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宣布對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加徵10%關稅,明年起提高到25%,中國也對美國6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這些措施都在本周一(24日)生效。但川普已經警告,如果中國祭出報復,「我們將立即尋求第3階段,也就是針對額外約2670億美元的進口商品加徵關稅」,中國則取消劉鶴率領的談判團─不談了。這場中美間的「膽小鬼遊戲」顯然已對撞上,全球貿易與供應鏈的受害與移轉已難避免。

中美都不當膽小鬼,雙方對撞難免

膽小鬼遊戲是指兩車加足馬力對衝,先轉彎者就是輸家。這也是一個由美國學者提出、在國際政治學中有名的理論,所指的是衝突雙方就像兩輛在同一車道上相向而駛的汽車,如果雙方都為了顯示自己不懼衝突的姿態而拒絕讓路,結局就是迎頭相撞,兩敗俱傷;如果一方在最後關頭選擇退讓,選擇退讓的一方會被視為「膽小鬼」,聲譽受損,不過卻避免了慘烈的衝突和更大的利益損失。

這次中美貿易戰的逐級升高,其實已經符合這個景況,而且目前為止,雙方都「不當膽小鬼」。川普當選後不斷放話時,中國企圖以「百日清單」、採購大單等安撫,結果顯然無效。當川普今年正式祭出對中國500億美元商品課25%關稅時,就曾放話說如中方報復,會再課更多商品高關稅;中國不理會,提出相應對美國500億美元進口品課高關稅的報復措施。這次川普宣布再對2000億美元商品課稅,同樣也提出中方如報復則要再擴大貿易戰。

雖然中國每年從美國進口的商品只有1300億美元,其中500億元已在第一波貿易戰中課高關稅,因此中國是找不到另外2000億元美國進口商品課稅的,但中國不可能無動於衷、毫無反應,必然有報復措施出爐;萬一中國找美商開刀或搞「出口限制」等,都會讓全球經貿秩序與供應鏈大亂。屆時就看川普是否再繼續升高擴大貿易戰範圍。

中國經濟承受壓力更大

但中美兩方明顯淪入一方步步進逼,另一方也不願退卻、轉向甚至屈服,兩波貿易戰就是雙方對撞的「成果」。對撞結果,中國經濟承受的壓力明顯高過美國,因為不論以經濟規模、出口占GDP比例、出口對方的金額與比重等數據看,中國對美國的依賴程度都較高,這代表的是貿易戰的結果,經濟上中國居下風;更何況中國經濟正在增長放緩路上,美國則強勁成長,讓川普更有本錢打貿易戰。

但美國居上風並代表美國就毫髮無傷,除非貿易戰中雙方差距過於懸殊,否則貿易戰基本上對兩方都會有損害,專家其實是預測貿易戰對美國經濟的傷害會在明年後顯現。除了供應鏈中的各種零組件外,美國由中國大量進口低價的民生消費用品,提高關稅必然漲價,這代表的是「消費者剩餘」減少,民眾利益受損─這也是作為民主國家、重視選票的川普政府承受的最大壓力。因此在政治與社會體制上,美國反而可能是居下風者。

這次川普公布的方案,未如原先白宮所說的直接就課25%關稅,而是先課10%,到明年再提高到25%;理由是說讓企業、供應鍵有時間改變採購對象以因應。坦白說,這10%關稅即使未到「不痛不癢」的地步,但影響其實就小多了,甚至今年以來人民幣貶值幅度已到9%左右,某個角度而言,是更緩和、「對沖」了10%關稅的影響。而川普只先課10%關稅,應該是有避免11月大選前民生消費品馬上大漲的壓力,更希望在明年起要提高到25%之前,中國即屈服接受美方條件,川普既能宣布勝利,又能免除漲價帶來的政治壓力。

全球供應鏈重組,生產基地遷移

但不論後續發展如何、貿易戰何時落幕,全球貿易都會受衝擊,供應鏈的重組、移轉也難避免,中國受害程度將較其它國家大,不僅美商已反應要減少或延遲在中國的投資,包括台商在內的各國供應商也已悄然的尋找生產替代地。從某個意義上來說,貿易戰中對進出口的影響反而事小,真正影響深遠的「大事」,反而是供應鏈重組遷移、外商與本國廠商的投資縮手、企業家信心下跌等。

但中國受創美國卻未必受惠。美國廠商在尋找替代中國的供應鏈中,可能尋找到的是價格較高、品質較差者,因此短期而言其競爭力會下降;再者,移出中國的供應鏈不必然是回到美國。但在此過程中,有其它國家可因而受惠。

不過,作為全球第2大經濟體、第2大進口市場的中國,如因貿易戰讓成長率下降,對其它國家的進口需求也會降低,幾年前中國經濟放緩時,就曾讓許多以出口原物料大宗商品為主的新興市場國家受創,這次恐亦不例外;新興市場經濟受影響,也會再減少對其它國家的需求,在全球經貿一環扣一環的時代,大概不會有「全面受惠」的國家。

日前美國福特汽車宣布不再從中國進口一款在當地生產的車型;川普為此興奮的發推文說「這才剛開始,這款車現在可在美國製造,而且Ford不用付關稅!」;結果立即被福特打臉說,在美國生產此車型不會有利潤,因此可能是移轉到其它國家生產再進口美國。

中方對歐日更開放,美企是潛在受害戶

而中國在打貿易戰的同時,也開始降低關稅與產業(如金融業)准入門檻,這些明顯是要拉住美商以外的歐日企業,美商則可能「不適用」,中長期來看,美商在中國市場的競爭可能因而受歐日企業的夾擊。原本中國下到美國的大單(如客機、農產品等)也可能移轉到歐洲、拉美甚至俄羅斯等。

外界多預期這場貿易戰不是短期可結束,馬雲甚至認為會延續20年,全球經貿體系內的所有國家都會受影響,受害或受惠則不一定,不同產業的影響亦不同。外電報導就說近期業務最繁忙的就是「供應鏈專家與顧問業者」,顯然一波「大遷移」正在蘊釀、進行中。

而在中美貿易戰中,鑑於中國與美國市場占台灣出口市場之半,且台灣在全球供應鏈中整合度極高,台灣受到的衝擊必然不小。貿易戰確實可為台灣帶來轉單效應、甚至投資回流,但與負面衝擊相比,最後台灣經濟與產業是「淨賺」還是「淨損」,尚難定論;但官員切勿報喜不報憂、看好不看壞,只淨說有好處、影響小,反而忽略了該有的因應準備,官員是該看看南韓政府如何對貿易戰帶來的衝擊「備戰」。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