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Marcus Butler 8年前告訴他的父母他計劃投入YouTube產業擔任內容製作者時,他的收入只有幾十英鎊。

現在,這位18歲的年輕人,已在他的家鄉布萊頓購買了房產,創立了健康零食訂購公司和音樂管理公司。他開始從他影片旁的YouTube廣告中獲得收入,與其他成功的YouTuber一樣,他也推廣自有品牌、產品和服務,收入來源包含旅遊、出書和商品。他已成為新一代YouTube崇拜的典範。

現在YouTube平台非常競爭,一天的上傳內容,要花8年才看得完,裡面包含電影、音樂、娛樂領域的明星製作的影片。YouTube一方面和Facebook這樣的內容網站競爭,另一方面和Spotify這樣的串流音樂媒體競爭。另一方面,年輕的YouTuber在同齡人的職涯開始之前,就已經要學習經營複雜的業務。

不過,YouTuber帶來的機會是很巨大的,擁有智慧手機的任何人,都可以嘗試去吸引平台上的19億註冊用戶。這個經濟規模很難估計,Google的母公司Alphabet沒有公佈YouTube的收入,但根據該公司宣稱,每年收入超過10萬美元的的頻道比去年同期增長了40%。BTIG的分析師Rich Greenfield估計,YouTube的收入可能高達數十億美元。Google在2006年以17億美元收購了YouTube,確保它不會成為競爭對手。

第一季度財報指出,YouTube的17億次總瀏覽量,有84%是意見領袖(Influencer)的自製內容。而Facebook的影音內容只有不到60%是意見領袖自製,相對來說較依賴媒體機構和大品牌。

YouTube的內容合作副總裁Kelly Merryman表示,成長和規模化為創作者提供了一個真正的機會,使他們能夠覆蓋全球受眾並建立真正的業務。

早期以來,Vloggers一直是 YouTube模式的重要組成。2007年5月,在YouTube平台推出2年多後,它引入了這套商業模式:創作者獲得了他們影片廣告收入的55%,這規則後來擴展到97個國家。

現在,廣告並不是YouTuber的唯一選擇,也甚至不是主要收入。隨著大型創作者開始透過與品牌商合作來充分利用他們的資金,YouTube於2016年收購了FameBit,一個將創作者與行銷人員結合的公司。在今年的網路影音盛會VidCon上,YouTube宣布影片創作者現在可以在他們的頻道出售會員資格,讓粉絲能獨享內容並透過平台創建自己的商品。

如何在YouTube上引起注意是最難的部分。德國奧芬堡應用科技大學的教授MathiasBärtl發現,在YouTube開播後不久,YouTube中前3%的頻道獲得了該網站90%的觀看次數,而2006年約為2/3。

身為YouTuber,也有許多困境,也許不一定能賺到足夠多的錢,如果你不夠吸引人。此外,越成功的YouTuber,還要支付員工薪水,和應付酸民。

創作者Dyer擁有48,000名用戶,他表示很多創作者常常故意做一些挑釁的事情以獲得點擊,但堅持認為​​不是「演算法的奴隸」很重要。「我從來沒有從YouTube上賺到足夠的錢來支付賬單,」他說。Dyer先生現在正在使用網路訂閱服務Patreon接收粉絲的捐款。

擁有大量追隨者的創作者往往擁有更多的員工,從影片製作人到律師、會計師,有時還有造型師,例如總部設在洛杉磯的創作者Cassey Ho就僱傭了12名員工,擁有一個製作工作室和一個倉庫,這些也都需要成本。

最受歡迎的YouTubers現在可以像傳統名人一樣享受金錢和聲望,但也有如此高調的壓力。

Ruben“Elrubius”Gundersen是一位以拍攝電子遊戲而聞名的西班牙YouTuber,他在5月份告訴他的3000萬用戶,他會因為焦慮而休息一下。「我不得不去看醫生,因為最近幾天我覺得無法呼吸,我睡得更糟」他說。

壓力已成為一個問題,YouTube已將關於職業倦怠問題的影片上傳到其線上創作學院,該影片位於版權和品牌交易收費的課程旁邊。

網友的評論可能會讓人很不舒服。創作者Unjaded Jade表示,她不得不應對種族主義言論的Twitter假帳號,當人們侮辱她時,她會「士氣低落」

就在一年多前,Butler先生開始對YouTube感到厭倦。「我對自己所做的事情失去了熱情,」他說。但當他10月邀請喜劇演員Jack Whitehall參加他的播客時,他意識到使用YouTube來測試市場的潛力還是很有效的。「完全放棄它並不合適」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