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個省最沒有存在感?

說起這個話題,中國人能聊個沒完。

在新周刊公眾號的一次調查中,11496名讀者參與了“中國哪個省是小透明”投票,前三名分別是江西(2340票)、寧夏(1533票)、河北(1513票),另外還有2235票投給了“我們省”。

可以猜想,選“我們省”的肯定會有廣西人、安徽人、貴州人、甘肅人等。但這些地方的存在感不夠,不完全是因為經濟落後。

比如河北,去年GDP排名全國第八,但它的存在感可能是倒數第八。靠著大北京,河北省會石家莊的存在感莫說比不了雄安,可能還不如北京的睡城廊坊。

互聯網短視頻正在改變這一局面,昔日因為地緣、經濟等原因而缺乏關注的地區,正在快速地成為“網紅城市”,而體量較大的“網紅城市”又在帶動周邊小城。

舉凡特色美食、民俗活動、城市建築、歷史文物等,無一不可以成為一個城市的“爆點”。

GDP增速上看10%、7成人才留存...短視頻「抖」出6個網紅城市,看感官如何帶動地方經濟
▲排隊在西安摔酒碗的人。

GDP增速上看10%、7成人才留存...短視頻「抖」出6個網紅城市,看感官如何帶動地方經濟
圖片取自微信上的中國

不到兩年的時間裡,抖音的全球月活躍用戶數已經突破了5億,其中國內的月活躍用戶數超過3億。

這幾億人的“抖音力”,在過去短短的一年時間裡,撬動了中國的城市格局。

有人總結道,抖音不但紅透了一個個戲精,笑死了一個個路人,還“抖”出了一個個網紅城市。更值得注意的是,凡在抖音上火起來的城市,無一屬於一線城市陣營。

城市注意力被移動互聯網重新分配,身在一線城市的用戶,也更願意把目光投向精彩紛呈的二三線城市。特別是西部城市,在抖音上更是紅得發紫。

成都,重慶,貴陽


西南不紅,天理不容

很多人認為,成渝之間的競爭是從重慶直轄開始的。

其實巴蜀自古不同,重慶這個地方,幾乎注定了要脫離蜀地,單獨發展。

成都的城市氣質是安逸閒適的,這個特點從唐代以來就沒變過。苦哈哈的杜甫來了成都會變成小清新,1990年代初一些外國留學生來到蓉城,也很快就學會了打麻將、吃兔頭、擺龍門陣,跟公園裡的老師傅學太極。

在抖音上,成都堪稱是一個具有標本意義的生活之城,人人都可以從中找到自己想要的活法。

GDP增速上看10%、7成人才留存...短視頻「抖」出6個網紅城市,看感官如何帶動地方經濟
▲成都錦里。/ 成都旅遊政務網

而重慶跟成都完全不一樣,它有一種野蠻生長的“江湖氣”。英國作家扶霞•鄧洛普(Fuchsia Dunlop)九十年代初期來華留學,在她看來,那時的重慶有一種“骯髒的宏偉”。

“樓房外牆都被工廠煙囪的廢氣熏得黑黑的,散落在陡峭的山坡上,消融在長江和嘉陵江的壯闊背景中。重慶的港口和城市都很繁忙,到處是辛苦勞作的人們。他們整日爬坡上坎兒,還要應付能悶死人的濕熱天氣。”

這種又龐克又硬核的城市氣質,至今依然能在重慶的城市建築和角角落落裡找到踪影,而這也是重慶能在抖音爆紅的原因之一。

儘管成渝兩地的人至今還在為美食、經濟、方言等話題吵個不休,但千萬不要以為這兩個城市勢如水火。實際上,成渝之間的心理距離,遠遠小於它們的地理距離。

從2018年7月20日開始,成都與重慶之間開通了西南地區首個“深夜動車”,運營時間跨越“零點”,方便成渝居民周末出行,而時速為300公里,全程大約只需一個半鐘,僅僅比廣深城際多花10分鐘。從此,下午在蓉城擺龍門陣,晚上回山城吃洞子火鍋,兩個城市的生活得以無縫切換。

近年來,二線城市的競爭日趨激烈。在《2018中國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中,成都登上榜首,重慶名列第三。

而據第一財經新一線城市研究所統計,去年重慶新增了158家品牌門店,同時物流網點也是西南第一,日均觀影人數超過11萬人次,儲備人才留存率高達70%,是二線城市中勢頭最猛的城市。

成都和重慶,誰能坐穩“西部一哥”,還很難說。

值得注意的是,抖音另一個網紅省份貴州也在快速崛起中,2018年上半年GDP增速為10%,是所有省份中唯一一個增速達到兩位數的。

GDP增速上看10%、7成人才留存...短視頻「抖」出6個網紅城市,看感官如何帶動地方經濟
▲在很多人眼裡,過去陌生的貴州,有一種別樣的美感。/ 電影《路邊野餐》

