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忙完一整天的工作,而在工作或生活遇到挫折;或者是,完成了一個壓力很大的工作任務時,接下來想要放鬆一下,你會想要做什麼?

我隨機問了三個朋友,他們分別給我的答案是:

朋友A:「吃鹹酥雞。」
朋友B:「買一堆喜歡的高熱量食物,回家一邊追劇一邊吃。」
朋友C:「犒賞自己,去買衣服或一直很想買的東西。」

有趣的是,包含我自己,如果那天工作太累、太忙,或是忙了一整天如無頭蒼蠅般,應付了許多人的需求,好不容易有空閒下來的時間,都會特別想吃高熱量食物,或是想好好吃一頓撫慰自己,像是炸雞、甜點、甜飲料、可樂、零食。

但是,如果那天我從事的是自己想要做的工作:例如寫作、寫歌等有創作產出的工作,即使忙了一整天,我都不會想吃這些東西。

在實務工作時,我也發現一件事:當工作上需要花太多時間「應付、符合他人需求」,甚或是受控的部分較多,讓自己有比較多的「情緒勞動」機會時,我們很容易會跟德國哲學家漢娜·鄂蘭說的「勞動動物」一般:一旦有空閒時,我們很可能只想要消費。

「消費」包含購物或飲食,因為做這件事,會讓我們感覺:生活至少有些部分是可控的;飲食與購物後,腦中所出現的腦內啡,也可以讓我們很快地得到「可預測的快感」,成為安撫我們疲憊的身心的重要依靠。

但是,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經驗:充滿挫折的一天,你決定買一桶炸雞、或是點了一堆鹹酥雞回家吃,吃的時候固然覺得爽,但吃完之後,卻充滿了各種罪惡感(尤其你很清楚這些炸雞都會變成你身上的脂肪不離不棄),你或許會恨不得回到未吃前的那刻,希望自己是有能力控制自己的。

吃完後產生的罪惡感,很可能還會讓你做更極端的事情糾正,例如會開始狂運動,或是催吐把剛剛的東西全部吐出來,而獲得暫時的安心感,但卻仍然帶著一絲罪惡。

而這個方式,很有可能就這樣成為你的紓壓模式,你不見得喜歡,但這方式可以得到的慰藉與快感,卻也是你可以控制與預測的。

這可能會讓你覺得:「這是我人生少有可控制的事情了吧!」但矛盾的是,我們卻又在這過程中,失去對自我的控制感,甚至產生罪惡感與羞愧感,而這些負面感受侵蝕著我們對自我的看法,又讓自己更脫離不了這個「讓自己感覺好一點的紓壓模式」。

不過,這個讓你感覺「自制力不足」的紓壓模式,真的只是你個人的問題嗎?

實際上,在《過度飲食心理學》這本書中提到,「過度飲食」或「過度消費」的問題,是一種從社會、歷史、文化、媒體、產業、家庭、心理各層面與個人交織出的一種「消費文化」:讓我們習慣用食物、購物這些可控制的行為產生「腦內啡」,用這些可預測的快感來安撫自己生活的不愉快。

那麼,我們能不能用一些新的方式來撫慰自己,來替代這些過度飲食或消費的「類上癮習慣」呢?

一、減少無意識的行為,專心當下

許多人因為壓力大而吃甜食、大吃大喝或是爆買,多半處於「前額葉失控」的狀態。前額葉皮質是大腦中「控制衝動」的重要關鍵,卻也是最晚成熟的部分;當我們壓力太大或過度焦慮時,大腦的控制權,就會從前額葉皮質移轉到較為原始的腦區,我們就很容易依循本能性的衝動做出衝動性或情緒性的消費或飲食。

如果你發現自己有這樣的狀況,可以試試看兩種方式:

1.飲食

請減少無意識飲食的習慣,例如一邊工作一邊吃、一邊看劇一邊吃。當你真的想吃東西時,練習「專心飲食」,專心於當下感受所吃食物的香味、觸感,以及吃進去的感覺。一方面,大腦較容易滿足與感覺到飽足感,另外一方面,你也較能夠傾聽身體的聲音,才有機會分辨:「這食物是我身體需要的,還是因為我壓力太大,所以想要吃這些?」

當你停下來時,前額葉才有機會工作,也才有機會提醒你做不同的選擇,而不至於每次都被情緒性飲食給綁架,成為遇到壓力的固著應對方式。

2.購物

如果你習慣性大量購物,或是遇到壓力就會購物,請試試看讓自己建立一個習慣:
「我先去看看,過一週再決定要不要買。」

不論是到店裡購物,或是網路購物,都可以試試看這樣的方式。如果是網路購物,我建議可以先把物品都丟入購物車,然後要求自己稍微停一下,過幾天再來看看需不需要買這些。

很有趣的是,如果度過了當時的壓力情境,回頭再來看那些物品,你很有可能發現:「咦?為什麼當初會想買這個?我根本就不需要啊!」

建立讓自己能「停一下」的方式跟新習慣,可以讓大腦的判斷又能運作,而不至於陷入本能衝動性購物的焦慮行為。

二、使用新的行為來替代原本的消費習慣

當我們過去使用大量的消費來安撫自己在壓力下的大腦與焦慮情緒,一開始可能很難改變這樣的習慣。如果可以,試著建立一個「新的習慣」,用以打破你原本的模式。

例如,當你覺得壓力很大、或是很焦慮時,原本會選擇去買東西、吃東西,先去附近的公園走走,享受一下公園的風、還有跟自己的身體對話,再問問自己:「我是不是真的那麼需要買東西、吃東西?」

我自己曾經有過這樣的經驗。某次一個非常重要的檢定考,由於準備的時間不長,我感覺壓力非常大,一有空的時候,很容易想吃零食或大吃大喝。後來有個朋友跟我分享:「每次我念書念到卡關時,我就去運動或跑步,結束後休息一下再去唸書,反而覺得腦袋變得清楚有效率很多。」

半信半疑的我,開始做這樣的練習:感覺過於焦慮、覺得遇到卡關跟瓶頸時,我從「吃東西」改成「去公園跑步或走一走」,不到一週,發現果然效果原比吃東西來的好,不但頭腦清楚,內心焦慮的情緒也會比較下降,重點是:還不會變胖。

要重新建立一個新的習慣並不容易,但如果我們「有意識地提醒自己」有不同的選擇,當我們傾聽身體與內在的聲音,感受到新的行為其實對我們有益時,那麼,舊的習慣行為模式,就很有可能被打破,重新建立有益的替代行為。

三、面對自己的負面情緒與生活不滿

遇到壓力與焦慮時,想要大吃大喝或是購買東西,其實都是一種逃避行為:逃避那些過於困難的,感覺生活中難以解決的人事物。如果你願意,給自己一點時間,試著面對那些負面情緒,好好問問自己:「現在生活中,我不滿的部分是什麼?」練習釐清自己最難忍、最在意的部分,然後,重新思考是否有調整的可能性。

不過,有時面對生活的壓力與焦慮,當我們太習慣去「承擔」,很容易就會感到無力或無能感,因此要獨力面對而做出不同的選擇,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這時,我也強烈建議可以尋求心理諮商的專業協助,藉此能夠更釐清自己內心的負面情緒與生活無力的根源,找出調整的可能性與「新的選擇」,跳出自己的「焦慮上癮循環」,也才能拿回自己人生的主控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