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船才是最危險的

那些得過且過的人,像那只沒有盛水的空水桶,常常一場小小的風雨就把他們打翻了。

「當你不去旅行,不去冒險,不去拚一份獎學金,不過沒試過的生活,整天掛著QQ,刷著微博,逛著淘寶,玩著網遊。幹著80歲都能做的事,你要青春幹嘛?」你是否曾被這句網路流行語喚醒了心底那沉寂許久的上進心?趨樂避苦的天性常常讓人選擇輕逸討巧的生活方式。在最該學習的年紀,你選擇了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羨慕輕鬆、舒適,還有高回報的工作,希望自己的一生輕鬆自在、愉快無憂,沒有痛苦和磨難,可是又有誰會這樣「幸運」呢?難道沒有壓力和困難的人生就是幸運的嗎?

一艘貨輪卸完貨返航時,突然遭遇風暴。在這個危急時刻,船長下令:「打開所有空貨艙,立刻往裡面灌水。」

往貨艙裡灌水?水手們驚呆了。這樣船沉得不是更快嗎?這不是更快地把自己帶往死路嗎?大家都疑惑地看著船長。

船長看到沒有人動,問道:「你們不聽我的命令,難道都要等著葬身大海嗎?」

一個水手問道:「往船艙裡灌水,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船長鎮定地說:「大家見過根深葉茂的大樹被暴風刮倒過嗎?被刮倒的都是沒有根基的小樹。」

水手們半信半疑地照著做了。雖然狂風巨浪還是那麼猛烈,但隨著貨艙裡的水越來越多,貨輪漸漸地平穩了。儘管海面波濤起伏,但貨輪最終還是安全地抵達岸邊。

上岸後,船長告訴水手們:「一只空桶很容易被風吹翻,如果裝滿了水,風就吹不倒了。同樣的道理,一條船在負重的時候是最安全的,空船才是最危險的。」

「最豐滿的稻穗,最貼近地面。」其實,人生何嘗不是呢?

成功的人,無不是負重前行的勇敢者,沉重的責任感時常壓在他們的心頭,砥礪他們的內心,即使遇到大風大浪,他們也能夠堅定地走過去。而那些得過且過的人,像那只沒有盛水的空水桶,常常一場小小的風雨就把他們打翻了。

有兩個大學生,畢業後一起進了同一家公司工作。張三為人踏實,李四為人圓滑。剛開始,兩人各自幹著分配給自己的那份工作,都很賣力,也幹得很不錯。不久,張三發現辦公室主任常常把一些本屬於李四的工作分給自己做,害得自己每天要加班到很晚,累得上氣不接下氣,而李四卻整日無所事事,有時甚至到辦公室點個頭就走了。張三終於忍無可忍,起了辭職的念頭。回老家時,他忍不住和父親訴苦,誰知父親聽了兒子的訴苦,反而高興地問:「真的嗎?你一個人能做兩個人的事?」

「整天累死累活,工資又不多拿一分,有啥可高興的?」兒子垂頭喪氣地說。

父親隨手拿了兩張紙,使勁扔出一張,那張紙卻軟軟地飄到了腳跟前,然後父親又從地上撿了一塊石頭包進另一張紙裡,隨手一扔就扔出了很遠。

「孩子,你看紙是不是很輕?可包了石頭的那張紙卻扔得更遠。年輕人多做點事,肩上擔子重一點,是好事!」

聽了父親的話,張三振奮起來,心態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回公司仍然幹著原來的工作,但是他把壓力化為動力,一個人幹兩個人的事,竟也幹得遊刃有餘。一年之後,公司部門進行優化重組,張三升任辦公室主任,而李四卻下崗了。

其實,人的一生要負載很多東西,比如苦難,比如沉重的生活和繁重的工作。誰也不知道自己哪天會面臨糟糕的局面。如果有些東西注定是我們無法逃避,必須面對的,那麼我們不妨以一種積極的態度去面對。讓生命負重,人生才有壓力;有壓力,才會產生前進的動力。生命因負重而走向成熟。讓生命負重,其實就是讓人在壓力下得到鍛煉,增長才幹。就像船,沒有負重的船會被大浪掀翻;就像心靈,沒有思想的心靈會漂浮如雲。

莊子在《逍遙遊》裡講到的那只鵬鳥,它的背像泰山,翅膀像天邊的雲;借著旋風盤旋而上九萬里,超越雲層,背負青天,然後向南飛翔,要飛到南海。水溝裡的麻雀譏笑鵬鳥:「它要飛到哪裡去呢?我一跳就飛起來,不過數丈高就落下來,在蓬蒿叢中盤旋,這也是極好的飛行了。而它還要飛到哪裡去呢?」正是因為大鵬鳥身體沉重,才能鍛煉出一對堅硬的翅膀,飛往九萬里的青天。正所謂「燕雀安知鴻鵠之志」,人生負重前行,只是因為有未竟之志,有未完的夢想而已。

別讓急躁害了你

我們不僅要學會奔跑,還要學會忍耐和等待。

有個很多人都很熟悉的故事:一位少年,渴望練就一身超群的劍術,便千里迢迢來到一座高山,求教於一位劍豪。

這位少年一心想早日成名,便問:「我決心勤學苦練,請問師父我需要多久才能學成下山?」師父答道:「10年。」

少年嫌太長,就說:「假如我全力以赴,夜以繼日練習,需要多長時間?」師父說:「大概要30年。」

少年大吃一驚:「為什麼全力以赴反而要30年呢?」師父笑而不答。

少年又說:「若我決定不惜一切代價,拚死拚活地修煉呢?」

師父說:「那麼,你至少得跟我學70年。」少年冥思苦想,良久,終於大悟:這便是欲速則不達的意思。

俗話說得好,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很多事情,欲速則不達。但是,由於時間的有限性,我們只有盡可能快地經歷,才有可能經歷更多,於是急躁就產生了。

我們時常看見這樣一些人:

他們不願意排隊——去超市買東西,左顧右盼,總想找一個最短的隊,有時候竟不顧眾人厭惡而加塞;看到別的佇列行進得快一些,就後悔自己沒有選好隊伍。

他們等不了紅燈——十字路口遇到紅燈,不是耐心等待,而是猛搶快行;開車時,總覺得前面的車太慢,一有機會就變道超車。

他們離不開手機——打電話、上網、發短信……手機沒隨身帶著就心煩意亂;手機隨身時,時不時拿起來看是否有新資訊或未接電話,生怕有什麼遺漏,哪怕只是聽見別人手機響,他們也會下意識地看下自己的手機。

他們受不起委屈——被別人批評一下,心裡就會產生劇烈的波動,十分不痛快,千方百計地尋求報復和反擊;他們對別人的任何一點過錯都不能接受,缺少包容心。

他們放不下身段——工作時總想投機取巧,走捷徑,不願意考慮該怎樣循序漸進地解決問題;做學術時,不是踏踏實實搞研究,而是東拚西湊,搭花架子。

雖然說人生目標高,生活節奏快,是一種積極向上的表現,但隨著節奏不斷加快,對自己的要求越來越高,生活壓力也越來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