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起瑞士製錶的歷史,那漫長的兩百多年,今人延續傳承著前人的手工藝與傳統,卻也在1970年代幾乎活生生在人類自己手上葬送,石英機芯當時的誕生讓人們自以為科技將要取代一切,瑞士製錶產業許多廠家於是紛紛凋零倒閉。就在生機似乎就要斷送的當時,也有不少人群起復興,堅持在最困難的時候,堅持製錶手工的機械藝術。

風風火火、爆發力極度旺盛的 MB&F ,就像我們直觀性的「火」元素,如此旺盛且無人能及的生命力,總是如此燦爛耀人。創辦 MB&F 的 Maximilian Büsser 經歷了不少知名鐘錶品牌的重要職位,更曾經在1998接下 Harry Winston 鐘錶部門總經理的職位,並創造出許多與獨立製錶師合作的精采創作。也許就是這份重要的經歷,Maximilian Büsser 更可以在2005年決定創立自有品牌時,可以有更游刃有餘地邀請更多的鐘錶設計師、製錶師好友們,一同為他的想像力豐富的創作落實為極受歡迎 的腕錶。

炎上炙烈耀如「火」 MB&F
MB&F Music Machine 2就如同品牌喜愛顛覆傳統,勇於創新的代表作品,白色款限量33台,黑色款限量66台。

2005年創作出第一款 HM1 腕錶,其詭異的造型在市場上造成極端的評論,有許多人不認同這個完全既不是一個方也不成一個圓的造型,更多人批評:這種怪異的設計根本沒有工藝價值。多款像是太空艙一樣造型的腕錶,使得 MB&F 在媒體眼中成為寵兒,在獵奇的收藏家眼中就是久逢知己般地欣喜,MB&F從來沒有妥協過誰的眼光,也沒有因為主流壓力而改變自己的設計方針。奇妙的是創辦至今近千只的腕錶售出,MB&F 炙手可熱的行情不減反增,再也沒有人執意它長得怪異,但如果你知道 MB&F 一起工作的團隊成員實力,恐怕你也會漸漸改觀 MB&F 對於瑞士製錶界所帶來的震盪。不少瑞士當今最知名且最具實力的獨立製錶師與工程師,都是 MB&F 幕後機芯建構、設計與製作的推手,每一枚腕錶參與顧問或實際操作執行的人員就超過40個,其中不乏目前為幾大鐘錶品牌設計腕錶的設計師與製錶師。

炎上炙烈耀如「火」 MB&F
MB&F HM5,全球限量66只。

MB&F 從一開始便取得莫大的成功,這對瑞士獨立製錶範疇打了一劑極大的強心針,在 MB&F 之後有不少的品牌前仆後繼地,以獨立製錶之姿發揮自己的創意,想要延續相同的模式完成自己的製錶夢想,但似乎目前少有人像 MB&F 這樣的成功,但細數 MB&F 創立至今也有了九個年頭,推出過10款不同款式,越是詭異不羈的造型款式,你越可以看出 MB&F 的細膩製作工法,如果要說它是一個富有藝術感的工藝品,一點都不為過。每一道金屬完美錶殼弧線,每一個機芯零件的完美修飾,在MB&F幾乎都可以得到滿足。最新的 LM101 腕錶,是 MB&F 旗下 Legacy Machine 系列中最極簡的設計,Legacy Machine 系列不似HM 系列般的外型狂放,以經典圓形搭配拱型鏡面,面盤上懸吊式的擺輪是一大設計特徵,也是技術挑戰的關鍵。精細打磨的立體固定支架雙臂,將大大的砝碼擺輪懸空,置中的擒縱結構就像太空基地主腦控制台般,LM101 偏心的時分顯示以及六點鐘位置的動力儲存顯示盤,浮在太陽放射紋打磨的銀色面盤上,MB&F 錶款始終讓人聯想到未來的太空時代,甚至有著宇宙星系的奇幻感覺。目前 MB&F 正在建構自己的製錶工作室,Legacy Machine 系列的機芯一向都由著名獨立製錶師 Kari Voutilainen 監製,往後 MB&F 將在工作室由自己的製錶師組裝,並由 Kari Voutilainen 監督成品品質。在五行中「火」還代表著「戒」與「恭」,Legacy Machine 系列的出現,正是 HM 系列的對照,一個炙熱狂烈,另一個恭讓謙直,兩個卻一樣耀眼動人。

炎上炙烈耀如「火」 MB&F
MB&F LM101使用MB&F第一枚完全自製研發的機芯,年度量產總額共30只

2014年葳鑠「匠心.獨具」時間藝術展

時間:2014/10/17~2014/10/19 
          (10/17~10/18為開放預約私人導覽;10/19全日開放參觀)
預約專線:02-2726-3553
地點:Bellavita B1 Art Gallery
          (台北市信義區松仁路28號B1)
主辦單位:葳鑠有限公司

>>「匠心.獨具」時間藝術展相關文章

Christophe Claret剛毅堅實貞如「金」
Greubel Forsey風雅條達敬如「木」
HYT清凌靈動毅如「水」
Laurent Ferrier廣納百識智如「土」
<<專訪>>葳鑠總經理沈曉惠X台灣鐘錶收藏家Allen Hsie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