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調薪2次


為什麼大家還是很無感?

基本工資如預期般的調整了,其中月薪調整為23,100元,時薪調整為150元,前者總算是破除了22K的定錨,從此資方開價再也不能拿這個錯誤的政策來當談判起點,對勞方來說談判空間或多或少增加了。而時薪調整為150,也是一個整數關卡,做滿100小時,可以領到15,000元,也算是明顯超過了最低生活費13,362元,可以過個像人的生活。

然而,這真的夠嗎?說真的,資方不滿意,勞方也不滿意,但這可能是一個彼此都還能接受的狀態,也就因此注定了很多人會無感。根據統計,目前真的領基本公司月薪的勞工大概是200萬人左右,其中可能有一大部分是移工,所以對於領3萬、5萬的勞工來說,其實真的一點影響都沒有,當然無感。

不過倒是可以預期,明年的畢業生起薪應該會有比較大的波動,如果給25K,會被視為只有基本工資差不多的待遇,不太可能接受,平均起薪應該會超過30K了,這會是間接受惠的一群人。

談到勞方團體的期望是每人每月最低生活費1萬3362元乘以就業扶養比2.16,基本工資要調漲至2萬8862元、時薪164元。這當然還有段距離,但是其實也沒有差太遠了,資方認為真的調到這個水準會逼死很多中小企業,但是其實2013年到2018年這段期間,時薪從109元調整到150元,幅度不算小,但對企業與失業率的實際衝擊很大嗎?至少數據上看不出來,大多數關門的店家抱怨的是店面租金而非人事成本。

時薪漲幅大於月薪


恐導致企業傾向加班、弱勢更難找工作

比較值得觀察的是,過去5年內,基本工資的時薪從109元調漲到150元,漲幅達到38%,但是月薪卻只有從19,047元調漲到23,100元,漲幅僅有21%。換句話說,原本基本工資的月薪以時薪來算,領時薪的勞工需要工作174小時才相當於月薪,現在則只要154小時即可,這中間的差異當然有週工時調整的因素,但是實際上的衝擊卻相當大。

從好處來看,當資方發現聘一個兼職時薪制員工,只要154小時以上,成本就可能會高於以月薪聘請,資方會更樂意給勞工更穩定的月薪制。但是從壞處來看,資方也會意識到時薪制的成本這麼高,還不如讓月薪制員工加班,而傾向於盡量不要聘兼職時薪。因為,加班費是以240個小時的平均時薪去計算,也就是23,100元的月薪,換算下來的「平日每小時工資額」只有96.25元,即使乘上1.33,給加班費都還比時薪制划算。

所以可以預期到的是,資方會更樂意聘請月薪制員工,但是月薪制員工的工時恐怕也會被迫增加,而那些較為弱勢的勞工,或許時薪調漲很多,但卻可能更難找到時薪工作了。

不過對中南部的勞工來說,恐怕最大的疑問還是:法規是很明確,但是執法能力呢?畢竟違反基本工資的開罰只有2到100萬,最多也只能加到150萬,對資方來說違法成本可能比守法還低,更何況政府還未必能查到。而法規並沒有給勞方足夠的談判條件,因此弱勢勞工往往只能在失業與接受一份低於基本工資的工作之間抉擇,那麼基本工資訂得再好,恐怕也就只是參考用,這才是政府接下來要努力的方向:如何更有效率地確認資方有沒有給加班費?薪水有沒有低於基本工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