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WORKLIFE IN JAPAN》整理,截至 2016 年底,在日台灣人總數已超過 5 萬人,其中持工作簽證者更將近6500人,年年增高。打開求職網站,赴日工作的職缺越來越多、日本跨海徵才也越來越頻繁…那些當初懷著日本夢的人,現在如何?來聽聽不一樣的現實面…

不時會有在日本工作的看倌來信給我,情形無一例外,全是「不知道在日本待下去有甚麼意義」。

確實,如果您圖的是工作上的鴻圖大展,繼續在日本工作,意義不大,除非自己或與人合夥,在日本另創一番事業。

這種焦慮,不單是我們老外,日本人更是如此。老外還有自己國家可回,日本人則是無處可躲。最近有個日語詞彙,叫做「溫和貧困」。看似衣食無缺,實則未來無望。比起一小部分富人,這類日本人才是佔絕大多數。

我們看看日本對於貧富的定義。

根據日本野村総合研究所的分析,在日本擁有5億萬日圓(台幣1億3千8百萬)資產以上的,稱「超富裕層」;5千萬圓日幣(台幣1380萬)以上的,稱「準富裕層」。您知道這些富人,為數多少?全日本不過8.25%。真正擁有5億資產的,700多人中僅1位。

其他絕大部分,都是僅能維持起碼生活、甚至連起碼生活都維持不了的普通人。此類人謂之「溫和貧窮」。

以前聽日本朋友聊天,老說「賺了5億,人生就快活」,當下覺得日本人的慾望真小,5億(1億3千萬8百萬台幣)在華人富翁眼中,根本不算是個數,在台北買兩棟房子就沒了,更別談留給子孫。但看了上述數據,我這下信了。5億對於大多數日本朋友而言,是個可望不可及的高標準。

如果您沒有5億、也沒有1億,又抱著對日本生活的憧憬,眼見日本公司開出每月台幣6、7萬的月薪,請您來東京做個光鮮亮麗的OL,您去是不去?

我幫您算算帳。就以6萬台幣月薪而言,扣掉稅金之類,拿到手剩5萬3千,住個差可容身的公寓,每月1萬7千台幣沒了,手上剩3萬6千。這已經讓您離「光鮮亮麗」的形象不只一百米。每天吃最普通的飲食,再省也要300元台幣,一個月下來,手頭就剩3萬台幣不到。這就別奢談光鮮亮麗,能維持起碼的生活已是萬幸。此外,開個燈、洗個澡,水電總要花吧?上網費也要出吧?3000台幣又沒了,手上就剩2萬5千左右。

女同事邀您參加個好姊妹的party呀、男女聯誼呀,不去,說妳不合群;去了,又不想太寒酸,結果每去一趟,花費總要將近台幣3000元,每個月買一點保養品、治裝費,得了,手上就剩1萬多。

就這樣,到月底前存摺金額就見底的OL,真不在少數。台灣朋友總是羨慕您處身五光十色的東京大都會,卻又總是奇怪您成天喊窮、正所謂「知我者,為我心憂;不知我者 ,謂我裝窮」。

窮一時也就算了,問題是升遷不知何時輪您這個老外,每年調薪也就是杯水車薪若有似無,8.25%的人上人,想都別想。這種看不到未來的絕望感,才是真叫人洩氣。

所以,在日本待個兩年,眼前無意義、未來無指望,逃之夭夭的台灣人,不在少數,但您走您的,公司毫髮無傷,反正愛來日本的人多,不為堯存、不為桀亡,公司不缺您一個,全日本也不缺您一個。這兩年的「溫和貧窮」,對您自己、對日本,全不知算是啥,只好當是「人生經驗」了。

現在,您知道我為何脫離日本公司,自己單幹吧?與其讓日本公司養我,不如我開公司養日本人,所有在日本工作的老外,如果巴望在日本公司枯等那千年一遇的飛黃騰達,兩三年沒等到、三四年依舊沒等到,我就不得不說:那你只有等著倒數收拾行囊之日的來臨了。這日子早也得來、晚也得來,早晚都會來。