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曾經苦思一件事、怎麼樣也想不通,換了一個環境,便忽然想通了?你是否曾經心情很鬱卒,走到大自然,見到海闊天空,心情跟著開朗起來?

我們的思緒,跟身處的環境有絕對的關係,即便沒有意識到,你的感官時時刻刻蒐集各種訊號,也影響我們的思緒。

思考在動腦,這些環境更「燒腦」

根據美國腦神經科學家的研究,大腦在專心時,必須同時做2件事情:1是「增強訊號」(enhancement),讓大腦花更多資源在你需要專心的事物上面;2是「抑制雜訊」(suppression),讓大腦把不相關的訊息過濾掉,跟那些雜訊說「別來煩我」。

這套機制,也說明了為什麼我們在很吵的地方聊天,卻能聽到對方在說什麼?因為大腦隨時在把聽到的聲音與對方的嘴型兜在一起,同時抑制其他的雜訊,讓你在震天價響中仍能聽懂對方說的話。不過那是非常費神的,因此往往在酒吧或夜店聊天散場之後,身心格外疲憊……

反之,如果我們到安靜場所聊重要的事情,多出來的腦力,就可以用來「增強訊號」,更專注於彼此討論的話題中;有些人在深思的時候,會不自主把眼睛閉上、甚至把耳朵也摀,就是為了降低雜訊。

我們「燒腦」時,其實燃燒的是身體能量的來源──醣類,又稱為「碳水化合物」,從思考、工作、心肺運動等,都會消耗身體的醣類,科學家推算,大腦就算什麼也不想,每分鐘也得消耗0.1卡,若是面對較複雜的事情,每分鐘甚至會燃燒1到1.5卡;換句話說,並非只有思考「燒腦」,光是抑制那些雜訊,同樣在燒腦。

當你今日工作時,桌上放了一份文件,文件旁有一堆雜物,即便你知道那些雜物無關宏旨,但潛意識還是要費力去壓抑這些雜訊;相反的,如果桌子很整潔,審視文件時,腦袋運作起來,就更能夠聚焦。

無意識的雜訊還是會進入大腦

儘管有些人自豪於「一心二用」的能力很強,覺得對雜訊的容忍度高,但我相信,一旦衡量這些人的表現,雜訊仍會影響他們的表現。

科學家曾經做過一項「記憶實驗」,分別讓人處於3種不同的狀況:第1個狀況是面對繽紛的牆面;第2,則是面對一堵灰色的牆;第3,則是閉上眼睛──結果發現,當你面對繽紛牆面的時候,記憶測驗的表現上,不論是細節或記憶的正確性,都比面對灰牆或是閉上眼睛來得差。

因此,你如果覺得,環境亂七八糟也沒關係,反正習慣了,視而不見;你忽視的是:雜訊會進入到你的大腦,即使你沒有「意識到」,大腦還是要花力氣去抑制。

現在,我如果需要安靜工作,會走進屬於自己的「淨空區」。桌上除了我的電腦和文稿,其它啥都沒有,戴上耳機,不聽任何有歌詞的音樂,也不聽複雜的音樂,只有一點點具有「遮蔽」效果的聲音,讓我聽不清楚別人的交談,整理、整頓了實體空間,更容易為你的心靈創造空間。

也許你會反駁,比較亂的桌子(譬如愛因斯坦、馬克吐溫、愛迪生等人的桌子)可以激發創意?這是不同的腦思考路徑,當這些創意份子看到雜物時,雜物皆進入到他們的潛意識,使其比較容易聯想,也願意擁抱混沌。

【行動練習】:打造專注角落

環顧身處的空間,你的房間是不是堆滿了雜物?你的辦公桌,是不是充斥著文件?你的電腦桌面,是不是有很多密密麻麻的小圖案?

你需要一方空間,讓你能夠身處其中、心無雜念,回歸專注的狀態。在此狀態下,你才更易於思考:什麼是重要的?什麼又是不重要的?

或許,你跟很多人一起住,不太可能有一個專屬的空間,那麼,請你找一個容易可以抵達的地方,一個乾淨又安靜的空間──可以是附近安靜的圖書館,或是一間小小的咖啡店,這個空間必須乾淨整齊,減少大腦因為「抑制」而消耗能量。

當你整理好思考空間後,可以拍下來,時常提醒自己,要維持這樣的環境。

但無論如何,如果覺得人生卡卡的,先為自己鑿出專注空間吧!

書籍介紹_大腦衝浪:你只需要一點心理學,衝破人生僵局!

作者: 劉軒
繪者: 陳裕仁(Marco Chen )
出版社:三采 
出版日期:2018/07/27
語言:繁體中文

作者簡介

劉軒

作家、企業講師、廣播主持人、資深音樂人和DJ。畢業於哈佛大學和哈佛教育學院研究所,在成長心理學和教育心理學相關領域受過深度學術訓練,近年來致力於將心理學「行動化」,並將積極心理學的實用觀念普及於社會。

有濃厚文人家庭背景的劉軒從大學時期開始寫作,至今出版了13本書,從《屬於那個叛逆的年代》、《放任心中的一百次流浪》等敘事性散文集,到《Get Lucky! 助你好運 1+2》、《心理學如何幫助了我》等論述性心理學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