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修羅》和《我不是藥神》的中國票房命運大不同,凸顯在中國即將成為全球最大電影市場之際,觀眾的需求正不斷變化。

消費者對更佳的觀影體驗存在需求,而一定程度上也已經有所改善,但打擊整個電影產業對扼殺創意的威脅卻更劇烈。

阿里巴巴投資的《阿修羅》耗資人民幣7.5億元(約合1.1億美元)打造,但這場夢幻盛會在上映3天內就遭黯然撤檔。相比之下,《我不是藥神》這部關於走私癌症藥物的喜劇片花費人民幣7000萬元,是中國今年目前規模第3大的電影。

《我不是藥神》是少見的本土電影,根據真實故事改編,引發了廣大迴響,傳達在現代中國生活的掙扎。

它可能是通過製造大型藥廠來通過審查,而非與政府和不法份子有關。中國總理李克強點名這部電影成為促使官方落實降低藥品價格的部份原因。

這部電影票房告捷,更重要的是為觀眾提供了更好的觀影體驗,而不是像《阿修羅》那樣砸重金堆砌的科幻史詩片。

根據我們對1000名城市消費者的最新調查顯示,過去一年裡,中國觀眾花更多錢看電影的主要原因是,電影變得更好看了。

中國的電影票房依然被膚淺的國產動作喜劇片和科幻片主導,包括好萊塢的票房保證,像是最新的《復仇者聯盟》。

有54.7%的中國觀眾表示喜歡看好萊塢電影,但我們的調查還發現,25.3%的受訪者表示他們更喜歡觀看國產電影,這個數據在2017年則是20.3%,顯示他們對本土內容的需求不斷增長,反映了中國大量上映的國內電影質量普遍提高。

過去兩年票房表現最好的是《紅海行動》和《戰狼2》,屬於場面火爆而流暢的動作片,講述中國軍隊或曾經是軍人身份的主角在海外展開營救行動。

調查當中的受訪者表示,比起卡司和製作團隊,或甚至是口碑很好,「情節」才是他們決定觀看電影與否最重要的決定因素。

自2016年整體產業相對低迷,連帶影響票房收入,線上票務平台貓眼和社群網站豆瓣整理出國產電影前15名,而它們的觀影人次逐漸上揚。

今年的平均觀影人次受到愛國宣傳紀錄片《厲害了,我的國》的推升,但《我不是藥神》才是這些網站上評價最高的電影(有一點需要注意的是,線上電影評分系統一直受到不實指控的困擾——尤其是《阿修羅》的製片人認為他們需要為電影的失敗負部分責任。)

電影市場面臨的冷冽寒冬

《我不是藥神》在對國內電影產業「爆發式成長」的反制中上映。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持續的緊縮政策和打貪行動,最終也觸及到了電影產業,這一直是多年來報導當中有關做假帳、售票作假和票房灌水的議題。

今年6月,官方對影視業祭出「限酬令」,警示不斷飆升的片酬會產生金錢和偶像崇拜,並「扭曲社會價值觀」。

由於要請到頂級明星的成本受限,製作預算也越來越緊縮。

范冰冰可以說是中國最大咖的電影明星,她最近卻從公眾視野中消失,據報導是被當局拘留調查逃稅,她的工作室則否認此說法。

政府針對電影產業的情形不只是打貪腐而已,其中對意識形態的打壓力道也不在話下。共產黨認為,發展充滿活力的國內電影產業是其全球軟實力推動的關鍵,但它要照著自己的規則走。

雖然觀眾對像《阿修羅》這樣的低級科幻片開始反感,反映出對觀影體驗提升的需求,但習近平認為電影是一種宣傳工具,可以加強海內外對黨的支持。前陣子,新聞、出版、廣播、電影和電視等國家行政部門,作為國務院直屬事業單位,權力統一收歸中共中央宣傳部。

經歷一系列令人失望的電影上映之後,市場已經從2016年的慘澹中復甦,整體水平提升的電影使得今年截至目前的票房收入同比增長20%至人民幣458億元。

有鑒於今年全國電影銀幕數量創新高,中國的票房仍有望超越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電影市場,且中國一、二線城市居民上電影院的頻率正在趕上已開發國家。

但這未來存在著不確定性,因目前的政治干預可能會抑制熱錢流入,並可能對像是《阿修羅》那樣過高的製作成本叫停,電影製作人也將陷入盈利導向和符合政府意識形態要求兩相矛盾的窘境。

我們最新的調查顯示,大眾對於像《我不是藥神》一樣水準的電影存在需求,但在越來越嚴格的創意環境中,行業會如何發展仍有待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