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年少時,父母對我的管教既開明又嚴格。30歲時,當我自己也成為了一名父親,我承襲了父母對我的管教觀,敢於讓孩子獨立自主地做決定。我的大女兒李德甯擅于文學詩歌,小女兒李德亭自信活潑、善於創作。對於女兒們的教養,我並不是以教出「乖巧」的孩子為目標,而認為「積極」是教養中最重要的事。我常對她們說:「做我的女兒,不必乖,但要積極。」

只是聽話不是優點

我不認為孩子只是乖、聽話就是好事。教養子女有許多需要重視的原則,但如果我只能挑選其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我會說是培養孩子的積極性。有了積極性,其他的特質如理智、快樂、自信...等等,就可以自然而然隨之掌握。

今天的世界已經不一樣了,那些消極被動,只是聽話,或害怕處罰的孩子,他們進入社會往往會覺得非常地迷茫,不知所措,會習慣性地需要別人告訴他們怎麼做;但當一個孩子有自己的主見,無論是讀書,還是找工作、找興趣,都會知道該怎麼辦。

講理比聽話更重要

許多父母希望孩子乖,乖就是聽話,聽話就是要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太乖,相反地,我希望他們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做最乖的小孩,絕非是我培養小孩的目標。但如果乖是善解人意、懂禮貌,這些我覺得還是不錯的。

中國人總是把「聽話」當作一個孩子的優點,但是我希望我的孩子不要只做聽話的孩子,我要她們做講理的孩子。這兩者的區別就是聽話的孩子可能只是盲從,而不見得懂道理;而講理的孩子會在你有理時聽話,那才是我們想要的!

雖然我相信啟發式教育,但是我也相信孩子需要管教,需要規矩。我理解的「規矩」有四個特徵:

一、定規矩的時候應該首先把規矩的道理講清楚,而不是讓孩子盲目地服從規矩

二、孩子應該在不違背規矩的情況下有完全的自由

三、違背了規矩孩子將受到講好的懲罰

四、規矩越少才越能起到啟發的作用

如果你不告訴孩子原因,孩子不會因為你說的一件事是對的或是錯的,就在心裡深深記住。設立規矩卻又不講為什麼,一方面,小孩子無法學習自律;另一方面,孩子會把父母定位為獨裁者,認為父母不會通融。如果你定了一個他無法接受的規矩,他要麼就認為你不好,要麼就會叛逆性地想去做什麼。

如果規矩定得太死板,孩子違背了,就要來處罰,孩子聽話就會變成一個他律性的,而非自律性的。他律性的規矩恰恰就會讓孩子變得消極被動,只有自律性的規矩才可能讓孩子變得積極主動。

孩子越大規矩越少

我覺得孩子越小的時候,可能越需要這些所謂的規矩,但隨著孩子的長大,父母要學著信任孩子。當然違反了規矩是要懲罰的,但規矩應該越少越好,尤其孩子越大,規矩要越少。

我們家到底有多少規矩?其實我想不出來太多,可能不會超過3、4件事。比如她們出門的話,我們會一起定一個時間,希望她們能夠在那之前回來;在電腦和網路上不能與陌生人聊天;要講禮貌,尤其見到長輩要站起來;還要負責任,自己的房間自己要收拾乾淨,吃完飯要把碗拿到廚房。這些可能是我們會去要求的。

很嚴重的像是喝酒、吸毒、打人,我覺得不用立規矩了,這是非常清楚不可以做的。她們也懂得這是不可以做的,所以我們不用去重複。另外,我們也不會因為她們違反了規矩,就馬上處罰她們,偶爾忘一次就處罰也太嚴厲了。但是前提是要講跟孩子講清楚這些規矩,違背規矩之後先提醒她們,多次提醒無效之後才會考慮處罰。

氣憤之下先叫停,發怒處罰傷害大

和諧親子關係還有一個互相體諒的問題。比如說,孩子最近脾氣不好,有時會對家長大喊大叫,家長是否會去考慮是不是因為青春期荷爾蒙的作用?一定不要用以暴制暴的方式解決。

如果孩子做了什麼不對的事,家長又在氣頭上,講道理是講不通的,一個青春期的孩子,你打他一頓,罵他一頓,大概也沒有什麼用處。還不如叫停,等雙方氣消之後再來講道理。

我有時也會脾氣不好,也在兩個女兒小的時候打過一次孩子,但事後很後悔。並不是說她們沒有做錯,不該得到懲罰,而是覺得這樣對她們的成長有負面影響。身體的疼痛是可以很快複愈的,但如果傷了她的心,她會想「父母是不是不愛我了?」或者親子關係會變得有隔閡,讓孩子覺得無助。

其實孩子學父母並不是只聽規矩,她們會看你怎麼做,而不是聽你怎麼說。如果每次孩子做了不好的事你都跟她們大叫甚至說出不好聽的話,孩子會理所當然地認為,原來生氣的時候就應該這麼說話。慢慢地她們就會耳濡目染,學會這些壞習慣。所以做父母的要以身作則。

97%的時間在做孩子的朋友

其實,我最多3%的時間在考慮紀律與處罰,97%的時間是去理解孩子,瞭解孩子,做她們的朋友,鼓勵她們,幫助她們。如果父母把管教當作主要手段,那是註定要失敗的。

我的大女兒喜歡寫小說與詩歌,我會幫她去修改、出版,並與她一起分析哪一篇寫得好。小女兒比較頑皮,喜歡拍一些好笑的照片,我就會跟她一起錄一些好笑的事情,拍一些好玩的短片。

以前大女兒比較害羞,有些問題沒有聽懂也不發問。我和她制定了一個可衡量又實際的目標:她每天舉一次手,如果堅持一個月就有獎勵,然後,慢慢地她再增加舉手的次數。她因此定了一個目標,每天上課時一定要發問,把不懂的問題問懂,每天下課時衡量自己是否做到。後來達到這個目標,她又想到她上課不參加討論的問題,又定了要每天至少一次舉手參加討論的目標。一年後,老師注意到,她對課堂發言有了足夠的自信。

把孩子當作朋友,和她談心。可以告訴她你每天經歷的事,也可以問她一天經歷的事。如果她告訴你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情,不要訓話,不要生氣,多聽少講。當他認為和你聊天沒有「被懲罰的威脅」時,他才會無所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