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你的經驗如何,但我真沒碰過一個從不拖延的人。延遲做一件討人厭的事情,是任何凡人皆有的問題──不管我們有多努力發揮意志力及自我控制力,也不管我們誓言改過自新多少次,這個問題依舊難以解決。

在此分享一個我如何學會對付拖延的方法。多年前,我經歷了一次重大意外:身旁的一個化學照明燈突然爆炸,讓我全身70%的皮膚受到3級燒燙傷。彷彿3級燒燙傷還不夠悽慘,送進醫院3週後,我竟又因為一次輸血染上肝炎。當然,任何時候感染這種惡疾都很不幸,但對我而言,這個時機尤其不妙,因為當時我已經是奄奄一息了。染患肝炎讓我得併發症的機會大增、耽擱了燒燙傷治療,而且讓我對好幾次皮膚移植產生排斥作用。更糟的是,醫生並不知道我染上的是哪一種肝炎。他們只知道我得的不是A型或B型肝炎,卻無法確定病因。之後,肝炎受到控制,但還是會不時爆發、在我體內大加肆虐一番,因而延緩了我的復原。

8年後,我已經上了研究所,肝炎卻再度嚴重爆發。我被送進學生醫療中心,經過多次血液檢測,醫生終於確認我得的是C型肝炎(因為當時醫學界才剛獨立篩檢出C肝病原)。雖然肝炎爆發讓我痛苦萬分,但我卻坦然接受這個「好消息」──第1,我終於知道自己得的是哪種肝炎;第2,一種稱為「干擾素」的新型實驗藥物或能有效治療C肝。醫生問我是否願意參加一項實驗研究,實際測試干擾素的療效。在肝臟纖維化、肝硬化,以及提早送命的威脅下,參與這項計畫顯然是個明智之舉。

這項實驗計畫要求參與者必須每週給自己注射3次干擾素。醫生告訴我,每次注射後,將產生發燒、反胃、頭痛、嘔吐等與感冒類似的症狀──我很快就發現,醫生的警告真是精準無比。但我決心要打敗C肝,因此,接下來的1年半裡,每週一、三、五晚上我都必須進行以下程序:回家後,我得從醫藥箱裡取出一根針頭、打開冰箱、以針筒吸取足量的干擾素,然後為自己注射。之後,我會躺在房間裡那張大吊床上,那是我的學生公寓中唯一一件還算有趣的家具,而且也是看電視的絕佳地點。我會在身邊放個小桶子,好用來接嘔吐物,另外再加上一條毯子,用來抵禦隨之而來的冷顫。注射後大約1小時,反胃、冷顫、頭痛就會逐一出現,然後我多半會就此昏睡。到了第2天中午,我大概就會恢復得差不多,並開始寫功課、做研究。

和所有參與這個醫療研究的病人一樣,我不僅必須忍受長期的身體不適,而且還得與拖延、自我控制等基本人性抗爭。每一個必須自我注射的日子都極為悲慘。為了根治肝炎,我每次都得面對伴隨注射後出現、長達16小時的痛苦煎熬。我必須為了「正向的長期性效果」(positive long-term effect)而忍受心理學家口中的「負向的立即性效果」(negative immediate effect)。這是我們都曾有過的經驗,也就是為了長期的好處而忍受短期的痛苦。然而,即使在良知的逼迫下,我們常常還是會為了逃避短期的痛苦(運動、從事一些討人厭的工作、整理車庫等),而耽誤長期的好處(身體健康、升官、贏得妻子的感激)。

為期18個月的實驗計畫結束時,醫生告訴我,我的醫療成效非常成功,而且我也是所有參與計畫的病人中,唯一謹守醫師指示、按時注射干擾素的人。其他病人經常選擇逃避──想想注射所引發的痛苦,這樣的結果一點也不令人意外。(事實上,不遵守醫師指示用藥或就診,根本就是一個常見的現象。)

平衡你的痛苦:


和你喜歡的事物連結在一起

那麼,我又是如何熬過那段慘烈的日子?難道真是因為我具有鋼鐵般的意志?其實,和所有凡人一樣,我的自制力也好不到哪裡去。

每到要打針的日子,我多麼希望能夠免受酷刑。但我發明了一個伎倆,好讓我的酷刑變得稍稍可以忍受一些。電影是我的祕密武器。我超愛看電影,只要有時間,我可以每天看一部電影。當醫生告訴我未來必須經歷的慘事,我決定以看電影來激勵自己──反正我在打針後也無法做任何事(這倒要感謝打針的副作用了)。

每到打針日,我就會在往學校途中繞進影片出租店,好好選幾部想看的電影。一整天,我都會想著當晚要看的影片。一回到家,我會迫不及待地給自己打針、立刻跳上吊床,好整以暇地準備展開屬於自己的迷你電影節。如此一來,我就可以將「打針」與「欣賞一部好電影」連結在一起。當然,最後還是免不了會出現打針的副作用,而我那種正向的感覺也會因此煙消雲散。然而,規劃星光電影節這件事還是能夠讓我將打針和看電影的快樂連結在一起,讓我稍稍忘卻副作用所帶來的不適,而我的治療工作也因而得以持續。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什麼?我們每個人都有一些很想逃避的重要工作得完成──尤其是當屋外陽光正好、氣候誘人的時候。我們都痛恨一一核對扣繳憑單、填寫報稅表,也討厭清理後院、天天注意卡路里、為退休生活而儲蓄,或是像我一樣,持續進行某種疾病的治療工作。

但是當我們更了解那些能夠驅動人類行為的力量時(從獎金制度、獎勵措施等企業相關決策,到個人層面的交友及追尋快樂等),我們就能對自己的金錢、兩性關係、資源運用,以及個人和整體社會的安全及健康,擁有更大的掌控權。

編按:一個禮拜或一個月獎勵自己一次,看電影、吃大餐、買個衣服犒賞自己,都是不錯選擇!找出那個可以驅動自己、延續毅力的事物吧!

【書籍介紹】

不理性的力量:掌握工作、生活與愛情的行為經濟學
The Upside of Irrationality: The Unexpected Benefits of Defying Logic at Work and at Home

作者: 丹‧艾瑞利
原文作者: Dan Ariely
譯者: 姜雪影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8/05/09
語言:繁體中文

作者簡介

丹‧艾瑞利 Dan Ariely

18歲時的一場爆炸意外,讓艾瑞利全身皮膚70%遭灼傷,住在燒燙傷病房達三年之久。身穿彈性衣、頭戴面罩的他,活像個行動不便的冒牌蜘蛛人。在這段漫長、無聊而又痛苦不堪的歲月裡,他發展出觀察人類行為的興趣,滿身疤痕的他最後終於成為一名行為經濟學家。

艾瑞利是杜克大學行為經濟學教授,同時也在該大學福古商學院、認知神經科學中心、經濟學院,以及醫學院擔任教職。艾瑞利擁有認知心理學博士及商學博士頭銜。他的文章曾發表在重要的學術期刊,以及許多大眾媒體上,包括《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波士頓環球報》、《科學人》雜誌,以及《科學》期刊。艾瑞利曾接受CNN、CNBC專訪,也在「美國公共媒體」 (American Public Media;APM)《市場》(Marketplace)節目中擔任評論家。

艾瑞利目前與妻子及兩名子女住在杜克大學所在地北卡羅來納州的杜罕市(Durham, North Carol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