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總統唐川普(Donald Trump)準備進入其與中國貿易戰的關鍵一役——計劃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進口商品加徵新一輪的關稅——之際,他的首席經濟顧問Larry Kudlow在CNBC上向投資者發出寬慰人心的訊息。

一項相當於徹底改革《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的協議接近於達成,與歐盟關係的緩和正在穩步進行。與美國傳統盟友的爭鬥將被暫時擱置,而且它們可能會建立一個「有意願的貿易聯盟」(trade coalition of the willing)來對抗北京。

Kudlow表示:「歐盟寧願與美國做生意,也不願與中國做生意。我認為日本也是如此。我認為墨西哥也是如此。我認為中國人,你知道的,可能會發現自己變得更加孤立,如果他們不加入到全球進程中的話……並且會開始答應川普總統的要求。」

有人認為,川普政府能夠在貿易政策上成功地「將重心轉向中國」,把全部保護主義火力對準太平洋對岸它的這個大型貿易夥伴和戰略對手。這種想法在華盛頓頗有市場,但它在實踐中能否成行卻值得懷疑。

目前仍無法保證未來幾周能夠成功達成一項關於《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協議,加拿大和美國官員在從農業到爭端解決機制等問題上仍存在爭議,而且川普本月早些時候還在Twitter上發帖子指責渥太華方面。

美國貿易代表Robert Lighthizer周一前往布魯塞爾,試圖在川普與歐盟委員會主席讓Jean-Claude Juncker今年7月達成的「停戰」基礎上向前邁進一步。但仍有些歐盟官員對美國的貿易意圖抱有深深的疑慮,擔心華盛頓方面可能會在今年加徵的鋼鋁關稅之外,隨時以國家安全為由對汽車加徵新關稅。

歐盟和日本官員的確在8月底會見了美國貿易談判代表,開始討論解決中國不公平做法的常用辦法,三方在這方面有明確的共同利益。但歐盟和日本連對川普能否堅持緩和與其最親密盟友的貿易敵意都缺乏信心,更不用說建立一個能在世界貿易組織(WTO)中贏得更廣泛支持的統一戰線,並真正對中國政策制定者產生影響。

助長這些疑慮的,不只是對川普無常風格和頻繁轉變立場的擔心,還包括貿易強硬派已在美國政府內部爭奪商業政策話語權的鬥爭中佔上風這個事實。對Lighthizer以及白宮頭號貿易鷹派人士Peter Navarro來說,目標不只是讓美國與其中國供應鏈脫鉤並將生產轉回國內,還有要對美國的其他傳統貿易夥伴做同樣的事情。

另外,美國最高貿易官員對任何可能限制美國主權的超國家機構——從WTO規則和爭端解決小組,到企業在海外投資時用來挑戰不公平政府政策的仲裁庭——都不屑一顧。

然後是川普自己的貿易觀問題。《華盛頓郵報》資深記者Bob Woodward的著作《恐懼》(Fear)中的爆料不會讓人感到多少寬慰,這些爆料暗示,川普的保護主義本能可能比人們以前認為的還要強烈,這會阻止他與傳統盟友達成商業上的和平。坊間傳聞稱,在去年參加完在漢堡舉行的G20會議回國途中,川普在修改一篇演講稿時曾草草寫下「貿易是壞東西」。

在另一則坊間傳聞中,據說川普的前最高經濟顧問Gary Cohn曾從川普的辦公桌上飛快地拿走了一份草擬的、關於美國計劃退出一項與韓國的貿易協議的通知,成功阻止了這位總統推進該計劃。

不過,即便對一個沉迷於單邊主義的美國政府——以及美國總統——而言,單槍匹馬與中國較量也是非常危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