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職前幾個月,在一次同事聚餐場合中,我問了大家一個問題:假設沒有金錢和家庭限制,要如何度過從現在開始的後半生?

話題引起熱烈討論,有人說要旅行度假,有人說要長期住在五星級飯店當「大爺」,有人說要拯救瀕臨絕種動物,有人想和最親愛的人長相左右,有人想改行當潛水教練等等,總之,一旦把時間因素加進去,個人價值觀差異漸漸浮現。

我跟其他人一樣,有些模糊想法,但似乎很難說服自己,於是照例找一堆書來看,書上說要訂人生目標,最重要的是認識自己,還說認識自己不容易,需要長期摸索,我有點似懂非懂,但既然嘗試有益無害,就來摸索一把吧!

我做了幾次幫助了解自己的問卷,釐清一些個性特點,知道自己不適合做什麽,卻還是不清楚究竟適合做什麽,反倒是越看書越感覺答案高深莫測,除非有像莫扎特或梵谷那樣天生的強烈傾向,否則就得不斷鑽研嘗試,才能慢慢認識那個全天下最需要認識的人:自己!

幾番努力後,我得到最重要的結論是:這問題沒有快速簡單的答案,當下能做的就是不自我設限,多看多想多嘗試,時時反省...然後看看會發生啥事!

想歸想,其實我也沒做什麽多了不起的嘗試,每天時間大都花在閱讀,吉他,電影,運動,和一些譬如陪老婆買菜等生活瑣事上,卻也感覺蠻充實。記得有一回和老同事聚餐,他們問我時間那麼多會不會無聊?我想了一下回答:「我忙到都不知道以前怎麼會有時間去上班」?

事後回想那段摸索歲月,看似缺少目標,其實相當有用,原因在於我把以前可有可無的消遣,當成重要活動認真做,才理解生活處處是學問。過去將全身心投入工作,不代表其他事物不重要,只代表那時候,和多數人一樣,選擇把工作看得更重而已。

經過約半年,雖然答案還是十分不明確,但我發現有一件事我確實和別人不大一樣,那就是我很能從無所事事中自得其樂,換個說法:我的個性中擁有「懶散」這項天賦。

別小看這個天賦,我後來認識不少人,一旦離開職場生活頓失重心,他們有些旅行過幾次,有些加入志工,有些上過幾次課,但都維持不久,原因大都因為耐不住不事生產的「懶散」生活方式,唯一例外是不少人將大把時間花在股票上。

我對炒股倒也沒什麽意見,如果多花時間能多賺錢的話,我想我會炒得比誰都兇,但事實並非如此。個人看法還是因為基於多年追求「成功」的慣性,對不能產生名利的活動視為一種浪費,而炒股起碼給人一種「努力工作賺錢」的感受。

其實玩股票也不是什麽大問題,別太過分就好,最怕的是,因此造成明明愛畫畫的人因為不能開畫展賣畫而不畫,愛唱歌的人因為怕唱不好而不唱,愛接近自然的人成天關在屋裡「打拼」數字。這些事在人生上半場還可以被視為不得已的現實,進入下半場如果還這樣,就成了無法彌補的遺憾了!

後來常有人問我退休後日常生活做什麽?我的回答是:不要管我做什麽,你愛做什麽就做什麽,重點是認真做,持續做,不計功利後果的做,樂趣和意義自然隨之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