十歲還整天在開會、應酬,有一天驀然回首,就會跟「小哥」一樣,明明有機會走過大江南北,可以看盡千山萬水,卻因為專注工作,最後什麼也沒看到,只能感嘆「忽略了欣賞沿途的風景」,那是多可惜的一件事啊!

我一直很佩服我的好朋友、知名「包租公律師」蔡志雄,他總是在「工作與陪伴家人」之間取得平衡,他去任何地方演講,都會帶著妻子同行,半天演講,半天在當地吃喝旅遊,每年還會全家找一個地方長住一個月,共享天倫;他的收入也許沒有整天陷在書卷中的律師們來得高,也許上午的演講費,下午回家前就花掉了,但是蔡律師的人生是彩色的,是開心的,是沒有遺憾的。

三、 不要怕「退」;只有「退」,才有另一個「進」的可能。

很多人不適應退休、很怕退休,是因為自己沒有工作之外的「生活技能」或「興趣」,這一點一定要提早培養,否則硬要退休,反而可能提早把自己逼向墳墓。

家父蔡克信醫師過去在行醫之餘,一直鑽研音樂與音響,從單純的興趣,演變成另一個專業;70歲退休之後,成立「調音研究社」,與已故的前台泥老董辜成允老師,一起四處推廣音響的正確擺位技巧,演講教學,開班授課,到學員家去家訪,協助擺位,足跡遍及全台灣,近來更走向對岸與東南亞......;父親的退休生活,過得比之前看診時還忙碌,但因為這是他的興趣,也是他的志業,因此反而見他總是神采奕奕,少有倦容,就是退休後過得比退休前更開心的實例。

所以,年輕時逐步為自己做好準備,時間到了不要怕「退」;因為,只有「退」,才有另一個「進」的可能,一個讓自己的人生下半場,更精采的可能。

從「送你一把泥土」到「晚安曲」;從「中華民國頌」到「千里之外」;我們享受了費玉清的美聲四十多年,該把時間跟空間還給他自己了;喜歡費玉清,許多經典錄音跟影像足以回味,歌迷不該再逼他、讓他為難。

同樣的,我們也有自己的人生,我們在設定目標、努力達成目標的同時,也要為自己活,該工作時工作,該休息時休息,該退出時退出,勇敢活出自己想活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