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對醫美保養品牌時間寵愛創辦人Cynthia廖妍羚來說,就像是一場場跨欄障礙賽,跌倒了就得馬上站起來,並在中間不斷修正自己。她說會走上創業路,其實是命運,而不是一種選擇,既然命運安排了這條路,那就要堅持到底,走出一條康莊大道。

「其實會創業應該是命運的決定,而不是我的選擇。」如果要把創業9年來的心情用一段話形容,醫美保養品牌時間寵愛創辦人Cynthia 廖妍羚認為,「創業就像是處理一段(人際)關係。可能是與產品的關係、與同事的關係,亦或是與消費者之間的關係,所以在過程中就是不斷學習,如何將這些複雜的連結梳理得有條有理。

創業是命運,賭上的籌碼是時間

原來就在醫美保養品公司當上班族的Cynthia,家裡開麵店,全家只有她還在領人薪水,從沒想過要走上創業路,是因為自己本身就很會賺錢,她笑「我何必開公司自找麻煩。」從小念資優班,高中棄私立名校不念去了廣告設計、大學從服裝設計休學幾年後再改念商學院,白天工作接案晚上一邊念書上課,Cynthia 一路以來就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從市議員助理、房地產分析師到自己接設計案,一旦專注任何事都能有聲有色的她,看似沒有難不倒的事情,卻在踏上創業這條路後,人生頓時從天堂跌入地獄。

慘賠千萬、遭同業控告、離職員工挖角、孩子早產,這些看似灑狗血的劇情不只在電視劇中,也接二連三的發生在 Cynthia 身上。

本來只因為想做出一款自己雷射術後也能使用的洗顏霜而開始研發醫美保養品,26 歲那年,她在經濟學課堂上開始為自己的事業盤算,幾年社會歷練下來存了不少積蓄,「拿出 100 萬應該可以創業吧,反正最糟就是賠掉這 100 萬。」於是以經濟學名詞「時間偏好」為靈感,意思是「人們喜歡『現在』大於未來」,就如同女人都渴望回春、凍齡一樣,排列出了「時間寵愛」的品牌名稱,也從此把自己推向未知的路。

創業前幾年倚賴代工廠配方,Cynthia 坦言「很輕鬆」,但因配方不夠穩定,一款商品出廠後幾個月遭到衛生局檢驗ph數值不合格,才決定拿回原料技術端的掌控權,以確保商品品質。因此她大舉搬遷辦公室、砸錢開設實驗室、聘雇專業研發團隊,請來顧問自己學習打樣,廣告設計出身的她也自己畫設計圖,為的就是能在團隊溝通時更到位,因為她要做的不是一個單純「出資者」,而是和員工一同捲起袖子的創業「拓荒者」。

慘賠千萬、孩子早產、被同業告...一個上班族創業的甘苦談:想讓大家看見產品,就必須更成功
圖片提供:女子學。藍祺聖攝影

公平正義自己爭取,成功者才有話語權

開設實驗室後,品牌陸續做出幾款獨家專利商品,但非行銷出身的團隊幾乎都是設計背景出身,始終抱持腳踏實地、「把產品做好就會有人看見」的天真想法,直到在商場上拚搏幾年,身陷在各家品牌砲火猛烈的戰火中,Cynthia 不斷在挑戰自我價值觀後,開始反思最初創業的意義,「如果想要讓大家看見好的產品,就必須要更成功,因為唯有成功的人才能掌握話語權。」

外表文靜溫婉的她在這幾年的煙硝戰火中逐漸淬練得剛毅堅定,「這世界的公平正義得要自己爭取,所以我只能想盡辦法證明自己的價值讓別人看見。」

同樣從事醫美的先生並未干涉 Cynthia 的事業,因為對個性獨立的她來說,傾聽和分享就是先生最大的支持,「他有鋼鐵般的心志,也會在創業路上一直督促我。」創業 9 年,中途 Cynthia一度身心俱疲,甚至因為孕期過度疲累導致大兒子早產,想到工作和家庭難兩全,她在訪談中途一度哽咽淚崩:「我創業到底是為了什麼?為了所謂的理想去爭一口氣真的值得嗎?」

全世界都在幫妳,有什麼資格放棄?

對家人的虧欠、職場拚鬥的疲乏,讓這樣的疑問在她心中不斷浮現,幾度萌生退意時,貴人出現了。在朋友陳沂的主動幫忙下,一場直播讓時間寵愛的橙花油銷售破百萬,頓時成了詢問度超高的明星商品,「當全世界都在幫妳了,有什麼資格說要放棄?」如今時間寵愛已開始著手布局海外,今年也將擴大招攬會員數,團隊目標重整梳理後,藍圖已越見清晰。

都說創業就像爬一座高山,面對美好風光時,下一個彎口可能就是崎嶇山路,雖然不時也要面臨風吹雨打,但Cynthia回頭看,認為不管酸甜苦辣都是成長的養分,「對我來說,時間就像一場障礙賽,妳就是不斷跨欄,然後一路向前,跟自己賽跑。」

就像「時間偏好」的理論,人們對於時間的「長期」與「短期」價值利益有不同的計算衡量方式,對Cynthia來說,「現階段」的人生價值更重要,也無須與誰競爭,這場戰役,她是為自己而打。

※本文獲「女子學」網站授權轉載,原文:創業路宛如人生八點檔,時間寵愛創辦人Cynthia:與其要求公平正義,不如靠自己爭取!

※「女子學」簡介:在女力崛起的時代,致力成為亞洲最大女子知識平台。以自我「培力」和創造「改變」為宗旨,用最真實溫暖的筆觸,為時代中的柔性力道賦予能量,並提供豐富多元的觀點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