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經理在會議上問到:「關於即將推出的新產品,大家有沒有問題?有任何想法,歡迎發表。」我看總經理這麼說,不假思索舉手。總經理請我發言,我說:「前述提到公司未來要開發的產品,我想提供一些個人建議。尤其,我們站在市場第一線的行銷、業務人員,希望在產品開發時,能多少納入一些市場需求與看法。」

總經理聽了我的發言後,面有難色,他皺著眉頭看我,說出:「你還有其他的建議嗎?沒有的話就...。」我繼續說:「上次客服單位被數名客戶抱怨產品不好用,客服同仁反應多次關於產品改善的狀況。」總經理臉色越來越難看,他打斷我的發言,並結束會議。

會議後,總經理請我到辦公室去。一進去,他劈頭就說:「我在會議上問大家意見,那是種禮貌!不是真的要你提出什麼建議!你懂嗎?很多事情大家在會議之前已經討論定案了,會議只是再次確認先前討論的項目,並獲取共識而已。沒有人像你這樣,直接在會議之中提出預想之外的想法,這很不恰當,你沒搞清楚狀況!」

被總經理罵完之後,低沉好一陣子,有點不大理解為何事情會做成這樣。還記得當初剛進公司的時候,總經理在對所有新人的會議上,他這麼說:「我們是一家新創公司,大家要用開放多元想法,面對各種挑戰,然後敞開心胸去看待各種問題。在這公司裡面,沒有不能說的話,只要你有想法、有觀點、有創意,歡迎提出來給我們,大家會傾聽你的聲音,如果覺得不錯,甚至會將這些點子落實做成好玩、有趣又創新的產品!」

那登高一呼的態度,在入職報到當天,著實起了很大振奮效果。可是,言猶在耳,他在事後的反應實在令人不解。我想,認清本分把事情做好就足矣。

又一次,公司跨部門產品規劃發展會議。行銷、業務與市場相關單位沒有被邀約,相關人被拒於門外,事後知道此事的人們,有些氣憤可卻無可奈何。我按耐不住脾氣,跑去總經理辦公室敲門,我問他:「總經理,為何產品會議不邀請跟行銷、業務相關的負責人與會?產品盡量貼近市場,符合市場需求,大家賣得動、推得了,這樣不是雙贏嗎?」

總經理非常沒有耐心地回我:「產品規劃的人難道沒有專業、沒有經驗嗎?他們過去累積下來的那些成果,不足以作為你們行銷或銷售的支持?邀請你們參加會議就能夠提出好的建議?並不完全是吧?不是不想找你們,而是你們的幫助不大,各領域都有其專業,一如我不會請程式設計師在行銷的會議上,給你們建議,對吧?」總經理這麼說,聽完後只有沮喪與難過。

數個月之後,產品正式推出,行銷與業務人員叫苦連天,客服更是慘不堪言。消費者寄了很多客訴信件過來,商品退貨率很高,而通路也準備將剛上架沒多久的商品給下架。

總經理非常生氣召集所有行銷、業務、市場同仁們開會。大夥才剛坐下來,總經理隨即怒罵:「產品被消費者罵,你們要懂得去找出對策,用各種方法去說服他們啊!怎麼會任由他們在網路上攻擊,甚至是被競爭對手拿來當玩笑開?行銷到底在做什麼?然後退貨這件事情,業務不懂得處理嗎?去跟通路講清楚,將合作條件限制嚴格一點,盡量不讓通路退,連這都不會做,還能幹嘛?另外,做市場的,請你們多開發一些通路出來,不是要你們只聽通路的反應與抱怨,一個又一個的給我簽下來,沒有做好這些事情,你們對得起領的這份薪水嗎?」

每個人被罵得狗血淋頭,大家都不好過,心情也低沉到不行。

之後,問題越趨嚴重,總經理開會只找幾個心腹開,產品規格與內容,全由他們幾個人的小會議裡討論完成。隨著會議越趨封閉,公司變成一言堂之後,產品規劃、設計、研發同仁,陸續離職,人們對於現況所產生的無力感,似乎感受不到當初喊下新創企業的活力與生機。

又是一個平凡無聊的一天,董事長突然到我們的部門拜訪,想要嘉獎勉勵同仁們。而我那忍不住的衝動個性,又一股腦的好想跟董事長詢問,甚至帶點越級報告的方式,請教董事長一些事情。董事長看我有話要說,私下約我到外面咖啡廳聊聊。

才剛坐定位,董事長直接開口說:「感覺好像有什麼話想說,說吧,我聽聽看。」我直言不諱開口問:「為何董事長要找這位總經理來管理公司?」董事長回我:「嗯,我有我的考量,雖不方便跟你說太多,但我相信他的專業應該可以帶領這公司。」我又問到:「但是他的行事風格,似乎跟我們一般理解的不大一樣,好比開會討論這事,他不大喜歡聽同仁們發言,很少接納不同單位的聲音。」

董事長用質疑表情看著我。

董事長說:「有這回事嗎?聽總經理報告,公司一切順利,每件事情按照計畫順利進行。」我有點不能理解,接著說:「總經理怎麼跟您說的我不清楚,但是在一些互動上,有些部門還是遇到障礙不容易跨過。」董事長問到:「像是什麼呢?」我回他:「例如產品開發會議,從不找行銷、業務相關同仁去開會,而且他也不大主動帶領行銷、業務團隊,他的心思大多放在產品上。」董事長回我:「有嗎?我聽他報告,感覺起來大家合作無間,好像彼此都對於推展產品上有著很高的共識。」

聽到董事長如此回答,我為之驚訝,隨後也大概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總覺得再繼續講下去,不大恰當。看起來,公司在董事長心中一陣祥和、平穩無事,可卻不知道藏在背後裡暗潮洶湧的問題,即將席捲而來。身為部門主管的我,不適合再跟董事長說太多,只得留著讓董事長自己去發掘。

幾個月後,董事長跟總經理大吵一架,隔天總經理憤而離職。公司也因為這幾年總經理經營公司的績效不彰,最後由整間公司的全體同仁跟股東,共同承擔這段時間的全部敗果。

董事長在年會上跟大家說:「抱歉,我沒有盡到管理責任,是我的疏忽,造成公司如此大損失。」他講出這句話時,公司已經錯失市場、錯過許多優秀的人才、錯過各種可能嘗試的機會,甚至錯過公司發展成長的契機。而這些代價,在未來不知道要多久的時間才能補上,更不清楚多久才能讓公司重振旗鼓,可是所有還在公司的人,卻得因此繼續背負著挫敗往前,直到公司有一天再次站起來。

「僅追求公司內部和諧,勢必被外部競爭給吞噬。只有面對市場的不妥協與覺悟,才能在看不見明天的日子裡,找到今天該怎麼做的唯一解。」一位執行長曾跟我分享的一句話,用在這次工作經驗之中,實在相當貼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