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市值第一大企業騰訊,七個月來市值已蒸發新台幣5兆元,8月15日公佈最新財報,答案終於揭曉。

騰訊今年第二季營收成長速度創3年新低,淨利13年來也首次衰退,曾貴為「亞洲最高市值科技公司」的騰訊,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騰訊營收來源主要有三:1.增值服務—包括網路遊戲;2.網路廣告—包括社交媒體廣告;3.其他業務—包括網路支付、雲端等。其中網路遊戲占總營收1/3,因此堪稱騰訊命脈。

騰訊在第2及3項營收比去年同期都有兩位數成長,唯獨第1項的網路遊戲收入成長率是個位數(不到6%),總營收成長速度也被拖累,這是其財報不如市場預期、股價節節下降的主因。

對於遊戲收入成長趨緩,騰訊解釋原因有三,一是用戶不再喜歡戰術比賽類遊戲—包括《王者榮耀》(台灣版叫《傳說對決》)等近來已有冷卻跡象。二是騰訊目前7款遊戲,有5款是5月中旬後才發行的,還未實現貨幣化以提振收入。三是當局的監管政策,該公司表示「很多新遊戲還在排隊等待許可。」

第三個原因是騰訊近來最大的經營風險。以它從日本引進的遊戲《怪物獵人—世界》來說,8月8日開始販賣,不到一週就被當局勒令下架。至於該遊戲到底是哪裡出問題?違反什麼法律?當局沒有任何說明。

《怪物獵人—世界》是日本老牌遊戲大廠卡普空(Capcom)出品,該款遊戲之前在全球已賣出800萬套。中國玩家玩該遊戲時,不會見到怪物出血畫面,內容亦不涉及黃、賭、毒,完全符合當局「和諧」主旋律。而且這款遊戲當初通過當局審批才上市,如今卻說下架就下架,過程完全不透明,騰訊成了這種決策品質下的犧牲品。

騰訊尚有《堡壘之夜》、《絕地求生》兩款重量級遊戲待審批。先不提這些程序曠日費時,即使通過審批,也難保不會遇到《怪物獵人—世界》同樣命運。除了消費者口味轉變,騰訊還須應付監管當局的朝令夕改,這是它最大風險。長期來說,這將打擊騰訊對該領域投入的誘因。

面對遊戲業務的內憂外患,騰訊並未坐以待斃,近來它不斷將遊戲向海外推廣。如《王者榮耀國際版》,在海外已吸引1300萬的日活躍用戶。進軍海外的好處之一,就是不用面對中國當局的監管風險。

不過整體來說,騰訊的遊戲只有在港澳台較吃香,在歐美就相對冷淡。去年《王者榮耀》海外版在英國推出後,下載量排行在兩百名以外。即使針對美國市場加入蝙蝠俠等角色,在當地下載量也不理想。

另一救命草則是進軍電競市場,騰訊首席策略長米契爾(James Mitchel)對《華爾街日報》表示,「電競賺錢的機會很多。」目前該公司主要先從《英雄聯盟》嘗試。荷蘭統計機構NewZoo BV統計,全球有3.8億人在線上觀看電競賽,1/3觀眾在中國。

但要將這批觀眾化為鈔票卻是難題。據NewZoo統計,北美電競觀眾一年人均創造收入14.8美元,中國粉絲只有2.7美元。對騰訊來說,這並不是短期可以見效的業務。

騰訊也試著開拓新業務,包括網路支付。但這部份又碰到人民銀行(央行)監管打壓。另一新興業務是視頻,但這還難為騰訊貢獻獲利。近來又遇到抖音等對手的激烈挑戰,騰訊的微信其活躍用戶數因此也受到影響。要以其他業務彌補遊戲收入,騰訊還有一段長路要走。

和李嘉誠一樣,同樣出身廣東潮汕的馬化騰,以「寧可睡地鋪也要當老板」的精神,20年前創立騰訊,11年後就成為中國遊戲市場龍頭。騰訊這個「傳說」,隨著市值躍居亞洲第一度而成為「王者」,但如今主業下降,騰訊也要轉型「求生」。「人間的幸福不會永遠停留在同一個地方。」或許這也正是騰訊的寫照。

資料來源:騰訊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