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起瑞士製錶的歷史,那漫長的兩百多年,今人延續傳承著前人的手工藝與傳統,卻也在1970年代幾乎活生生在人類自己手上葬送,石英機芯當時的誕生讓人們自以為科技將要取代一切,瑞士製錶產業許多廠家於是紛紛凋零倒閉。就在生機似乎就要斷送的當時,也有不少人群起復興,堅持在最困難的時候,堅持製錶手工的機械藝術。

這就像是一個玩笑一樣,最怕進水的機械機芯,現在要大方邀請液體進入機芯裡頭,成為顯示時間的設計。沒有任何一個品牌可以更貼切於「水」的流動與機智。水的靈動與輕巧,在 HYT 這個十分年輕的品牌身上表露無遺。HYT 品牌的創立者 Vincent Perriard 曾經在許多以大膽製錶聞名的鐘錶品牌擔任要職,也許是對品牌的操盤策略熟悉,Vincent Perriard 聰明的抓住品牌創立的要訣:與眾不同,大膽地設想以跨越思想牢籠的創意顯時方法,於是真空管裝入雙色液體的推動顯示方式於是誕生。

清凌靈動毅如「水」 HYT
HYT 以液體動力打破傳統機械錶的框架。

2012年甫創立的 HYT,在旗下第一只腕錶 H1 推出後,有不少兩極化的評語聲浪,有些人認為這將是曇花一現的泡沫品牌,有些人則是相信這是推動獨立製錶茁壯的另一股新力量。歷經了不到兩年的市場磨練,HYT 僅僅擁有兩個錶款系列卻有20個款式變化,不躁進也是 HYT 在製錶這條路上明智的決定。

一個品牌從開發設計到實際生產到市場消費經驗生成,需要投注大量的資金與時間與人力,太多的錶款推出只會消磨品牌的實力,更會造成不必要的負擔。「水」在意象中是最看似柔弱卻又力量萬千的元素,HYT 徹徹底底使用了這個看似柔軟沒有殺傷力的物質,徹徹底底顛覆了傳統指針的制式設計。H1 腕表使用了一個真空管,裡頭分別存有螢光液體與透明液體,在表款整枚機芯裡頭6點鐘位置有兩個幫浦,當機芯在正常走動的情況下,會以機械方式分格推動這兩個幫浦,幫浦進而推動真空管裡頭的兩種液體,這兩種液體互相排斥而不相容,因此可以按照時間進行推動指示時間,當你以表冠來回轉動,螢光液體也會依序來回移動,而面盤上這個270度的小時指示還具有逆跳功能,如前述,因為此螢光液體為另個透明液體所牽制,並以幫浦推動走時,因此當時間走到最底端(6時),幫浦將釋放透明液體回到原點,那麼螢光液體也就當然逆跳回返。

清凌靈動毅如「水」 HYT
HYT H1 DRACULA DLC 腕表,全球限量50只。

最新推出的 H2 腕錶延續了真空管液體顯示機制,卻更大膽的將機芯完全裸露呈現,並使用立體結構的支架方式取代平面錶橋,讓整體面盤直觀上呈現更具引人入勝的三惟世界。另外備有切換上鏈、調時以及空檔等檔位切換裝置,V型排列的幫浦加上安全溫度指示儀,將本來在 H1 偏心指分的指針改為中央軸指分,所以當時間走到30分(六點鐘位置)會瞬跳跨越真空管液體槽裝置,超越H1腕錶的平面想像,H2 更提昇了腕錶設計的未來感,即便是年輕的品牌,且僅僅只有兩款設計,這三年在外觀上也推陳出新許多變化款式,將螢光、未來感的設計更加完整齊全。

清凌靈動毅如「水」 HYT
HYT推出新款H2鈦金屬白金款式,全球限量20只。

2014年葳鑠「匠心.獨具」時間藝術展

時間:2014/10/17~2014/10/19 
          (10/17~10/18為開放預約私人導覽;10/19全日開放參觀)
預約專線:02-2726-3553
地點:Bellavita B1 Art Gallery
          (台北市信義區松仁路28號B1)
主辦單位:葳鑠有限公司

>>「匠心.獨具」時間藝術展相關文章

Christophe Claret剛毅堅實貞如「金」
Greubel Forsey風雅條達敬如「木」
MB&F炎上炙烈耀如「火」
Laurent Ferrier廣納百識智如「土」
<<專訪>>葳鑠總經理沈曉惠X台灣鐘錶收藏家Allen Hsie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