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偶然的機會下,聽到一個朋友分享他準備要離職的心情,他原先在一個A公司擔任基層工作,然而由於A公司經營不善,長年無法穩定獲利,因此準備要被B公司收購了。

於是為了為合併作準備,公司就設計了調查表,要調查A公司每一位員工的工作意向,並註明如果選擇留任,未來近幾年內,都不會有年終及三節獎金,且即使是同一個職位,被合併的A公司員工,待遇及福利都會比B公司差很多,並要求每一位員工簽名後,勾選要選擇留下還離開。

然而如果選擇離開,等於公司要以資遺的方式處理,一來有不少的資遺費,二來如果大量資遺也恐影響公司商譽,或是牽扯到相關的法令。

因此,A公司的高層便積極地遊說基層員工,希望他們先簽下那份「不平等條約」留任,以免影響到整個併購案的「數據」。並「口頭」承諾,雖然未來沒有三節及年終,但會想辦法再從其它地方幫忙爭取福利。

該留不該留?

試著作角色扮演

這位朋友覺得這一切太不公平了,就因為自己是被合併方的員工,未來就要接受同工不同酬,變成三等公民,承受不平等待遇。這一切都太荒謬不合理了吧?那些高層不可能那麼沒有智慧吧?

是嗎?

其實像這樣的案例,我們可以先試著「角色扮演」,思考究竟每一個位置及角色,他們腦袋中所想的,究竟是什麼?

A公司的基層:「收購後變成三等公民,還同工不同酬,怎麼會有如此不公平又沒有智慧的事?我們的高層應該會為我們爭取更好的條件吧。」

A公司的高層:「為了能順利完成併購案,還要爭取到我們高層未來更好的位置及條件,所以用最經濟的方式精簡基層人事,就是我們的目標之一。」

B公司的基層:「我們明明是賺錢的公司,憑什麼你們被我們收購,還要享有靠我們賺來的利潤及福利,本來待遇就不該跟我們一樣,我們肯給你們工作,已經算很好了。」

B公司的高層:「收購的價格愈低愈好,收購後的人事成本愈低愈好, 只要能掌握關鍵資源就好。」

而對於這起合併案的股東而言,他們的目標就是以最小代價取得經營權,至於對每一個人公不公平,真的不是他們考量的點。

每一個人一定都是從自己的利益角度出發

發現了嗎?

這位原先覺得這一切都荒謬不合理的朋友,如果將其它角色的立場攤開來看就會發現,自己主張的公平性及合理性,可能是與其它角色的利益及立場相悖而行的….

A公司主管要求表現,以求未來的定位,B公司主管要求績效,以求用最小代價收購,B公司的基層,認為所謂的公平,就是不能傷害到自己的既得利益。

絕大部份的人,都一定是從自己的利益及角度來思考事情的。經濟學家亞當·斯密曾說:「每個人都不斷努力為自己所能支配的資本找到最有利的用途,當然,他們所考慮的是自身的利益。」

所以我的建議是,如果你有能力可以找到另一份條件更好的工作,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然而如果選擇留下了,就別再去幻想那些「口頭」的承諾會實現。也別去幻想「未來」會變公平。

因為那個「未來」不會來,資源擁有者和既得利益者,不會想跟你玩平等的遊戲。惟有自己能培養出一定的本事及資源,擁有的選擇權才會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