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賺22K,究竟在台北市可以租到怎樣的房子?台灣勞工陣線與g0v合作追蹤591租屋網一個月,並於16日上午公布數據所得結果,發現若以國際標準可負擔租金為收入30%計算,台北市原有約1萬4000筆資料,經篩選後僅剩700間房可挑選,此外,也有大量房型限女、禁養寵物、禁止開伙這些規定,更讓基本工資者增加沉重外食負擔。

勞陣研究部主任洪敬舒表示,雖然台灣租屋市場整體租金不高,但租金也影響生活品質,例如空間,出租網站空間以8坪居多,相對集中的租金與坪數則是1萬元、10坪,台灣有一大部份租屋市場在價格上低,但空間也小。

此外,研究6都房型,發現分租套房、雅房、獨立套房、整層住宅4種房型中以獨立套房佔比最高,為42%,不附衛浴的雅房僅7%左右,台灣租屋市場出現專門租給一人的小單位房型,反映目前將房屋市場將整層住宅重新整修、隔間出租的趨勢。

基本工資者可負擔房型在台北剩700間 僅佔租屋市場4.9%

若比較六都之間的差異,洪敬舒表示,台北雖約有1萬4000筆出租資料,若以基本工資者可負擔租金來篩選,一篩下去僅剩700間可選擇,基本工資者可負擔的選項只佔整個租屋市場的4.9%,其他縣市如新北市則有45%、桃園與台中約3成、台南則有6成,有明顯南北差異。

就算租金係基本工資者可負擔的,洪敬舒表示,其實多數租金也已逼近6600元,即可負擔上限。若將租金中位數拉出來看,台北、新北平均落在5700元,桃園、台中為5500元,台南、高雄則為5000元。

22K者能選擇的房間已經極少,若再細看房型條件,就更顯現求生之難。洪敬舒表示,本次研究亦欲研究「頂樓加蓋」比例有多少,然而591租屋網房東會在填資料時填「頂樓」迴避頂樓加蓋的事實,雖然數據上看來頂樓加蓋比例不高,若將頂樓也列入計算,每4戶就有1戶位於頂樓,有違常理。而分析頂樓加蓋戶,雙北地區就佔六都頂加戶的69.5%,台北市頂樓加蓋屋則有76.7%採木板與輕隔間材質,安全堪慮。

是否願意租給弱勢家庭?91%房東「不接受」

此外,房東在租屋市場有絕對權利,對房客篩選條件也極嚴苛。例如性別,在基本工資租屋市場,限男女的比例高於全體租屋市場,6都之中又以台北市、新北市限女比例最高,洪敬舒表示,這可能反映房東性別刻板印象,「覺得女生比較好處理、愛乾淨」,但也排擠男性租屋空間。

房東對房客職業別也多有限制,洪敬舒表示,主要是限上班族、限學生,租金越低價者越多限學生,也壓縮到基本工資收入者的競爭機會。此外,禁開伙、禁養寵物,亦是租屋市場限制。

對於房客身份限制,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呂秉怡舉出過往研究資料,訪談1萬8000多名房東,問房東是否願意租給弱勢家庭?91%房東都說「不接受」,只有9%說「可以進一步談談」。再對這9%房東進一步分析,46%可接受單親家庭,身障、低收入戶則約1/4,獨居老人僅9%,精神障礙者僅5%。呂秉怡提醒,這只是「願意談談」的比例而已,最後弱勢家庭實際能租到的比例可能更低。

台灣勞工陣線呼籲 取消租金補貼綁籍

對於低薪租屋族困境,洪敬舒提出幾點建議,包括提升基本工資消費力、推動分期租金補貼等,此外取消戶籍限制也極為重要:「現在租金補貼讓人綁籍,但可能外縣市有比較好的工作機會,他就必須犧牲掉。目前租金補貼都是中央經費,我認為綁籍沒有必要。」洪敬舒也呼籲,政府應健全所有租屋市場調查,目前勞陣調查只是初步,應再詳加研究低薪租屋族會面臨哪些阻礙與限制。

呂秉怡則說,雖說高房價是少子化問題的元凶,但在「買不起」的整體趨勢下,買屋政策與補貼是緣木求魚、非常不切實際,比較實際的還是思考如何透過租屋協助家庭住得安定,並更積極興建社會住宅。

台南新芽協會理事長嚴婉玲則指出,目前租金補貼是專為弱勢租屋設計,條件是有配偶或單身年滿40歲者,並沒有考慮到青年困境,而弱勢家庭面臨房東層層篩選,其困境其實是「有錢租不到」,就算多3000元也未必有房東願意出租,目前政府對弱勢租屋者的協助方式是「給錢」,但給錢能否滿足需求,是應再思考的問題。

此外,雖然台南乍看之下比台北「好住」,嚴婉玲指出台南目前社會住宅興建狀況是「零」,離宣示要做的目標還很遠,目前7位市長候選人幾乎無人提出社會住宅政見,僅無黨籍林義豐提出「青年溫馨住宅,讓年輕人有榮譽歸屬感,每坪8萬8千」響亮口號,能否落實也是未知數,盼候選人正視居住問題。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