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曾有嚴重的社交恐懼,但她很早就體認到,自己可以像準備考試那樣學習人類行為,之後更成為備受歡迎的人際智商教練。經過多年研究與實驗,她發展出一套人際相處公式,並以此幫助公司團隊增進人際智商、協助單身男女建立關係,也讓創業家利用有科學根據的行為密技贏得提案競賽。

我的沉默誓言持續了7天。不說話,不書寫,不在社群媒體上發文,不回覆電子郵件。

那一週是我一生中最艱苦、最內省,也最折磨心靈的一段時光。我差點瘋了。

我之所以那樣做,是因為某個朋友向我提出一個令我震驚的忠告,那是我這輩子聽過最嚴厲卻很有建設性的回饋意見:「你很會插嘴。」

驚恐之餘,我試著釐清她的意思:「怎麼說?你認為我在你說話時插嘴嗎?」

她溫和地解釋道:「沒錯。而且,我也聽過你在別人說話時插嘴。」

砰!震驚,羞愧,然後是一點自我省思:我很怕尷尬的沉默。我最怕別人說完一句話,結果沒人知道該怎麼接下去的時刻。為了避免這種令人不自在的停頓,我養成了插嘴的習慣。更糟的是,我後來甚至在別人的話還沒說完時就分心先規畫自己的回應。這是一種非常糟糕的互動方式,不僅對人不尊重、不真誠,而且對參與互動的各方而言都很讓人筋疲力竭。

我了解到,如果我想要快速學習成為更好的聆聽者,說話就不能再那麼唐突。於是,我立下了那個沉默誓言。2014年8月10日,我立下誓言,並告訴所有的讀者和同事,我將不再說話,要身處沉默當中,直到沉默不再那麼令我害怕為止。

第一天最痛苦。走進第一場交流活動時,我整個人緊張得汗流浹背,顫抖不已。別人會不會被我嚇跑?在那些瀰漫著厭惡感受的靜默時刻,我該怎麼辦?交流活動的參與者有沒有可能因為不和別人交流而被趕出去?

一名紳士向我自我介紹時,我驚慌不已。不過,我還是顫抖著舉起第一張卡片:「我立下沉默誓言,正在努力成為更好的聆聽者。」

令我喜出望外的是,他居然笑了起來,並對我談起他在大學時期曾經因為喉炎而一度失聲,結果那是他這輩子最酷也最瘋狂的一次經驗。接著,他談及自己在那次經驗之後的幾個星期認識他太太,然後又談到自己對子女懷有的期望,最後向我要了名片。我從頭到尾一句話都沒說。我根本不需要說話,他只是想要有人聽他說話而已。

身為人,我們都迫切需要別人的聆聽。我在立下沉默誓言那段期間學到最重要的一件事:最棒的談話不是取決於你說了什麼,而是你聽到了什麼。我在那一週的沉默中建立的商務人脈,勝過我在前一週參加的業界研討會。

但精采的互動不會只有單方面

雖然大家都不願意承認,但我們其實非常喜愛談論自己。實際上,人類的口語輸出有30%至40%都投注於自我揭露。在推特與臉書這類社群媒體網站上,這個比例更是膨脹到80%。

哈佛大學的神經科學家黛安娜‧塔密爾與傑森‧米契爾發現,人在談論自己時,大腦會出現一些變化——構成中腦邊緣多巴胺系統的大腦區域會變得更活躍。看到關鍵字「多巴胺」沒有?談論自己會帶來愉悅感。

在一項實驗裡,參與者甚至為了揭露更多關於自己的資訊,願意放棄金錢——沒錯,人願意付錢獲取表達意見的特權。

這就是卡內基的名言「要成為有趣的人,先要對別人感興趣」背後的科學,也是我的沉默誓言效果那麼好的原因。當你對別人感興趣,當你聆聽,當你讓別人說話,他們就會感到愉悅。

立下那個沉默誓言之前,我的腦子總是轉個不停,想著接下來要說什麼。我沒辦法真正把別人說的話聽進去,因為我太忙著要想出風趣的笑話、精采的故事及巧妙的回應。這種互動方式非常糟糕,我非但不專心,也因為分心而冒犯了別人。後來,我意外發現,沉默為我贏得的朋友竟比以往的過度熱切還要多。這是否意味著我們都應該在互動中保持沉默呢?當然不是。對別人感興趣只是第一片拼圖而已。

第一步:當你提出一句促使大腦分泌多巴胺的談話刺激素,並聆聽對方的回應時,對方就會因此感到愉悅。成功!不過,真正的重點在於你接下來做的事。

第二步:你有沒有重視對方說的話?你聆聽的重點是什麼?你怎麼回應對方的自我揭露?精采的互動不會只有單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