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積極的人才能獲得成功。」你是不是也這麼以為呢?無論是取得出色的工作成果、實現兒時夢想,還是與異性建立穩定的關係……這些全部都只屬於積極樂觀、奮發進取的人。至於愛操煩又悲觀的自己,則與這些成就無緣。

你心裡是否也這麼想呢?然而事實並非如此。這是個天大的誤會。其實愈成功的人愈「愛操煩」,他們總是隨時感到焦慮不安。迄今為止,多數的成功經營者、運動選手、藝術家等名人,都愛操煩到幾乎病態的地步。換言之,「愛操煩」也可說是成功的必要條件。

愛操煩是種「天賦」

「她沒有回我的LINE,是不是討厭我?」
「我有事情想找前輩商量,但是他似乎很忙,這麼做可能會造成他的困擾。」
「既然坐上這個位子,就必須不靠任何人做出成果。」
「如果我這輩子就這樣孑然一身該怎麼辦……」
「我幾乎沒有存款,老了以後該怎麼辦?」

人只要活著,就無法擺脫這些煩惱吧?

人類是懂得思考的生物,所以會懷揣著許多的不安。正因為如此,才會擔心各式各樣的事情。我認為這是極為正常的現象。然而,就如同我在「前言」也提過的,愛操煩其實是一種「天賦」。

我認識許多和你有著相同天賦的人。他們都是一般人口中的「成功人士」。舉例來說,英特爾的首任執行長安迪.葛洛夫(Andrew Grove),就把「惟偏執狂(原文是paranoid,在醫學中是一種具有極度焦慮及恐懼特性的思考方式)得以倖存」當成他的座右銘。

日本最大系統整合顧問公司大塚商會的創辦人大塚實先生也說:「經營,需要近乎病態的擔心。」就連被稱為經營之神的松下電器創辦人松下幸之助先生也說過:「擔心,就是社長的工作。」

又或者我的一位朋友,在2016年44月退休的前巨人隊棒球選手鈴木尚廣先生,他在長達20年的職業生涯中,累計228次盜壘成功,在歷代200盜以上的選手中,創下成功率第一的紀錄(8成29)。而他也是一名非常愛操煩的人。

鈴木先生基本上都在比賽尾端的第8或第9局上場,在左右勝負的關鍵時刻代跑。他為了讓自己的代跑能夠為球隊建功,在比賽開始前7個小時就進入球場,進行伸展等暖身運動,調整身體狀況,為正式上場做足準備。鈴木先生肩負「利用機會有限的代跑取得勝利」的使命,所以每次都為了在正式站上球場的幾分鐘當中,將自己的能力發揮到最高,而花上多達7個小時的時間準備。

再把眼光轉向演藝圈,據說著名日本歌舞團體放浪兄弟的團長HIRO也是非常容易緊張焦慮的人。他將自己的人生哲學,寫成一本名為《膽小鬼》的著作,並在書中分析,多虧愛操煩的個性,自己才有今日的成就。他提到,「正因為愛操煩所以才認真努力、謹慎小心。這才是本來的我。」,承認與粗曠外表完全相反的個性,才是自己成功的祕訣。

這些取得偉大成功,達成自己人生目標的人,無疑地全都「愛操煩」。

明天說不定達不到業績。說不定無法留下好成績。說不定無法上台。說不定會丟了工作。

愛操煩的他們,或許正因為懷著這些不安,才會小心謹慎地採取能夠帶來成功的行動,藉此往前邁進。

如果只顧著「謹慎小心」,可能會變得太過瞻前顧後而難以往前進;但若是只顧著「向前衝」,又很有可能因為準備不足而被捲入麻煩。為了實現自己的人生目標,「小心謹慎」與「往前邁進」的能力必須兩者兼具。

和成功人士一樣愛操煩的你,原本就具備成功需要的「小心謹慎的能力」與「往前邁進的能力」。只不過,愛操煩的人過度謹慎的傾向較明顯,因此即使具備「往前邁進的能力」,也總是跨不出那一步。愛操煩的人需要一點小訣竅,才能將「往前邁進的能力」發揮出來。

愛操煩的人智商高、有創意

愛操煩的人之所以擁有高感度的不安感應器,或許可說是因為智商高的關係。

法國的兒童精神科醫師奧力維耶.雷沃爾(Olivier Revol)發現,智商高的孩子與其他孩子相比,易焦慮的比例較高。雷沃爾表示,智商高的孩子在嬰兒時期較早學會語言,成長之後就會開始對周遭的人、事、物、生活,以及自己本身提出許多問題。

他們或許因為智商高,擁有出色的注意力與分析能力,所以能比其他孩子留意到更多的事情。他們不由得在意「這是什麼?」「這個如果就這樣擺著不管,之後會發生什麼事?」他們正因為擁有優秀的智力,所以才會產生疑問,感到不安。

觀察力敏銳是頭腦好的證據。所以愛操煩就相當於聰明。

接下來再為大家介紹一則與愛操煩的人有關的資料—愛操煩的人,很有可能是創意十足的天才。這則資料相當耐人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