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有能力,一個LV包,一個路邊攤包,你會買哪一個?多數的人都會買LV包,因為有價值。而每個人都是就業市場的一個商品,如果你有能力,你想把自己賣成LV包,還是路邊攤包?多數人都會想要賣成LV包,因為價錢高!

可是重點來了,你怎麼把自己賣成LV包?

社會有「階級」之分

第一步是為自己重新做市場定位。把自己定位成LV包,而不是路邊攤包,至於是不是LV包,再努力提升實力即可。而所謂的定位,就有位置高低,表示就業市場是有「階級」之分,所以在定位之前,前提是必須先具備「階級」意識。

我學弟的兒子,自一所國立大學經濟系畢業,TOEIC幾近滿分,進了一家全球舉足輕重的金融集團,在公司屬於最低一階,只比清潔阿姨高一階,可是起薪5萬元。清潔阿姨窮其一輩子努力把玻璃擦亮、把馬桶刷乾淨,都不會拿到5萬元,而這位年輕人很快的,薪水就會一路直奔6萬元、7萬元…這說明了什麼?

就業市場,不僅有「階級」,而且階級分明並固化。最可怕的是,還會世襲。如果缺少這層意識,就會不小心落入較低的「階級」而不察。

最近看了一份履歷,感到萬分可惜,就是這位年輕人缺乏「階級」意識,以至於一入行就做錯市場定位,把自己的價值看低了,10年之後,仍然無法自較低的「階級」脫困,領到合乎自己實力的薪水。

嘉緯才華洋溢,擅長動手做,而且畢業於一所以設計聞名的大學,讀的還是熱門的工業設計系,因此嘉緯對於未來滿懷理想與抱負,在工作上充滿熱忱、全力以赴,並且不斷學習精進,具備所有相關的知識與技能。遺憾的是,就業市場回報給這位滿腔熱血的青年,並不如他所期待的。今年34歲,入行10年,卻還在北部一家15人的小型工廠,領4萬元薪水。

嚮往職人精神,未必行得通

不過,10年也足夠讓嘉緯警覺到自己陷在一個死胡同裡,始終走不出來,於是想要換工作,給自己一個機會,脫困與再生。可是問題到底出在哪裡?他始終想不通。

還好,我看到了他的履歷與自傳,也看到他的問題癥結。

大學畢業後,嘉緯到家具公司與玩具公司任職,協助設計師開發產品,負責打出樣品,實現設計師的創意。而設計師有百百款,有的設計師光靠一張嘴皮子,簡單說兩句,而有的設計師大約畫出產品的外型輪廓,連內部結構都沒有…就要嘉緯做出模型,不論有多複雜或多困難,嘉緯最後都能夠像魔術師般地變出來。

由於這些設計師各式各樣的挑戰,加上木工與五金師傅們的教導,嘉緯熟悉各式各樣的工具、機檯,以及技能,包括使用3D繪圖軟體等。而且等到確定設計圖之後,嘉緯還能夠將這些產品的結構再度優化,改成組裝式,將體積縮小5分之4,大量節省公司的物流與倉儲成本。

可是,正因為他太會「動手做」,把他給侷限住!

明明是產品研發人員,既會動手也會動腦,貢獻卓著,但是在履歷上,這些精彩的工作經歷卻寫上職稱是「木工技術員」,換言之,換過的幾家公司都把嘉緯定位在「工匠階級」,而他也這麼看待自己。

從嘉緯寫的自傳看得出來,他相當引以為豪,自認為體現了日本或德國的「工匠精神」,是最高境界的職人。沒錯,原來嘉緯理當享有卓著的聲望,以及崇高的社會地位,可是他忘了自己身處台灣,這塊土地上的老闆多半不太講究這一套,不會賦予他相等的價值。

而事實上,當他在履歷上寫著自己是「木工技術員」,就不會被納入較高級的「產品研發」,而會被歸類在低幾級的「木工」或「木匠」,這就是他發展性有限、薪水拉不高的原因。

我特別寫這篇文章,是因為我注意到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追求完美技藝、嚮往日本職人精神,把它們當作一個浪漫而古老的堅持,反而忽略就業市場裡「一般俗人」的刻板印象,結果便會出現像嘉緯深陷泥淖,脫困不得的悲慘下場。

重新定位,價值倍增

後來在給嘉緯的建議時,我特別提醒他往「產品研發」方向著墨,定位自己為產品研發人員。一般來說,其他產品研發人員並不具備木工技能,而嘉緯不僅手藝高超,且具有解構與組裝化的能力,極具優勢,也極具賣點,一躍成為市場上的關鍵且稀缺人才。

除非是特例,否則在企業裡,「產品研發人員」一職會比「木工技術員」擁有較高的地位與薪水,以及更好的升遷與發展性,這就是「階級」,也是明擺在眼前的遊戲規則。定位自己是「產品研發人員」,會比「木工技術員」來得吃香。

當有人告訴你,社會不分階級、工作不分貴賤,而且人人平等,都不過是安慰人的話,不能當真。如果這是事實,很多人在被挖角時,就不會第一個談職稱,因為先要了職稱,就可以墊高地位、刷亮身分,並帶來高薪,以及後面的發展性。

幫自己重新定位,移到漂亮的位置,頂著更具有含金量的頭銜,可以讓人一眼看到自己的價值,是生涯佈局非常重要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