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工作環境與病假

――如果你討厭某人,就說服他去當老闆吧

去年生下女兒後,我體驗到在荷蘭生活這麼久以來,服務照顧最周到的一次經歷,而這也是屬於健康保險其中的一項。在生產後的連續幾天,就有由保險公司所支付、安排的護理師每天到家裡照顧,幾乎包辦了家中所有事項,包括教新手爸媽如何照顧新生兒、準備餐點、打掃家裡、甚至幫忙遛狗,在歐洲居然有機會能獲得這般全方位的照顧,實在讓我受寵若驚。最讓我感受深刻的是親眼見到荷蘭公司注重勞工安全與健康的態度,並且真真實實地確實稽查。負責這項業務的護理公司,會在生產前兩個月到家中進行家庭探訪,除了預先告知會發生什麼事、要準備什麼新生兒的用品,同時也檢視居家環境,確保公司員工(護理師)不會在有安全疑慮的環境下工作。

此外,我們必須依照規定將床墊高到離地80公分之處,架高的床面大約高過我的腰部,這是由於護理師在居家照顧的這幾天裡,會有許多時間照料躺在床上的產婦,若床面太低,護理師會需要一直彎腰,長久下來會造成職業傷害,因而規定產婦的床必須調高到能讓護理師健康工作的高度。像我是剖腹產,每次連滾帶爬地上下床都讓我痛得要命,但床墊高度就是規定,必須配合遵守。

不僅是公司需要依照規定為勞工安全的工作環境把關,員工本身也要非常注重與自身相關的職業安全。記得剛進公司實習的第一天,同事們七手八腳地幫我找來高度合適的椅子、腳踏墊(我的身高要在巨人國裡找到適合的辦公家具,還真不簡單),調整好電腦螢幕及鍵盤的角度,檢視姿勢是否是最舒服的角度與距離,避免長時間使用電腦造成不舒服甚至受傷。而我自己過去長久使用電腦時,卻從未注意過這些細節。

以下兩個例子,可以發現我與荷蘭人因為不同成長背景,在思考優先順序與解讀角度上的差異:

在荷蘭的馬路上不容易看到計程車(需電話叫車或找到計程車停靠點),而計程車大多是賓士車,為什麼呢? 我直覺想到,難道是法律有規定嗎? 否則開賓士計程車的經營門檻這麼高,怎麼不選擇便宜一點的車呢?(Cost Down的思維還真是根深蒂固啊) 為此,我特別詢問了我先生的看法,他回答:「因為賓士是最好的啊,椅子坐起來最舒服。」我以為他的意思是指給乘客最舒服的選擇,沒想到他接著說:「因為開上一整天的車子,一定要選舒服點的,不然很容易會有職業傷害。」

另一個例子則是某跨年夜,我獨自一人跑到阿姆斯特丹,想感受一下水壩廣場上的瘋狂氣氛,結果由於現場實在太過於瘋狂(酒醉、興奮咆哮的人們與街上的大麻味),讓我到了晚上9點就想提早回家,結果火車卻已經停駛了,要到凌晨1點才會復駛。過完新年,回到辦公室,我問同事們這個問題:「在跨年夜交通最繁忙時,不加開班次,反而停駛,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幾個同事討論一下,共同的結論是:「大概是火車司機也要跨年吧!」(我確認過了,他們真的不是在開玩笑) 但後來有聽說是因為安全的因素,擔心跨年的煙火鞭炮造成危險,這個理由就容易理解多了。

這兩個例子的共通點是:講到工作,荷蘭人不是只有賺錢或責任。在第一個例子裡,首重的考量是身體健康、避免職業傷害;在第二個例子中,同事們的回答反映了在他們的解讀角度下,工作人員的心情、或是平等享受的權利,也是他人所能夠理解、設想的,這與當時我所優先思量「服務業的責任」有了很大的落差!

