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國工作7點前下班、半年調薪5-10%...為什麼這位台灣工程師還是發誓一定要回台灣?

「等等,我好緊張,先讓我做個伏地挺身。」菜包的真性情讓人忍不住笑意,好像一秒從倫敦回到台灣。 蔡昆育,或者你可以叫他菜包,目前在倫敦擔任軟體工程師。公司產品是一個穿戴裝置的App,做給背部或膝蓋受傷、需要護墊的病人,讓病人可以直接在家做物理治療,是一間把醫療產業數位化的公司。

面試最重要的是「聊天」

菜包談起他如何面試這間公司。第1天,兩位面試他的工程師直接邀菜包一起吃午餐,中間閒聊了一下菜包過去的作品,也出了題目讓他回家試解;第2關則是現場present試作的內容;第3部分則是由單位主管簡介公司的產品;之後才由老闆給出offer。

乍聽之下跟台灣的工程師的面試流程差不多,但其實比起菜包的工作能力,這間新創公司面試時更看重「化學效應」。說穿了,就是互動的過程中,能不能「溝通」到正確的「頻率」。

美國生活不等於西方生活

溝通在這間公司特別重要,主要是公司一半以上的客戶在美國,公司大約50人的團隊也駐點在美國。這讓菜包也有機會觀察兩地不同的工作文化。

美國當然也重視工作與生活的平衡,但跟歐洲不太一樣的是,菜包感覺到美國似乎更重視工作一些,「多少有一點加班的文化」。

舉一個客觀的例子,美國私人企業平均年假15天起跳(5年資歷*),歐盟則規定38天**。菜包比較同公司兩地的工程師下班時間,美國工程師至少上到晚上6:30到7、8點,但倫敦分部每天是早10晚6,最晚不超過7點。

「美國可能更重視工作態度,但英國的工作氛圍是重視工作、生活的比重。」他個人偏好英國這一味,享受下班後的娛樂,無論是看戲或運動。

為什麼上班滑FB能一樣高效率?

講到工時就是台灣人的痛點。菜包發現,他辦公室裡的工程師也沒有比較天才、比較不愛聊天,為什麼還是能準時下班?答案是:不花時間做沒必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