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你來說,工作的意義是什麼?

老友的兒子來找我「聊聊」,原因很簡單,他為了找工作的事情跟老爸起了衝突。

這位退休前擔任科技業高階主管的老友,希望在美國念經濟系學成歸國的兒子也能找份科技業方面的工作,但兒子一心只想從事飯店的行銷業務,兩人意見相持不下,所以老友就請他來找我談一談。

對於初出茅廬的社會新鮮人來說,科技業的待遇的確比其他行業優渥,也是目前的熱門產業。面對眼前這位帶著二分無奈、三分怒氣、五分疑惑的年輕人,我大可以自己身處科技產業多年的經驗說出一番人生大道理,但是我深知很多時候衝突的產生,是來自於不同世代的價值觀落差。因此在職場上與年輕下屬溝通時,我常常提醒自己要懂得換位思考,別只會嘴上說「我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米還多」,成為一個愛說教的長輩。

「很好啊,那就做做看吧!」聽完他的初步想法後,我先給他打了一記強心針。

也許是我的反應出乎他的意料,他開始敞開心門,說出內心的想法。他說自己不願意聽從父親的建議,是想爭取更多的選擇自由,而他堅持靠自己的力量闖出一片天空的背後,也隱藏了對於未來的不安與不確定感。

剛畢業或退伍的年輕人,要找出對的方向,以及讓自己在這社會生存是一大課題,也是一段實現自我的旅程。絕大多數人包括我在內,在剛踏入社會時並沒有所謂的職場導師,頂多透過學長姐的經驗或參考所謂成功人士的故事,踏出第一步。

這個社會上存在一些根深柢固的主流價值觀,像是做父母親的往往認為孩子達到某些成就才是成功,所以會建議孩子遵循前人走過的路,希望他們以後能少吃一點苦,一如當時身為職業軍人的父親告訴我不唸大學的話就去當軍人。我自己也常期待女兒做這做那,說穿了也是相同的心態。當父母發現孩子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徬徨不安時,總忍不住想要指出一個比較明確安穩的方向,其實做父母的心胸應該要更開闊一點,包容孩子有不同的發展面向,給孩子空間,找到屬於自己的天空,讓這個社會更多元。如此一來,親子關係就不會那麼緊張,孩子也比較快樂。

給自己三年的時間

這位老友的兒子又問我,萬一他到了飯店業當業務,最後發現工作內容跟自己原先想像的有落差,後悔了,想換工作該怎麼辦?

「那就趕快換吧!」我說。剛出社會的新鮮人勢必會經歷一段陣痛期,我認為最好在一到兩年內找到真正能穩定下來的工作,頂多給自己三年時間就定位,而第一年覺得真的不適合,想換工作的話動作就要快。

這也是我的經驗之談。退伍後我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公司擔任研發工程師,工作內容是負責編寫控制機械手臂的組合語言,但是我很快就發現坐在電腦桌前埋頭寫程式碼的工作並不適合我,在上班不到幾天就決定要走,現在回想起來,年輕時雖然懵懵懂懂,但當機立斷的決定還是正確的。

想起自己在剛退伍時找工作並不順遂的那段時期,也曾與一位事業有成的長輩聊過。這段故事我會在後面的章節進行分享,當時他給我最大的啟發,便是鼓勵我不要太悲觀,因為每個人都有打開機會之門的可能,但是你要準備好,才能抓住迎面而來的機會。

的確,在這個世界上很難真正找到完美的工作,在採取行動之前最好先有個概念,將「自己想做的工作」、「適合自己的工作」、「實際能夠從事的工作」分開看。每個人都希望學以致用、樂在工作,並且這份工作可以滿足你對於經濟及精神層面的需求。但現實狀況是,你可能要花上很多年才能找到比較理想的工作。

所以,一開始設定好產業別是較省力的方式,不妨從就讀科系跟專長來鎖定工作領域,我是以科技產業為主,透過幾次換工作的過程來聚焦。切記換工作的原則是相對而非絕對,如果一開始就抱持著非得從事自己百分之百喜歡的工作不可的心態,等於限制了自己的腳步。

你可以因為企業文化、公司制度、職能合適度等理由換工作,但若一年內換了好幾份工作,那就得好好思考一下原先設定的方向是否有誤,或事先沒做好資訊收集的準備。例如,一樣是外商公司,美商跟日商公司的企業文化就大不相同,這些資訊只要上網查詢或請教學長姐都可得知。

