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陳曉東以《心理遊戲》入圍金曲獎最佳新人,在華人世界爆紅。高大帥氣的外型、明眸皓齒的笑容,再加點可愛的廣東腔國語,那是香港偶像的世代。在這個世代交替的演藝圈裡,陳曉東卻依舊屹立,靠的可不只是偶像魅力。

記憶還停留在那首膾炙人口的〈心理遊戲〉,20年後,我眼前的陳曉東沒什麼太大改變,他一身輕便地來到攝影棚,時光在他身上似乎忘了停駐,就算是多了幾條皺紋,笑起來依舊迷人。2018年是他踏入樂壇第23個年頭,也是別具意義的一年。演戲之餘,他回歸香港樂壇,以廣東歌曲〈時間做證〉喚起了一眾樂迷對他的思念。

未來的可能性

這次為了「2018陳曉東 Planet XT 世界巡迴演唱會」來到台北,從概念、音樂、歌單、舞台、舞蹈到造型都由陳曉東一手規劃。他說,整場演唱會就是引導出科技的大主題。他原先就喜歡與太空相關的東西,因此從霍金的理論、大爆炸的想法到未來感的服裝,都完美詮釋在演唱會裡。「希望從科技感這個主題延伸到未來,在演唱會能帶來集體記憶之餘,轉化成一個有正能量的演唱會。」陳曉東這麼說。

這次得以一手掌握演唱會的細項,也是因為他不久之前成立了「火爆娛樂」公司,得以全權處理演唱會事宜。「事實上,這個公司已經成立了一段時間,算是一個處理我自己事項的小公司,希望有主導權規劃自己的演藝事業。當然這個公司,未來或許還有很多可能性,現在我不再為自己設限。」

為了給喜歡他的朋友更多驚喜,他也坦言在身體的鍛鍊上下足苦心。一周三至四次的健身房魔鬼特訓,訓練出精壯體態,也渴望帶來更完美的聲光效果。這回台北場的時間7月28日,也恰好是他的農曆生日。

在台灣發跡,後來還成為台灣女婿的他,對這裡一直都有份特別的情感。「我一直覺得台灣是我的福地。我媽媽和外婆其實是在頭份長大,所以我的家庭氛圍有一半就是台灣的感覺。我婆婆還在的時候,經常煮客家菜給我們吃。再加上後來在台灣發展得順利,老婆也是台灣人,就更覺得有緣。」

歌唱是我的真愛

回看陳曉東這23年的演藝之路,用跌宕起伏形容不以為過。外貌與實力兼具的他,最初因歌手嶄露頭角,成為世紀末最紅偶像之後,卻在聲勢最澎湃的黃金時期,被諸多是非緋聞纏身,甚至有整整五年時間,因為唱片合約銷聲匿跡。灰心而離開香港的他,在北京默默等待機會,直到2013年轉戰戲劇,以《蘭陵王》中的宇文邕一角,獲得新舊粉絲的厚愛,再度鞏固深情男子的地位。

即便遇過挫折、跌過跤,對陳曉東而言,唱歌一直都是心之所向,也一直是他表演熱情的泉源。「我想在人生的每個階段都有產出,想要錄一些好歌,因為這件事情已經從賺錢的工作真正地變成興趣,所以我想是真愛吧,這也是可以建立起『陳曉東』的其中一個東西。」

提到讓他重新回到鎂光燈焦點的戲劇,陳曉東說:「碰到好劇本的時候會很開心,碰到不好的,真的會挺沒勁的。那種時候我會告訴自己,工作就是工作,還是要把它做好。所以現在選劇本會盡量選自己喜歡的、定位比較對的,適合現在的年紀,適合我大腦裡對角色的要求,以及對發展有沒有幫助,在戲劇上會比較精挑細選。當初我演《蘭陵王》還有《拜金女王》都不是片酬最高的,但是這些角色可以讓觀眾對我有另外的認知,這點是唱歌給不了的。」

做偶像並不容易

偶像出身的陳曉東,並不認為這兩個字為他貼上標籤,反而以正面思維對待這個稱號。「其實偶像很難做、很辛苦的,生活要檢點、形象要維持、唱歌跳舞都要會。我從來不是創作歌手、也不是歌神,就像是武功有各種門派,歌手也是,我只知道自己要做一個好的偶像。名號都是人家給的,盡量把自己會的東西做好比較重要。」

2014年結婚,現在有兩個女兒的他,也坦承自己有女萬事足。「最大的改變就是更愛回家了。對於當父母的人來說,也重新提醒了我們要回歸童心。我們的日常生活很多都已經麻痺,但如果細心地觀察日常生活種種,你會發現很多美好。現在的世界愛心和童心幾乎沒有了,她們會把我拉回來,提醒自己用童心去看世界才有多一點的善良。」

訪談的最後,提到過去他在演藝圈經歷的挫折,他頓了一下,沒有諸多著墨,反而露出招牌的微笑對我說:「遇到挫折的事,就是乾脆把它給忘了,不要再想起。然後要記得,最快樂的事情要常常在心底提醒自己。」

【本文獲「美麗佳人」授權轉載,原文:陳曉東:「我從來不是創作歌手、也不是歌神,我只知道自己要做一個好的偶像。」,更多精采內容請上《美麗佳人》官方網站《美麗佳人》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