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政部長最近在接受媒體媒體訪問時,稱政府將以低利貸款的方式,補助青年購屋一成的頭期款,讓青年只要自備房價的一成就可以買房,這種要青年在收入尚不穩定時,就擴大自己負債,然後協助台灣房地產市場供給方去化庫存的方法,果然在網路上罵聲一片,內政部也緊急由次長出面滅火,我其實很好奇,為什麼長官造的口業,每次都要部下出來面對,這樣長官學的會管住自己的嘴巴嗎?

其實最近不只是青年自備一成買屋,行政院8月3日拍版定案「就學貸款輕鬆還」政策,最多可以4年不繳本金,先還利息,這又是一個藉由還款寬限期,把問題往後丟的典型民粹決策,政府眼睛看的還是年底的學生選票。

這樣的政策有什麼問題,第一鼓勵人民藉由貸款這種擴大自己財務槓桿的事情,去購買超過財務負擔的商品或者服務,因為供給方很容易會用,「你看,前幾年只要付少少的利息,就能先享受自己的房屋」,卻永遠不會提寬限期過後,每個月本金攤還的債務將暴增數倍。

第二、青年其實是人一生中儲蓄最少的階段,因此財務規劃上應該以累積儲蓄做為重點,但這些美其名協助青年的方案,卻都是在促使青年累積債務,以目前台灣低薪化的現狀來看,找月薪3萬以下工作的機會很高,若學貸貸款60萬,1個月本利攤還就要6千多塊,等於收入的1/5都要拿去還學貸,就更別提政府所謂的一成自備款買屋政策,因為台灣都會區房價通常都上看千萬,導致年輕人購屋所占比例,已經從2009年的17.6%降至今年首季13%歷史新低,台北市更只有7.7%,在臺灣社會低薪已成常態的狀況下,這種政策到底是真心協助青年,還是幫助房地產業者出清庫存?

最後,政府目前的社會補助優惠措施,多半針對65歲以上,或者3歲以下的年齡層規劃,但隨著台灣快速人口老化,未來老年小孩人口占比會快速攀升,青年階段反而會變成少數,如果政府持續這樣的社福規劃,除了很快就會面臨入不敷出,所有年金面臨破產的財務問題外,也沒辦法解決未來青年出社會後,面臨工作低薪化,以及扶養比過高等社會問題。

因此,政府除了提高生育補助等拉抬出生率的一次性政策外,是否應該從協助青年解決就業等問題上,全盤思考國家的社會福利政策優先順序?因為出生率降低其實是多數已開發國家共同面臨的問題,未來青年會是多數國家相互爭奪的重要人力資產,如果政府還是把重點放在養老跟扶小,台灣青年持續外流的狀況只會越來越嚴重,然後繼續加重留在台灣青年的經濟負擔,這才是政府應該思考與面對的問題核心,也請政府不要再搞選舉式的買票政策,因為持續拖延,只會讓問題越來越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