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一年,我發現只要要求不太高,維持生計的開銷比原來預想低不少,因此對必須再度工作維生的憂慮大幅降低,但整體花銷並沒有減少,原因是把省下來的錢挪用到旅行上。

我過去一向不是個愛旅行的人,出差加休假到過不少地方,但大都只是走馬看花。退休後旅行,主要是為配合老婆喜好,沒想到被她拖著跑了一兩趟後,自己也開了竅,原來不是不愛,是以前心態不對,不能放開心胸體驗陌生。

嚐到甜頭後,既然生活有餘裕,就全加碼在旅行上。我把這個中年以後才培養出的嗜好稱作『旅行』,以有別於以前的『旅遊』,出行盡量向背包客看齊,以前住星級旅館,現在只要乾淨安全就好,以前時間有限,旅程要求精準便捷,現在買廉價機票,隨遇而安。

當然我倆離真正背包客還有段距離,以前用x天x夜計算時間,現在以x週為單位,已是一大突破,旅程中遇到的國際背包客大都以x月安排行程,半年一年也是家常便飯。看著他們,一方面為自己年輕時沒這麼大勇氣感到遺憾,也對邁入中年還有興趣氣力做個半調子背包客感到慶幸驕傲。

『半背包客』式旅行除了省錢,更重要的是貼近真實生活,這正是讓我後來喜歡上旅行的原因,透過觀察和接觸當地人事物,深入了解風土明情,思維模式。過去『旅遊』著名觀光地標是不錯,但景點多看幾眼也就那樣,和看明信片差不多,而千姿百態的生活和文化令人玩味再三,不知疲倦。

旅行除了好玩,在我摸索人生過程中,也扮演重要角色,不同族群看待事物角度差異很大,以前只當是非我族類的奇風異俗,但試著跳脫自我,將心比心,才發覺過去所謂的理所當然其實並非必然,有句話說:『旅行的目的不是一個地點,而是看待事物的新方式』,講的就是這個。

旅行如今對我來說,與其說是度假,更是『換個地方過日子』,也因此影響對居住地點的看法。我發明了一個『大窩小窩』理論,居住地是大窩,旅行地是小窩,大窩小窩的區別是停留時間長短,旅行時間越長,大小窩的區別就越不明顯。小窩常變動,大窩未嘗不可,試想,小窩呆久了不就成大窩?

這麼想或許不完全現實可行,但也不全是無稽之談,除了老年醫療外,其他限制大都可以克服或妥協,我倆因此打定主意,在可能範圍內,盡量做到以『四海為窩』。

現在流行以『xx歲之前必須做的xx件事』為名出書,內容必定有旅行,我對年輕人的建議也是盡量多看這個世界,即使因此耽誤部分學業或工作都值得,因為旅行能透過認識外界認識自己,認識自己才能認清方向,比較起在錯誤人生道路上早早起步,在正確軌道上穩步前進,即使稍慢一些,豈不是更好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