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年待在台北的日子真的會覺得台北爛透了,各種資金的缺乏導致事物都沒有進步改變、產業鏈的各種壓榨低薪、人們不重視時尚跟生活審美、迷亂狂暴的政局、人們的平均思考能力低落等等。

但待在上海一年後,我開始想念台北。

台北有什麼呢?

其一,大量風格任性的書店,甚至最近如雨後春筍般的「獨立刊物書店」及「次文化漫畫店」,還有專門為特定族群開的書店如藝術書書店。(上海有書店,但每個月的出版新書量很低,而且也不會像台北走幾步就一間。另外,台北很多是個人營業的很有風味,甚至咖啡店裡也會有書。)

其二,台北有大量風格迥異的生活用品店,而上海複合式的生活風格店面很少,有也都是台灣人開的。大眾雖然很重視出去穿什麼,但對生活中用的每個事物都沒那麼在意。

其三,台北有特色跟設計感的店面是分布在整個台北,大陸有時尚感的東西都是分區的,只有一小區裡會有很先進的東西,其他地方就像80年代。

你在台北看似傳統的年貨街裡或中藥區裡可以發現現代設計感的中藥店、現代舞小劇場、網紅咖啡店,這種探索的樂趣在上海幾乎是沒有的。在台北一個暗巷小區裡,可以發現有自我堅持的設計感小店餐館或生活用品店,或專賣特定酒類的設計感小店。

其四,台北每周上映的電影數量都是大陸一個月的幾十倍,且不僅限主流電影。

其五,台北到處都是吃的,不用特別到商業區才有食物,而且都營業到很晚。個人認為台灣的中式食物是世界各地的人吃了普遍會覺得好吃的口味,中國的中式食物很多只是符合當地人口味,一般人吃了會覺得太油太鹹。

其六,台北有更多中產階級且次文化的娛樂。到處都是各種正在進行的underground派對、各種在山間破廟或墳頭蹦迪的體驗、各種LGBT文化的酒吧跟空間,這種政治不正確的無厘頭樂趣在思想壓抑的上海都是很難被接受的。

來到這裡我才明白,台灣人真的可以活得很次文化,而這些興趣與娛樂不會造成你太多經濟上的負擔。相比在上海,你有錢你才有娛樂,窮的人就幾乎零娛樂,又沒知識涉入,就會變成他人眼中更蠢的一個社會階層。

其七,說到社會階層就不得不提,來到這裡,我發現兩岸對他人的喜好及定義的包容度也差距很大。台灣人對所謂「高級/低俗」,「聰明/愚蠢」的定義是很模糊的,大陸這邊人們為了進行社會階級區分,普遍對這些事物的定義還像是八九零年代,非常二分法。

所以當講到一個東西對他們而言跟他的價值觀不符合,或是跟他的經驗牴觸時,很多人就會純粹想反駁你,而不是拓寬自己的價值觀。此外,他們會有種極度強烈勝負慾,想在言語上勝過你,但他始終還是沒拓寬自己的知識面向,造成整體社會的認知面向狹窄以及彼此交友困難。

但台灣人,也許是自我認知沒那麼有自信,反而造成我們容易反省跟接受他人想法、價值觀、意識形態。

其八,在大陸朋友帶朋友出去,如果你是新朋友,全程沒人跟你講話的機率是90%。

待很久後發現可能這是當地的社會成長環境,讓人認識人時多了一個層叫「防心」的保護。 不用說在台北連跟7-11店員都可以變朋友,我個人很多維持到現在的好友也都只是喝過一次酒就變成的朋友,反之,在上海則相對要花很多時間磨合才能變成真朋友。(尤其這邊每個人相對強制地認為自己的價值觀一定是正確時,且不限定政治議題。)

其九,台北與上海對當地及全球社會及經濟事件的參與度有所差異。

最讓我意外的時刻是前陣子中國與美國的貿易戰,及中國本來就可能面臨的通貨膨脹導致的幣值嚴重下滑,當人民幣已經跌到不知道哪去時,我問身邊的上海朋友,全部人都全盤不知這件事,也不在乎這個可能會影響到全球經濟的事件。

不管他們的媒體有沒有封鎖各種泡沫化的消息,或是官方消息都把鍋甩給美國,你還是會覺得這種人民全然不知全然不在意的狀態很神奇,不管發生任何事腦子裡還是覺得賺錢優先。

你問每個人知道的知識,幾乎只有中國古代的歷史事件。現代事件有什麼?甚至國外發生什麼事?這邊大部分人是全然不知的(在上海這種一線都市喔),這也造成了他們後續價值觀強烈的一些脈絡,因為缺乏涉獵多方資訊源與觀點。

相反地,台灣經過一次又一次的社會事件,鍛鍊了年輕人對社會跟群體的思考能力及感受能力。簡而言之,我認為我們擁有更多站在不同角度思考事情的能力。

總結

雖然這一篇投書只是從我個人生命經驗、個人觀察出發,不是個嚴謹的社會科學研究,但仍希望提供想來這裡生活的人一些有關文化、在地生活的參考。中國有中國自己的發展脈絡,撰寫這些也不為批評他人生活方式,而是想給更多台灣朋友知道,若你內心懷有藝文靈魂、喜愛思考人文社會議題,來到此地可能也會經歷的一陣不適應。

由於走設計這條路,原本我一直覺得台北算是一個不太時尚的地方,但來到上海後會發現一堆排隊的網紅咖啡、酒吧、餐廳,竟然都是台灣人開的,這邊時尚產業跟廣告業的行銷,大部分也是台灣人做的。

台灣真的擁有華語世界裡相對文化深度的環境,養成年輕人普遍具有對社會性跟精神性一定程度的思考能力跟反省能力。但我們長年的殖民歷史所造成的文化特質,讓我們一直會覺得自己是不夠好的,反而限制了我們的財富跟發展。

或許目前台灣的社會環境會讓我們覺得未來沒有很有希望,加上媒體總是推波助瀾這樣的厭世觀點,但實際出走一陣子,就會發現我們這個共同體的精神性和知識涵養,其實很有潛力把這座島嶼打造成更有趣、更吸引人的地方。

本文作者畢業於實踐大學媒體傳達設計學系,目前赴上海廣告公司擔任時裝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