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台灣的「性別平等工作法」自民國91年訂定實施後,至今歷經8次修訂。

自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前任總裁──多米尼克‧史特勞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因2011年性醜聞而使得舉世譁然,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為了多米尼克‧史特勞斯-卡恩無法管好他的褲襠,更為男性政壇裡不可見光的事被搞得眾所周知而羞恥,破格選擇女性擔任此職,自此打破了玻璃天花板的潛規則。

克里斯蒂娜‧瑪德琳‧奧德特‧拉加德(Christine Madeleine Odette Lagarde)在某次電視訪談中說及:「每次開會時,我都發現我是全場唯──位女性。這也提醒我,我必須要好好努力以做為女性能力足以擔任此職的榜樣。」克里斯蒂娜不但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第一位女總裁,也是G8國家第一位掌管經濟事務的女部長。由此可見,雖然男女平權的概念已經逐漸成為先進國家的共識,但是,落實男女平權的事實仍舊是遙遙無期。在當今的社會文化仍舊篤信──男主外、女主內,決策權由男性擔任更為妥當──此先入為主的性別成見,致使男女在家庭及社會裡的角色扮演,以及職業別、考績、升遷上,均受到影響。

台灣女性需多工作52天

勞動部於2018年3月1日公布2017年男女同酬日[1]。2017年,我國女性平均時薪為271元,相較男性平均所得的315元,女性平均薪資為男性的86%,換言之,兩性間薪資差距為14%,以此為基數來計算,女性必須較男性多工作至少52天[2],才能使得男女1年薪資的總合相同,故而將107年同酬日訂為2月21日。

而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的統計,2017年與2016年的男女同酬日相同。但是縱觀台灣這10年兩性平均時薪差距──自2007年的18.2%以來,至今僅下降了4.2%,亦即,女性必需增加工作天數由67天減少了15天。然而根據勞動部發布的新聞,卻顯示出:我們並不以這11年兩性平均時薪差距僅減少15天為憂,反而舉出美、日、韓各國的兩性平均薪資的差距,相較於我國,更為嚴重[3]。

但是,當美國與歐洲各國都致力於降低,甚至要求做到男女薪資差距歸零,並且成立專責部會[4],致力於解決社會上兩性薪資差距的問題時,基本上,台灣仍以2002年1月16日制定公布,3月8日國際婦女節施行的《性別工作平等法》[5]為基礎來進行修法。但是,法律條文的建立不等同民間社會自此以後也就落實了兩性薪資平等。16年過去了,這個法案實施的成效究竟如何?

[1]依據行政院主計總處「受僱員工薪資調查」,以當年兩性平均時薪差距計算,自隔年1月1日起,女性需增加之工作日數做為男女同酬日,藉以喚起兩性同酬之公共意識。

[2]計算方式乃將兩性薪資差距的14.0%×365日曆天數=52天。

[3]2017年兩性平均時薪差距──台灣14.0%、2016年的韓國為35.4% 、日本31.9%、美國18.2%。若依增減幅度觀察──近10年來日本減幅最大,縮小幅度為4.7%,其次為台灣4.2%,韓國3.7%,美國1.6%

[4]2012年5月15日,佛朗斯瓦‧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前法國總統以及尚馬克‧艾侯(Jean-Marc Ayrault)決定重建一個已消失了超過20年的部會──婦女權利部(Ministère des Droits des femmes)。目的是向整個社會發出信息:平等將成為國家5年計劃的優先事項之一。

[5]《性別工作平等法》,原名為《兩性工作平等法》,後於2007年12月19日三讀通過,更名為《性別工作平等法》,將原本法條中的禁止職場性別歧視之規範,擴大涵蓋禁止歧視不同之性傾向。 2014年又通過修法,要求政府應公佈違法僱主名單,以強化雇主守法意願,並加重罰則,將派遣勞工、技術生及實習生,均納入本法保障之範圍。2015年5月14 日修正──於員工30人以上之事業單位訂定「性騷擾防治措施、申訴及懲戒辦法。並在工作場所顯著之處公告及印發各受雇者。2018年5月25日黃昭順等20位立委提出《性別工作平等法》第15、22條修正草案,除要求將第22 條刪除以外,並就產假主張與國際勞工組織規定的不少於14周(即98日),並向先進國家看齊,調整為18周的產假。此外,針對產檢假延長至10日

本法總則第一條說明立法目的為:「為保障兩性工作權之平等,貫徹憲法消除性別歧視、促進兩性地位實質平等之精神,爰制定本法。」下有其它6章節:性別歧視之禁止、性騷擾之防治、促進工作​​平等措施、救濟及申訴程序、罰則、附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