看到病假與工傷的相關規定,你可以清楚發現荷蘭政府相當保護勞工,但關於這一點,有時候也讓荷蘭老闆們傷透腦筋。難怪有人說,在荷蘭,如果你真的很討厭某個人的話,就快說服他去創業、聘雇員工。

當員工臨時生病無法上班,當天早上就要提早打電話知會公司同仁,並且告知預期返回工作的日期,然而,基於保護個人隱私,並不需要提供病情細節或生病的原因。可能的話,生病的員工會向雇主說明哪些工作內容是在家期間仍可以繼續進行的。而雇主在收到請病假通知後,也必須通知職業健康與安全辦公室(Arbodienst)或公司醫生,生病期間,Arbodienst或公司醫生可能會隨時打電話詢問狀況或登門探視,一方面關切健康狀況、另一方面也可視為抽查,而當員工康復後回到工作崗位,雇主同樣需要通知Arbodienst。

甚至當員工碰巧在休年假期間生病,還可以跟公司申請將這幾天由休假轉為病假,得到補償的年假天數。但必須要說明的是,雖然勞工請病假在家休息的流程相對輕鬆簡單、雇主也無法拒絕申請,但雇主能藉由其他方式與員工「溝通」,儘量減少濫用病假的情況,譬如,每季發一次的「不生病獎金」,或是在年度考核裡討論過去一年生病請假的情況,而對於臨時工作合約的員工來說,請病假情況也是用來評估是否續約的重要因素。

「Burn Out」一詞解讀為「燃燒殆盡」,意指因工作造成挫折或壓力,以致嚴重影響心理健康,這樣的情況可經由醫師診斷後,申請在家調養數週,甚至一整年無法上班工作,而這也是一個並不少見、偶爾會聽到的請假理由。在不幸的情況下,具有永久合約的員工若患病、長時間無法工作(即使不是因為職業傷害),荷蘭公司也需要支付薪水(至少薪水的70%),直到員工康復回到工作崗位為止,時間的上限為兩年,且第一年的支付薪資金額必須達到法定的最低薪資標準。當勞工生病、不適工作的時間達兩年以上,才轉由UWV支付患病勞工的生活基本開銷(上限為原有薪資的75%)。

雇主與員工雙方都有義務協助員工本人盡力、並盡快回到工作狀態,除了原來的崗位,也可以協助病後復職的員工轉調到其他適合的部門、甚至幫忙轉任其他雇主。以上可能的例外情況,是當生病員工不積極配合重返工作的復健(或是持續裝病),雇主可以暫停發放薪資,但一樣要有完整詳細的證據資料來證明(與生病員工的會議記錄、往來的信件、公司醫師的評估等)。雇主絕不可以在懷孕或生病期間(最長達兩年)解聘員工,除了UWV不會批准這類的解雇申請之外,一旦員工向法院提告,老闆敗訴的機率極高,並得付出高額的賠償罰款。

書籍簡介_比工作更重要的事! 荷蘭人快樂至上的生活哲學

作者: 林昭儀
出版社:悅知文化
出版日期:2018/08/07

作者簡介

林昭儀

  CAREhER專欄作家,分享荷蘭生活點滴、工作趣聞。
  在台灣土生土長,園藝植物科學背景碩士畢業後,立志不當公務員、不當研究員,嚮往在從事國際貿易的園藝公司就業,抱著「想學做園藝貿易就要到園藝大國荷蘭」的想法,進而到荷蘭就讀技職類大學的國際園藝碩士課程。靠著畢業前的企業實習成功銜接取得在荷蘭工作的機會,更因這份工作開拓視野,每年出差7至10週,穿梭東西方,藉由自身經歷的體驗,解讀文化差異,努力縮短貿易立場上的距離。
  獨身在荷蘭打拼的數年間,過著吉普賽人般不斷搬家租屋的日子,藉由接待台灣來的沙發客,企圖在生活裡得到更多家鄉的溫暖。在荷蘭工作數年後,與荷蘭籍先生結婚後,於去年生下寶貝女兒,展開另一段不同的人生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