當地媒體“西部城事”指出,除了煤、電、煙、酒四大支柱產業的強勢增長,貴州飆升如此之快,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固投大幅增加,而且貴州這幾年超過萬億元(人民幣)的固投資金,主要投入在交通基礎設施建設領域。

2018年1月,“世界第一條山區高速鐵路”成貴高鐵進入了鋪軌施工階段,預計2019年年底通車,屆時貴陽到成都只需3小時車程。而這條高鐵將連接西成高鐵、貴廣高鐵以及即將通車的廣深港高速鐵路,建成後會成為西部地區最快捷的鐵路出海通道。

可以想像,這條山區高速鐵路通車後,也會成為抖音打卡聖地。

西安,蘭州,西寧


西北偏北,穿越古今

如果說重慶贏在魔幻的城市景觀,成都勝在悠閒的生活方式,西安的長處就是歷史感與工業感並重。

作為周、秦、漢、隋、唐等13個中原王朝的首都,西安是全國最不缺歷史旅游資源的城市之一。

陝西作家賈平凹甚至認為,西安是全世界最具“古城魅力”的城市,“它的城牆赫然完整,獨身站定在護城河上的吊板橋上,仰觀那城樓、角樓、女牆垛口,再怯弱的人也要豪情長嘯了”。

秦漢與盛唐留下來的這些遺跡,恰恰是抖音用戶最喜歡觀看的內容,彷彿正如賈平凹所說,這個城市可以讓你一秒鐘夢迴大唐,“排列有序的四合院和四合院磚雕門樓下已經黝黑如鐵的花石門墩,讓你可以立即墜入了古昔里高頭大馬駕駛了木製的大車開過來的境界裡去”。

現代西安所擁有的不僅僅是歷史的滄桑與繁華,還有著特大工業城市所特有的粗糲、混沌與狂放。

歌手張楚曾經在陝西機械學院(後來的西安理工大學)讀土木工程,在他後來寫的歌曲《造飛機的工廠》中,作為中國飛機製造業的重鎮,九十年代的西安就有一種工業社會的超現實感:“工廠在加班工作,趕製一架飛機,準備在夜裡飛往月亮。”

GDP增速上看10%、7成人才留存...短視頻「抖」出6個網紅城市,看感官如何帶動地方經濟
▲因文學經典而著名的白鹿原,也在西安境內。/ 取自微信中的中國

工業文明與古代文明、少數民族文化碰撞,必然產生新的藝術形式。社會哲學家劉易斯•芒德福(Lewis Mumford)認為,19世紀以後歐洲的交響樂團開始大量出現,這是因為“在新交響曲的規模、力量和樂章上,音樂以一種獨特的方式成為城市工業社會的理想對應物”。

在中國西北,這個對應物就是民謠和搖滾。蘭州的野孩子和低苦艾,西安的張楚、鄭鈞和許巍,他們在歌裡一面回應著西北的歷史與山川,一面又訴說著逃離這片土地的衝動。許巍當初的樂隊叫“飛”,就是希望有朝一日飛出西安。

但離開西北之後,在一線城市漂了很多年,他們也在不斷地往回看。 許巍曾對王小峰說過,他被唱片公司雪藏的那幾年,最大的願望就是回西安開一家雜貨店。

2001年,在北京待了十幾年後,張楚也逃回西安,當一枚修車工去了。至於野孩子,不論他們在北京還是大理,西北的土地與黃河,永遠是他們的音樂的母題。

GDP增速上看10%、7成人才留存...短視頻「抖」出6個網紅城市,看感官如何帶動地方經濟
▲黃河邊的蘭州,自帶一種粗糲的氣質。/ 視覺中國

越來越多人回頭看西北,除了旅遊打卡的抖友,還有前來淘金的資本。

位於西北偏北的青海省省會西寧,在中國的經濟版圖上一直是毫不起眼的城市,去年的GDP實際增速達到了9.5%,在省會城市中排名全國第二。這樣的增幅當然離不開工業投資,但西寧當下最有潛質的新興經濟,是影視文化產業。

據《三聲》報導,FIRST青年電影展落地西寧之後,開始改造這個城市的文化產業:

“初出茅廬的青年導演帶著作品來到西寧,成千上萬的影迷不遠萬里抵達西寧。在這片古老的大地上,更多影片被觀看、討論、獲得關注,甚至進行版權交易。不少作品因此得以進入到公映的主流電影市場,擁抱更多觀眾,而它們引發的關注度又將最終反哺到這個民間影展。”

與此同時,帶有官方色彩的絲綢之路國際電影節也在西安舉辦了五屆,將更多影視文化資源帶到西北。

在西北,古代文明與工業文明衝撞交融,還擁有著與東部迥然不同的自然地理景觀;在西南,平庸的現代都市平添了一份蜀國的溫柔以及巴國的魔幻。

這些元素都給那些生活在一線城市的人提供了足夠的“感官補償”,西部帶給中國人的視覺享受、聽覺享受、味覺享受以及想像空間,還在繼續。

※本文獲「微信上的中國」授權轉載,原文:抖音最紅的中國城市,為什麼都在西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