細節競爭力堆疊出工作的態度及專業

許多社會新鮮人或是實習生常會因為被主管指派做一些雜事,就覺得自己大材小用、不被看重,或者是與自己當初進公司的預期有落差而萌生離職的念頭。要知道,「萬丈高樓平地起」,不要小看工作流程裡的每一個細節,就像在灑掃應退中若能用心觀察與體會,即使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也將會讓你往後的人生得道多助。

去北京微軟工作之後,我一個多月才回來台灣一次,所以在公司裡有很多年輕同事都不認識我,走在路上即便看到,他們也不免疑惑:「這位阿伯是從哪裡來?」但是有些人在以前我當總經理時加減有印象,就算我不常出現,一看到我就迎面微笑,更積極一點的還會打聲招呼,喊句:「Davis好!」給我的印象便相當不同。可惜的是,很多人卻都當作沒看到,就這樣擦身而過,反而讓人留下不佳的印象。

即使是像打招呼這樣小小的事情,如果在職場裡,有人點你一下,搞不好以後遇到的困難,會遠比你得到的好處少很多,千萬不要小看它,也許有一天就有可能會幫到你。

我在退伍半年內陸續換了幾個工作,最後終於進入美商惠普擔任支援工程師。以一個剛退伍沒幾個月條件也沒有比別人好的菜鳥來說,這個工作的待遇比本土公司優渥,支援工程師的工作內容也很明確,主要任務就是客戶服務跟電腦設備維護,符合我當時的職能條件,以及喜歡服務人群的個性。再來八○年代的惠普是一家頂尖的國際企業,以人性化管理享譽全球,加上組織結構完善、有很好的教育訓練制度。無論從哪個角度評估,都是上上之選,而我當時的感受也是:我終於找到一個「適合」我的工作。

說穿了,我的工作就是個「修電腦」的,但我用正向的加法原則看待這份工作。我很珍惜這份得來不易、「合適」的工作機會,從還是新人時期就戰戰兢兢地學習,努力強化自己的專業知識,也常常自願留下來加班到半夜,並向前輩虛心求教。

講到細節裡的競爭力,還記得在1988年,有一間位於淡水的工廠,是我們的客戶。當時要進行資料備份,必須把硬碟備份轉存到磁帶,需要花上長時間轉存。該工廠裡有一位很粗枝大葉的系統管理員,他偷懶了三個月,沒有將資料備份。那個年代的硬碟很貴,在大型主機系統裡,四十個gigabyte的硬碟,要價為4000萬台幣,如今400 gigabyte還要不到2000元,可見當時硬碟若是掛掉,是多麼大的一件損失!而很不幸地,工廠的硬碟毀掉了,一接到這樣十萬火急的通知,我就火速開車前去修理,縱使是大半夜也沒有遲疑、沒有抱怨。

事實上,在我之前,公司有先派一位資深工程師前去,他一看完全沒轍,很快就提出全系統重灌建議,把三個月前的版本給重裝回來,這個方式能很快解決問題,同時也減少麻煩,但是卻會把之前的資料都format(格式化),而重要的accounting database(會計資料庫)就在裡面,一旦格式化資料沒了就無法發放薪水,客戶急得跳腳。

我到了現場檢視後,便與客戶協調,商請他們忍耐個三天,將主機資料交給我,我請貨運行把主機搬回去公司,利用offline(離線)的技術重新把資料環境架構起來,直接進去硬碟,一點一滴地慢慢檢視它所有的資料。這個方式雖然花時間,但系統還開得起來,代表硬碟尚未全毀;果真皇天不負苦心人,最後找到一個關鍵,修改後系統就運作起來了!於是我立刻備份三份,衝回去給客戶,成功化解了客戶發不出薪資的窘境。

分享這個故事是要點出一個重點:如何正向看待機會及注意細節,專業的態度會幫助你產生未來競爭力。當時雖然我只是個小小的維修工程師,不如前先派去的同事資深,可是當我這麼努力抓住時機點,就突顯出我的不同。這些細節的競爭力,就會堆疊出你對工作的態度及專業,不同程度的表現出來就是不一樣的品質及未來的職涯競爭力。這些細節上的點點滴滴積累也確實幫助我在後來2、30年的職涯裡有不錯的發展。

原本我對自己的生涯規劃是先當兩年工程師再轉換到真正有興趣的工作,結果惠普開明的企業文化和重視人的工作環境,讓我一直工作得很開心,一待就是五年多。

所以,我非常建議大家以「相對」的眼光來看待工作這件事,也許你會發現這個工作並不如你所想像的那麼不合適,不妨再給自己多一些時間,努力去適應它。

路是無限寬廣,在人生的每個十字路口,你始終是有選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